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推拿》Blind Massage

金馬獎,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推.jpg  
中國導演婁燁老是拍具有禁忌意味的電影題材,從六四、同志,到他最擅長的情慾。他的電影《頤和園》、《蘇州河》、《春風沈醉的夜晚》等片,不是在中國被禁演、被限制拿出去國外參展,就是根本躲起來偷偷拍,這些片子在中國是沒有公開管道可以「被看見的」,上一回他拍了終於能在中國上映的《浮城謎事》,電影品質沒有問題但是結尾很是刻意,太明顯為取得龍標(在中國上映)而做的結局讓我看了挺不舒服,有點老鼠屎壞整鍋粥的況味。但這一回的《推拿》已經沒有那種為求討好審查而做的矯飾,反而是正面迎戰的態度在對付審查機制的潛規則,這部試圖「拍給不能看電影的盲人所看的電影」,《推拿》,和他以往《頤和園》、《蘇州河》、《春風沈醉的夜晚》等「不能被中國人所看的電影」,形成了一則婁燁導演意在言外的自我對談。

推6.jpg  

《推拿》故事講的是在一間盲人按摩院裡面,一些盲人按摩師同事之間的愛恨情愁、情慾糾葛。主角小馬是一個從小發生意外而看不見的年輕人,他學了按摩,到了「沙宗琪按摩院工作」,盲人沒有視覺,嗅覺與聽覺成為他們另類的審美雷達,同事之間,小馬愛上了一個小孔的盲女(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張磊飾演),小孔已有對象,按理來說小馬應該放棄,但他內心裡仍持有一絲野性,不想放棄追求,於是在一群大部份人都看不見的盲人按摩院裡,小馬企圖明目張膽地、與小孔做肢體上的調情
推1.jpg  

說到底,《推拿》的感情戲、和一般明眼人的世界並無不同,就是對愛的渴求、爭取與爭奪。但身為明眼人的觀眾,卻又會很容易地陷入婁燁根據作家畢飛宇的同名小說所打造的盲人世界裡的愛慾掙扎,甚至是人生的思辨。例如說店裡有一位讓顧客驚豔的大美女按摩師都紅,都紅喜歡著小馬。如果他們都看得見,那麼都紅的競爭力自然是比小孔還要大太多了,可惜偏偏盲人小馬就是比較執迷於小孔所散發的費洛蒙。又例如,同樣是盲人的老闆「沙老闆」(是為伊能靜的未婚夫秦昊所飾演),他一心一意「想與常人無異」,所以和平常人一樣學跳舞、做生意,甚至被看得見的人所影響,而愛上了「聽說很美麗的都紅」。盲人愛個明眼人眼中的大美女是要幹啥麼?但回頭講主角小馬,他本來看得見,是因為發生意外而漸漸失明的,這位「後天的盲人」和先天的盲人之間難道有區別嗎?照理說有視覺記憶的他,應該比沙老闆更容易愛上都紅這位美女,但盲了就是盲了,盲了之後,究竟要按照盲人的方式去愛、去過生活?還是要學著跟明眼人一樣去愛、去過?

推3.jpg  

是你的話,你要當明眼人世界裡面的沙老闆,在社會系統裡面服從社會價值觀去過得好好的?還是要像小馬一樣憑著原始的本性過活?

反正都是不會太自由。

推5.jpg  

看著《推拿》,我想起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裡的:『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總認為婁燁試圖用一個奇特社會邊緣人群裡的故事,講著中國當代社會裡無法突破的盲點問題。沒有批判,只有滿滿的任性。而這樣的任性,是我以為婁燁最美麗的時刻。

推2.jpg   

影片年份:2014
出品國:China
發行商:前景
導演:婁燁
編劇:馬英力
演員:郭曉冬、秦昊、黃軒、張磊、梅婷
片長:114
上映日期:2015/01/23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