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奇幻【魔警】

金馬奇幻影展《魔警》警察內心的灰暗地帶

001.jpg   

港匪片在《無間道》以後,黑白道之間的臥底斡旋戲碼已經難以再被超越(或說也難再變出新把戲,就算有,卡司也難再那麼夢幻),所以任何一部以臥底當主角的電影都被綁縛、倍受檢視,演得再好可能都只得到一句「還是《無間道》最好」。但自從成龍的《警察故事》之後,大家就是愛看香港警察在黑白左右為難的困境之中殺出血路,或者成功成仁啊!警察內心不糾葛就不好看、但老是當臥底耍糾葛也不再好看,怎麼辦?

好在,今年,《魔警》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答案。

 010.jpg  

《証人》導演林超賢的最新作品《魔警》,與他的警匪片《綫人》、《逆戰》有很大的不同。《証人》與《綫人》的張家輝角色有棱有角、但《逆戰》的周董警察壯烈形象則是過於呆板。在我幾乎以為林超賢就是比較不擅長描寫警察角色的時候,《魔警》一舉推翻了我的假設。

003.jpg   

故事描述主角王偉業(吳彥祖飾演)是一個奉公守法的警察,但一板一眼的執勤方式讓他裡外不討好,飽受調職之苦(長官都不喜歡他),一日他捐血給大壞蛋韓江(張家輝飾演),壞蛋出院之後濫殺無辜導致王偉業自責到幾乎要崩潰的地步。為了贖罪,他打算借介入查案過程,用自己的方法、誓將韓江逮捕到案。

002.jpg   

林超賢導演的大場面動作戲一向有其口碑,他的調度流暢度在《魔警》中幾乎都是作為小菜使用(當然仍有可看度,尤其大家可以期待張家輝有一場被車撞的戲碼處理得很棒)。若說電影內心戲是文、場面戲是武,那麼《魔警》光是一場又一場的詭異文戲氣氛就能已經很有看頭了。這一次在《魔警》中林超賢導演主力在於與吳彥祖共同打造了一個邊緣警察人物,非常精彩,是精神分裂犯罪電影過度到港匪片的成功變形。

 006.jpg  

吳彥祖已經得過金馬獎最佳男配,演技不容置疑,而在《魔警》之中也可以看出他企圖搶功最佳男主角的決心。好演員需要好角色才能發揮,在《魔警》裏,他飾演一個讓人難以捉摸的警察,他的身世之謎為整部電影營造出非常強大的懸疑張力,這種警察在香港警匪片裏頭既少見也不甚討好,但林導卻能在這種不優秀的邊緣警察人物上頭大作文章,而且還描繪地栩栩如生,不談大是大非、只討論善惡如同一杯清水與一滴墨水,吳彥祖的表現空間又大又好,著魔的樣子已經蓋過了他的帥氣,連愛他的雀雀在電影播映過程之中、看著看著也就跟著發毛了。

011.jpg  

若說電影內心戲是文、場面戲是武,那麼《魔警》光是一場又一場的詭異文戲氣氛就能已經很有看頭了。電影在拍攝人物精神狀態用了很多表現法,除了上乘的音效、在攝影上用了搖晃鏡頭與低角度特寫、物體漂浮等特效,漂亮地描繪角色極端的精神感知,成功的傳遞錯亂感、讓觀眾感同深受。用黑白效果呈現對於死去人物的幻想,又用紅色渲染代表人格轉換。林超賢用鏡頭畫面表演了他的細膩,讓槍戰與爆破反而成為電影的陪襯,電影的焦點於是回到他一直以來想要強調的「人」與「心」,好人與壞人都是罪人的概念這次在《魔警》以「人心總納一點黑」作結。

 009.jpg   

從《逆戰》的大馬,到《激戰》的澳門,《魔警》回到了香港,透過劇情設計陳述了在地情懷,從喪禮文化到老舊大樓面臨拆遷,讓香港的血淚都市更新躍上大螢幕。從港陸開始合拍直到到現在,香港導演們繞了一圈後,回來重新審視了自己的土地與港人的關係,透過電影來做一些表達,像這樣的人文關懷,或許未來會越來越多吧。

 007.jpg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