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一

《星空》少女少男的美麗呢喃

2003年,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陸續被翻拍而為電影。之後,終於在今年,繪本《星空》被改編拍為電影,這些電影的共同之處,是可以見得幾米先生將作品託付出去的謹慎態度:《向左走,向右走》有超強的導演(杜琪峰和韋家輝)與卡司(金梁),而《星空》則是有「失落的青春代言人」林書宇導演,以及想不到這麼適合來演小女主角謝欣美的徐嬌。(還有《地下鐵》,但改編很多,電影形式特別,但當初也是大陣仗來著的。)

幾米在完成繪本『星空』之後、覺得自己的繪本『星空』就是一本「電影概念書」,所以自己也很想知道這部「青少年逃亡」的作品拍成電影是怎麼樣的?

001-I-001.JPG  
(這兩張圖接起來還挺搭的)

 

釜山影展的選片群,當初在知道林書宇翻拍幾米『星空』的電影,光是這兩個資訊,就決定讓《星空》入圍,這件事情本身就很奇幻(可以見得幾米是有多紅、也可以見得《九降風》在韓國有多麼的被受肯定!)。

 

 

值得一看再看的預告片

看完電影特映會,回家,我迫不及待地又打開電腦、又看了幾次預告片(如果電影上映的話,我是會再看一次的,可惜現在還沒上映,於是只能看預告片溫習)。除了預告片將電影裡「真的嗎?」、和「走了啦!」兩句台詞錯置在不同畫面情節、還有五月天的『星空』從片尾、挪前到火車起飛就開唱之外,個人覺得:整部電影、和電影預告片,給我的感覺,幾乎是忠實地延續了幾米繪本所呈現的氛圍。那氛圍,不純粹只是因為畫面,而是體驗電影的整個過程給的。

而五月天的『星空』更是讓我回到初聽他們第一張專輯時的感動(那時的我也還是中學生啊~遠目~)。能夠有一首歌作為主題,在觀影後勁不退的時候、還能讓我們繼續將青青心情倚著旋律、隨之哼唱、沉浸在電影的感動裡頭,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像《那些年》也是有一首),至少初衷的美好感知,就此多延續了五分鐘。

001-I-002.JPG  

 

《星空》的青春語彙

關於青春,我們很難找到文字,去適切地表達當時的感受。原因不外乎是年少輕狂但文筆未成熟(所以日記本裡面留下的,都只是似乎有著那麼一點詩意的片段句子),而且青春當下,我們忙著感受、忙著煩惱,沒空細細描述。而青春過後,我們也忘了細數青春痕跡,忙著轉大人、忙著應付迎面而來的各種事務……好不容易,當我們長大了、有文筆了,想要來懷念青春了,它卻已經變得比梵谷的『星空』還要模糊了。

你隱約地的確知道,自己的青春、是燦爛又寂寞的。

你卻已經不知道如何描述它了。

那是一種感覺。

文字雖難描述,但幸好我們有幾米,還有機器娃娃林書宇。

 

人說《星空》主打的客群,是年輕女性,我不知道這是否正確。我的確是「被打中了」,但是與我一同觀影的男性同伴,也樂得願意再次買單進場,想必這並不是女生專有的少女情懷再現電影。我有點能夠了解當初林書宇拍《九降風》後、我的某位男性友人被深深地引觸、然後二次進戲院、說要追憶他的青春的吶種感動了……擁有機器娃娃樣貌的林書宇導演,雖是新銳,處理起青春的語彙,卻極為精準、動人。

001-I-003.JPG  
左:林書宇導演畫的電影分鏡表。右:幾米愛極電影版本,特地加碼畫的海報

 

這些個青春的語彙,不只是導演一個人可以完成,攝影自己也說,在他的意念之中,是以『用光影去畫畫』的心態拍攝這部『繪本電影』的。而奶茶劉若英在片場,她看見了拍片現場的秩序與對演員演戲的尊重,讓她感受到一個很用心、讓人舒服的表演環境。至於製片王中磊也說在自己剛剛看到《星空》劇本時,像一個文筆很好的小朋友寫的、不覺得是個成人所寫出來的,可以見得林書宇導演在寫劇本時的純真誠意。

就如陳國富所說,《星空》,是個在大家呵護之下成長的美麗青春電影。

 

劇情增刪功力強

繪本之所以好看,除了畫面讓人喜歡之外,重要的是故事、圖畫本身,都能讓觀者有深刻的被觸動、且能觸發受眾的各種想像。而這些,對於電影來說,都是最不容易完成的部份(美麗的靜態畫面呈現不難,但美麗的動態連續畫面呈現是要燒很多錢的)。

劇本也勢必得添加劇情,因為繪本講得太少。所以電影《星空》方面,不論是故事環境背景、人物資料細節設定、對話內容、還有行為動機解釋與用以連戲的劇情,都得不斷地填血填肉。電影的成敗風險在此。

電影《星空》做到了:它讓故事很可愛,讓氣氛很青春、讓情調很幾米。小倆口的互相關照的過程清新、微甜(是種純愛極致);運鏡剪輯出『少女少男情懷總是詩』的視角與感知(映象偏燦爛);而劇情步調就和你翻閱幾米的繪本一樣緩慢(卻感受飽滿)。

我幾乎可以在電影看完之際、大聲地說:『和看完繪本時一樣感動!』

001-I-004.JPG  
星空的重要道具:小船與木屋(木屋蓋在阿里山,造價五百萬,將在奮起湖展出)

 

雖然男孩的繪畫功力,在電影裡沒有太多表現空間,連謎樣的身世背景也不復存(取而代之的是蔡淑真飾演的母親角色、具體化男孩的家庭背景);結局也沒有繪本裡的整房間的牆壁塗鴉那般㸎動人心(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拼圖與小女孩的自白)。電影《星空》清楚地釐清了電影與繪本之間的距離,平面的安靜影像固然有其威力、但動態的影音也有它可以發展的空間,少了震撼、卻多了不絕的餘韻,是我初次看完電影《星空》的最大收獲。

幾米在看電影《星空》的劇本,數度淚眼朦朧。幾米這樣形容它:「那是屬於青春的美麗、與狂野,謝謝書宇體貼脆弱與美好的青春。」就是這一份體貼,讓我在看完電影的時候,心,溫暖了起來,於是很想向旁邊的家人撒嬌、討抱一番。

 

行銷加油

如果《那些年》可以以『奪回青春』之名、吸引並創造這麼美滿的票房數字,那麼《星空》沒道理不能奪回青春(事實上我認為《星空》所奪回的青春、檔次要高得多了);《星空》,雖然沒有打手槍的主角與眾鄉民貢獻的諸多良梗、也沒有暑假的學生人潮助陣,但《星空》有幾米、有林書宇,看他們詮釋青春在熱鬧之外的另一個安靜的面向,你將會發現:你不只可以奪回青春、更可以找到自己。

 

好國片別再在行銷上面栽跟斗了。

行銷永遠不嫌多。所以,請《星空》的行銷,繼續努力加油。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