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馬影展《親愛的》Dearest

2014金馬影展《親愛的》,孩子與猴子

親愛的09.jpg  

當小孩爸媽痛心說出「你有孩子嗎?你的孩子沒有丟。」來血淚判言『丟小孩的人的痛苦,不是孩子的爸媽就不會懂』的時候,趙薇、黃渤與郝蕾偏偏要說,「我懂」,因為他們演出了《親愛的》。

《親愛的》是中國大陸加強版的《第八日的蟬》,趙薇有如苦命版永作博美附身,其所探討的不是婚外情所造成的後續家庭問題,而是中國大陸人口販子犯罪所引發的後續社會問題。同樣都是親子情的大炒作,卻有不同的力道況味。

 

親愛的06.jpg  

《親愛的》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故事從田文軍(黃渤飾演)和魯曉娟(郝蕾飾演)的孩子失蹤講起。把孩子搞丟的兩個大人,充滿愧疚、天涯海角翻天覆地找小孩,經過了很長的時間,心力交瘁金錢失,找得灰心喪志最後還必須依靠和他們一樣處境的「尋子互助會」來彼此打氣鼓勵才撐得下去,直到有一天,一群失去小孩的父母找到了一量卡車似乎運載著把孩子裹在麻布袋的「犯罪現場」,全部的人拼了命去追、就像追著當初他們弄丟的小孩

劇中大量的尋子心酸過程非常煽情催淚,在台灣少子化的今日,有生小孩的年輕爸媽來看《親愛的》大概都會受不了,以看此片來提醒自己孩子得來不易,在小孩成長過程之中或許就能多更多的溫柔與耐心。

  親愛的07.jpg  

《親愛的》一片也大膽提出父母離異對小孩的(負面)影響,例如忙於工作忽略了孩子尚未回家的父親、以及母親把小孩送回爸爸家,開車走掉,感覺到小孩追著車卻沒有回頭的無意識淡漠,都可能是搖身成小孩失蹤的「幫兇」,說教意味不言而喻。而小孩不論有沒有找到,都會有各自後續的家庭問題發生,例如《第八日的蟬》大肆提過的「小孩長大之後的父母親認同障礙」(認賊作父)、親子關係修補的困難,還有說來也算殘酷的養父養母失去小孩的痛。對於相關問題的敘述,本片算是很重口味,但較特別的是《親愛的》所描繪的「尋子互助會」的目的性聚會,他們不但會講出「希望就跟飯一樣,不吃不行」這種佳句、還把張韶涵「隱形的翅膀」這歌拿來作為尋子會的主題曲,有事沒事拿出來唱一下、互相打氣(還真的很搭)。

 親愛的03.jpg  

一如他們所說:「越聰明的猴子,腦花越嫩。」同理,越可愛的孩子,越有人要偷。

孩子與猴子,差別在哪誰又說得清?大家都知道要找回小孩很難,但更讓人無奈的其實是孩子長大了、找到了,也認不得你了。

但因為好不容易找到小孩,晚上出門倒個垃圾也變得害怕小孩再失蹤,所以只好抱著小孩下樓丟垃圾… 這種為人父母的甘苦誰人知?

 

片中出現三次的宣導「不買小孩就沒有人口販子」的遊行活動,社會宣導的置入性很強,但幸好沒有顯得過於刻意或者討人厭就是。不過最後的小孩爭奪戰裡常常出現的類似國家法制大於人性的台詞就有點讓人不舒服了(有破壞到整體電影氣氛),但這大概就是中國現今社會環境價值吧,也可以讓我們台灣人見識一下中國人怎麼上法庭的。

 親愛的02.jpg  

看完《親愛的》,你可能會從此不敢生小孩,

可能也會想問:「養小孩超級不容易,花錢花精神,為什麼還想要養呢?」

這個問題,或許等趙薇(如果真的)奪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話,說不定她會告訴你。


(個人覺得她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做公益啦,

如同林心如回台灣賠錢拍《16個夏天》來為台灣影視事業盡心力一樣,是在做公益,公益~

親愛的08.jpg   

延伸觀賞

《親愛的》、《雪地迷蹤》社會事件,往往是藝術創作的養分
《海闊天空:中國合夥人》(American Dreams in China)
一部電影,多重解讀
《海闊天空:中國合夥人》(American Dreams in China)
———從陳可辛導演的角度看電影
《如果˙愛》(Perhaps Love)- 非大螢幕不可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