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多美好】事與願違的美好人生

【台北電影節】《人生多美好》,事與願違的美好人生Life Feels Good

電影《人生多美好》翻拍自真人真事,講一個腦麻患者從小到大的故事點滴。

人生3.jpg   

一開始電影就很讓人注目:一個母親帶著小孩去檢查,醫生毫不客氣地說「你的孩子沒望了」。

主人翁馬修仕擁有一個小康家庭,父母親對他付出滿滿的愛,悉心盡力照顧他因為腦麻而不良於行的身體(因此父母也較為疏忽馬修仕上面的大姐與哥哥)。

因為外在肉體無法學習做出表達,所以他同時也被認為智能不足,這是最糟糕的誤判。他懂事之後,一直想要有所作為、證明他自己,卻老是被自己難以掌控的身軀搞砸。隨著他漸漸長大、變重,母親的衰老,他無可避免地被送到療養院去,在裡頭他見到了形形色色的智能不足患者,雖然一直覺得自己跟他們不一樣,但他還是被當智障、一直在那邊住到26歲。

本片在描述故事的部分,影像所呈現的是寫實的情況描述,雖然是難以讓人承受的種種難堪與傷感之事,但鏡頭畫面都很精彩,並且加上主角自己的旁白解釋,會有觀眾一邊置身其中但又隨時都能抽身而出、客觀看待整件事的一種淡然。

 人生5.jpg  

有一天,突然有人發現他可以「表達」。在這之前,與他共處20年時光的家人卻無法理解馬修仕,由此例可以見得:凡是家裡有需要照護的病患,光是宅在家中、對孩子感性地一味付出,仍是不夠的,最好還是多多接觸外面世界、接受外人不被情感沖昏頭的理性與科學的幫助,這樣或許能夠儘早發掘孩子正常或者充滿潛能的一面。

 人生1.jpg  

《人生多美好》裡的馬修仕,被肉體牢牢困住,常常事與願違,但透過他卻能更讓我們體認「人生是美好」的事實,這真的很神奇,可能是因為他一直認為自己能思考、能體會,認為自己「是正常的並且聰明的」,這對馬修仕本身來說是最重要的。

人生7  

在西門町看完這部電影,我走進小七,看見了像是老朋友一樣的腦麻患者長輝。長輝任職於捷盟小七,去過西門町的人或許會對他很有印象,他罹患重度腦性痲痹,但是對於超商業務熟稔程度超乎我的想像,幾年前我看他通常是在打掃而已,但今年進出西門町時我發現他站櫃檯的時間變很多,有時我有傳真或是使用機器的需求,他常常一個箭步就過來協助我,雖然有時候他講話我聽不太懂,但那通常是因為我被他幫忙感到不好意思而發慌的緣故,定下心來仔細聽,還是可以懂。他真的是細心敏銳又懂得觀察客人的員工,甚至提供了比一般員工還要好的服務。

 

像是馬修仕或是長輝這樣的案例,都是在告訴我們:其實世間上每個人都必須得在事與願違的生命過程之中尋找/開創美好人生,等待一個好時機(不論是工作還是「找到表達方式」)或許是漫長而又辛苦的,但若不好好抓住它,我們將永遠不能懂得美好的人生的形狀是怎樣。

人生6.jpg 

「表達」的確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大人與嬰孩之間的磨合期也是在這段時光,小孩表達情緒很容易,不是哭就是笑,但是表達心意就很難了,有些大人甚至成年了、沒有腦麻,但也還都學不會把自己的想法完整地讓對方知道。所以當馬修仕花費了26年,終於能夠在家人面前,清楚地告訴母姐「我不是植物人」,讓一直把他當植物人的姐姐掉淚,我們也跟著一起掉下眼淚的那一刻承認吧,那是因為在我們人生當中有太多的時候,也和馬修仕一樣、沒讓對方成功理解我們內心真正想講的事,所以在那一刻,才能如此真心為馬修仕感到開心與感動。因為我們都想要和他一樣,明確表達自我。

人生.jpg

 

至於對家人來說,對小孩的付出究竟該不該有極限?其實《人生多美好》已經表達得很清楚:母親終有一天會老,肉體無法負荷小孩的重量與日常起居總有一天會變成事實,孩子被送到療養院會恨媽媽也是難免,但這到底人之常情、無人有錯,況且要不是去了療養院,馬修仕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學會表達。

 

人生4.jpg
(身為母親,她也想要一輩子健康勇健、照顧兒子終老吧)

 

導演:Maciej Pieprzyca
編劇:Maciej Pieprzyca
演員:大衛道葛羅米
出品國:Poland
出品:Tramway Film Studio,Intramovies
發行商:絕色國際有限公司
片長:112分
上映日期:2014/08/01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