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正義】當吸血鬼開始流血、說中文…

《絕命正義》(The Rover)當吸血鬼開始流血、說中文…

 正義05.jpg  

在《暮光之城羅伯派汀森演完吸血鬼艾德華之後,接演名導大衛科能堡的夢遊大都會》變成一個活生生的王子,不過電影本身是在通俗世界的另外一邊,所以很多死忠粉絲很難跟上羅伯派汀森的腳步。倒是,他在台灣即將上映的新片《絕命正義》還他一副真實的血肉,和純拙的靈魂。這是他第一部沒有談戀愛的電影,但卻也是他的情感最真摯流露的一部片。甚至他還在電影裡面狂流血… 可能是吸血鬼當久了、畢竟是得要流一點血出來還一還吧。

 正義02.jpg  

《絕命正義》是一部公路電影,主角開車並沒有目的地。主角艾瑞克(蓋皮爾斯飾演)茫然置身在一個仿若世界末日的澳洲荒漠之中,你還不清楚他的意欲為何,他的車子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偷走了。艾瑞克超不爽,急著追回他的車,即便對方是殺人不眨眼的歹徒,艾瑞克也沒在怕。

 正義01.jpg  

途中,艾瑞克遇見被歹徒丟包的小弟雷(羅伯派汀森飾演),在亦敵亦友的微妙關係建立之後,兩個人同行追尋起那幫歹徒,途中羅伯派汀森竟然還開了金口說起中文台詞,這件事足以成為華語觀眾在戲院撲哧笑場的重要戲碼。只是笑一笑之後,這個小弟角色何以會說中文這件事反而成了本片耐人尋味的重要懸念:為什麼這個可造之材如今卻淪落為被丟包的壞人小弟?(連當壞人都當不好嗎?)為什麼小弟的親哥哥看到弟弟中槍就輕易認定他死了?(人是有這麼脆弱膩?)這些懸念同時建構出了羅伯派汀森這個角色對於救命恩人的認同,儘管對方是自己親生哥哥的敵人,他還是願意帶外人去找哥哥尋仇(咦?)。

正義04.jpg   

電影背景設定的是「澳洲毀滅的十年之後」,整部片的確也瀰漫著一股末日氣息。《絕命正義》把世界末日的景致描繪地極為滄涼,食物和汽油變成基本需求、槍與子彈則是活命必備,而一切交易,只認美金。你以為在這樣的末日裡,大家會互相取暖、萬眾一心,有如諾亞在搭上方舟之後不忘帶上其他動物嗎?《絕命正義》很殘酷地告訴你:人類將會互相殘殺到最後一刻。荒漠之中,諾亞的汽車上面不會有其他的人,而真正值得珍惜的,早就已經死了。

正義10.jpg   

一切看似克制與抑鬱的鋪陳經營,在片尾最後將會大爆發。

   

(以下有雷)

 正義07.jpg

艾瑞克本來只要要回車子就可以算了,他分別在片頭與片尾這樣想過。

但第一次,惡徒的蠻橫讓他心生怨恨,爆然決定以暴製暴、甚至波及了其他人。

第二次,也就是片尾,當他終於找回自己的車子,原本一度打算就拍拍屁股、偷偷把車開走了事的。但反而是身為小弟的羅伯派汀森無法釋懷,他早已把艾瑞克當大哥、把親哥哥當敵人,等著艾瑞克大哥和他一起去找親哥哥為「自己被親哥哥遺棄」這件事討回公道了艾瑞克看著那個被自己教育成功的小弟,受蠱於一股美名為義氣實則為暴戾之氣的驅使煽動,竟就決定繼續那股「報仇」之業。

 正義03.jpg  

當殺了兄弟之後,還憤憤質問他人:「你對我兄弟做了什麼?」

身為觀眾,我很想代替回答:「是你對你的兄弟做了什麼吧?你親手開槍殺了他啊!」

《絕命正義》解構了末日與絕望為前提之下的人類關係體系,它不再是像《駭客任務》那樣一群人躲在錫安城裡互相取暖相濡以沫的共生狀態,而是殘酷地講述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的現實,甚至親人之間也不再存有必然的相護情懷,反倒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感情建構還比較讓人感覺踏實… 種種不停蒸散而出、關於人性的荒誕與毀滅特質,徹底被《絕命正義》描繪地極有味道,堪為今年討論末日電影的一則最佳警世寓/預言。

 

正義06.jpg   

噢對了,然後羅伯派汀森演得很好。唯獨《絕命正義》片尾羅伯派汀森的屁股肉好搶戲,盯著那一坨肉,是我全片唯一出戲的一刻。

 

 正義08.jpg  

 

影片年份:2013
出品國:USA
出品:Porchlight Films, Lava Bear Films
發行商:美昇
導演:大衛米奇歐
編劇:喬爾埃哲頓、大衛米奇歐
演員:羅伯派汀森、蓋皮爾斯、史古特麥奈利

片長:100
上映日期:2014/08/29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