《星空》,之三。

《星空》電影的特權:特效與小梗花

今年九月,去中時聽林書宇與魏德聖導演的演講『我的導演夢』時,機器娃娃一般的林書宇導演還在那邊說:「為了特效與後製,現正焦頭爛額中。」那時,再三週就要上釜山影展、然後十一月台灣就上映。時間,真是一眨眼的。

003-I-000.jpg   

後製剪接,厲害的導演通常都可以Hold得住,不用去太擔心,但是,動畫特效部分,對導演而言,是比挑演員還要難的。演員的演技不夠好的話,會影響電影品質,同理,動畫特效的成果亦會大大影響整部電影的品質。

通常好萊塢之外的電影,在動畫特效部分都很難滿分。主要原因是人才與資金都很困頓。一開始,很擔心《星空》被特效給拖累到。直到時屆上映前夕,看到了《星空》的特映,我心裡有點鬆了一口氣。

心得:特效不是很厲害,但該表達的,都有到位了。
(全程北京後製技術的功勞?)

003-I-001.JPG    

陳國富:「這是純台灣創意、拍攝,然後大陸女主角且全數大陸後製的電影,是真正的兩岸合作之作。」意思就是,台灣創意與場景、與加上大陸的技術(和演員),滿分?!(XDrz

 

 

特效的運用 

電影特效的運用,始終受限於金錢、時間,和技術這三點。

金錢的『特效預算』是電影一開始就能夠知道的事,直接影響電影的製作品質,另外,時間也是電影的特效品質的一大關鍵。記得從2001年開始,為了等《魔戒》三部曲的上映,持續關注新聞(等到的是一堆『you can not pass』的衍生梗XD)。長長的等待期,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等「拍攝完,特效後製中」的那一段。再之後的《哈利波特》、《變形金剛》,等他們的「後製工作」時間已算家常便飯,於是後來就懂了:越厲害的電影、後製時間越多。時間,變成奇幻電影的最大敵人。

《星空》當然是標準的奇幻電影。動畫特效是逃不了的工作內容。

故事一開始,小美獨自一人坐在火車站大廳,時間被心靈凝滯、延遲了車站時間翻牌、空洞了廣播的聲音、小美的世界下起了雪,而鏡頭也特寫take了小美的淚水……這算是個簡單的特效暖身。

 

003-I-004.jpg  
其貌不揚的台北車站要變身而為奇幻場景了
(附上徐嬌口音變回大陸人的影片,但她在電影裡可沒露餡喔)

電影中的一切動畫特效,都來自於一個小女孩的想像力。小女孩受到了家庭的冷落,想念著她住在山上的爺爺,於是,一隻爺爺的木雕大象模型,變成了與她互動、一起去醫院探病的伴(拍鼻、並肩而行的製作難度不難,這樣夜路上相伴而行的氣氛卻很夠);後來,小男孩的摺紙動物躍然地動起來、也是重要的動畫場面,這一段說明了小美有人陪伴的歡欣愉悅(零互動、利於動畫製作);一起逃家的火車飛行起來,在預告片裡非常棒,電影中的表現則是一般般(尤其是火車落地、與回歸現實畫面的銜接部分略有畫面上的誤差,有點可惜);而小美大病昏迷之際,害怕小傑的離去與家庭的崩解的拼圖碎片動畫,反映出小美內心深處的惶恐(小美手捧著拼圖與藍幕雖已嘗試不同的角度拍攝、使之有空間融合感,但仍融合得不夠完美)。

003-I-002.jpg   

以上幾段動畫特效的共同之處,就是動畫與實景拍攝的合成技術不難,沒有動畫與人物難分難解的互動部分難以去處理。動畫若要密切配合環境人物與空間演出去run,其製作成本之大,是台灣難以想像的。

《星空》幾場重要的特效戲碼之中,人物與動畫特效之間,始終維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不讓他們互動太多,但也處理到沒有讓特效與人物有分得太開之感,這是一個很聰明的拍攝方式。反觀《賽德克巴萊彩虹橋》,就是為了要讓戰士們都『步上彩虹橋』(等於動畫要配合人物演出),才會造成不可收拾的結果(魏導:『真的不知道特效會這麼難~Orz』),但這就是魏導對於原住民歷史的尊重與心意,雖敗尤榮啦,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

《星空》電影的拍攝成本,從台幣2500萬到後來加碼到變成成本近上億。有限的金錢與有限的時間,在不強求技術配合的狀況之下,已經做到它最大的效能。分數上,小美與木雕大象的互動:我給七分;小倆口與摺紙動物一起散步的戲碼,八分;火車飛行,七分;拼圖崩解,七分。綜合觀之,《星空》的動畫特效是安全過關的。對於《星空》的動畫特效,每一場,雖都有其不盡善美之處,但每一場,我都感覺到了電影想要傳達出來的獨特氣氛。

 

小梗的灑佈 

電影的特權,就是在於為了將故事說得更順暢而需要拍攝潤滑用的轉場劇情,多話的導演,通常在這之間能夠放進諸多小橋段,填梗的功力、就見仁見智了。

 003-I-005.jpg  

電影要填梗,不難,難的是那梗是否創新、是否引起共鳴。梗,得之不易,除了老梗新用之外,網路於是成為一個找梗的獵場沃土(《那些年》裡就有很多鄉民梗,看大家看得有多開心吶~),不過林書宇導演的梗兒們,走的並不是這路線,它們很適合填入幾米的故事、也很貼近我們有過的生活經驗,不會讓你爆笑、卻會讓你微笑。

+對於父母吵架的印象,小美接觸到的,是開得很大聲的音響(以致她聽不見吵架內容)、是打破的魚缸滲進房間的一灘水和無辜的金魚、是René Magritte畫的『The Son of Man』和諸多雷諾瓦名畫交替出現、像是在名畫間在吵架的荒謬感……林書宇對於父母的各種吵架總是讓小孩留下驚慌的心情記憶、殃及池魚的詮釋,可謂高明、甚至讓人會心一笑。

 003-I-006.jpg  

+在拼圖店的裡,小美和小傑吐露心聲,講著家裡失和的莫落。小美來不及失落、就殺出兩個程咬金(小傑、老闆娘)來化解、分散小美沉浸在失落裡的注意力(轉換心情,這也就是笑看傷痛的好方式),雖然小傑講故事講得很靦腆、雖然李烈大姊姊的退場很詭異(是故意要讓觀眾笑的退場方式吧),但到底就是很溫柔的梗。

 

+偷看別家的教室佈置,是全片裡最可愛的橋段了。小美和小傑完成了教室布置之後的夜晚,還一起偷偷潛入別的班級「觀望敵情」,真的好可愛!這一段是繪本裡面沒有的「新加劇情」之中、我最愛的一段,那些對話,少而有力。

+導演在跟蹤的戲碼(坐公車、偷東西),也經營出一個對應互饋的小甜蜜關係。一開始,小美對於小傑的好奇,讓她跳上公車跟蹤他,甚至學他在文具店的作為;而後當小美傷心於父母的離異協定時,反而是小傑坐在公車後頭守護她、並幫她在無意識地偷東西時救了她一把,劇情安排了兩人在此互動上的對稱,不但沒有聞到刻意、甚至會對這兩小無猜相濡以沫的革命情感,隱隱感到糾心啊。

 003-I-007.jpg  

+小美約小傑上山,卻在帶路的過程之中迷路了。待他們回到原點的時候,小傑沒有說一句話,很紳士地請小美「女士優先」,化解了女生任性的尷尬與迷路的辛苦,原來這種悶悶的小男生,才是小女孩的青春裡最值得珍藏的回憶啊?另外還有踩腳,更是純愛的表現極致,這個梗也是非常的甜美,相信有過經驗的人也早都忘了,這種心動的感覺,虧導演想得出來。

+換衣服的戲碼,是個簡單的劇情,以很好的表現手法帶出兩人間青澀情愛的關係。『色耶』這句台詞,應該會紅吧?(笑)

+惡作劇男的告白,是結局裡最有趣的一段,果然、幼稚的男生,都是火力全開地欺負自己所喜歡的女生的啊~(煙)

 003-I-008.jpg  

 

青春的特質,是在當時你以為天要掉下來、那些搞得你煩惱不已的大事,卻在事後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你發現自己變了:變成了可以笑看它。基於這一點,電影《星空》已經不需要對小美的煩惱作太多的痛苦刻畫,所以在聲音、畫面上的處理,都可以看見一些有趣的「迴避畫面」、甚至是聲音模糊化(反之,幾米的畫只有示意的畫面、沒有聲音,也大大降低了所有的痛苦感)。《星空》將無疑是部經典的訴說「屬於青春的酸甜、美感與寂寞」的代言作品。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當黑幕出現,五月天唱起『星空』、幾米的畫一張張地放映之際,我突然覺得自己的青春所有美好都重新被體驗、所有的過往遺憾都因此得以笑看。於是就忍不住地大哭了。

 003-I-009.jpg  

 

青春是……

青春,是 極短暫卻又一言難盡的一份滋味,酸甜苦辣,都很純粹。

 

身兼編劇與導演的林書宇,他的心田是一畝適栽慘綠的沃土,讓人的心思、心情,回到了最初的真。

謝謝機器娃娃林導。

 

 003-I-010.jpg  

 

更多,關於電影《星空》:

幾米SPA

 
自由

謝謝你體貼青春的脆弱與美好幾米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