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映像】存在為假,消失為真?

《遺失的映像》The Missing Picture存在為假,消失為真?

 00009.jpg  

以紀錄片的類型電影,竟然可以入圍奧斯卡、角逐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獎項,光是這一點《遺失的映像》就已經讓人充滿好奇。

再者,《遺失的映像》這部紀錄片竟然是透過粘土人偶來訴說一段過往歷史記憶,又是一奇特之處。

00006.jpg  

但看完了這部片,你將會完全被這上萬隻的粘土人所撼動,同時會認同編導潘禮德用這樣的表現法來拍電影是明智之舉。因為這一段讓柬埔寨在三年八個月之內、死掉三百萬人的歷史悲劇,需要木然的人偶表情才能演出。何況這段歷史所剩下的影像資料本來就非常有限。

 00003.jpg  

革命如此純潔,容不下人類。

一切以純潔開始,仇恨作結。

 00007.jpg  

紀錄片和泥土特有的粗糙感,和柬埔寨這一段歷史,意外的搭嘎。

之所以會有《遺失的映像》這部電影,是因為導演覺得似乎人到中年就會開始追朔自己從何而來?(大概是為了想找到從何而去的線索。)導演小時候住金邊,節慶之中充滿著歡笑的記憶,但1970年開始,他清楚地記得第一個在他生命之中死掉的人,然後共產黨赤棉軍開始管理所有柬埔寨人的生活:人們被載往金邊城外,被男人女人小孩分開,變成無產階級,並接受勞改。人的名字不見了,只剩下編號,大家都被「黨」管理著。有一陣子主角持續被派去挖一個大水池的工作,但從來就沒有水填入其中,無意義的勞力付出,佔據了他全部的生活。

00008.jpg  

讓人民饑餓,是一種共產黨強而有力的武器。餓的時候,他們吃昆蟲、吃蜥蜴、吃蝸牛、吃樹根……不斷地有人餓死。逐漸腐爛的人體的味道成為導演的童年記憶。可是與此同時,共產黨卻又拍攝了革命成果:豐盛的稻米豐收,大家慶豐年的理想世界。

後來導演了解到,所謂豐收和美好,原來只存在在影(片)像之中。而大家都仍餓著。

 00002.jpg  

所以,當導演決定拍攝他的「童年往事」的時候,他不要用真人演出,因為真人反而可以「表演」出假的事。而假(粘土)人可以透過當事者的手、去訴說出一段比較貼近真實的過往。

 

柬埔寨現在的很多男人都跑去泰國工作了,這幾年來,陸續有其他家庭也繼續回去生活在自己當初的村子裡。當初的那三四年就像一場惡夢。

「許多事,人類最好不要看到或知道,因為一旦知道了可能就別活了。」導演的這句話道出了許多不敢看記錄片的人的心聲。記錄片太沉重,為什麼要去看?大概是因為如此,所以當今有很多導演致力於把紀錄片柔暖化、甚至是劇情化的工作,例如去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尋找甜秘客》根本就是一部精采的劇情片了(或者可以說它是被刻意鋪排、重新剪接過的紀錄片);而一般的劇情片又怎麼樣呢?它們反而在追求一種讓觀眾能夠身歷其境、信以為真的境界。在這個紀錄片劇情化、劇情片寫實化的當代電影潮流之中,《遺失的映像》不只是走出一條獨特的道路,甚至還提出了一種「存在為假,消失為真」的概念,將他們柬埔寨人的那段不堪的歷史、幾乎所有影像與證物都消失了的真正存在過的歷史,用泥土重塑出來,搬演出一齣「個人記憶錄」。結果《遺失的映像》成功地「演」出了一段人死光了東西也都不見了的歷史,比存在更真實。

 00004.jpg    

 

 

 

影片年份:2013

出品國:Cambodia | France

出品:Catherine Dussart Productions (CDP)

發行商:寶米

語言:French

導演、編劇:潘希提

片長:93

上映日期:2014/03/21

 

00002.jpg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