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那就超越你的勇氣

Wild03

雪兒史崔,也就是《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改編自真人真事小說故事的女主角,她曾在人生最殘敗的時候,踏上太平洋屋脊的健走旅行。美國太平洋屋脊健走道路,荒蕪而又險峻,想要征服她的,不是登山好手至少也得是個身心都勇壯健全之人,要不然根本撐不過去。至於,對於放棄過自己的人而言,太平洋屋脊根本就是人間煉獄之路。

雪兒史崔,她屬於最後者。

 

雪兒史崔當時的狀況是:喪母、吸毒、性濫交、然後離婚。她在世上最愛的人(母親)死去了,而當時世界上最愛她的人(老公)也放棄她。她當時的人生,所剩無幾,真的只剩下勇敢了。

當然你也可以換句話說:雪兒史崔在人生最低潮,去一趟太平洋屋脊根本不會有什麼好失去的,對她而言,活著,就是賺了。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其實有點像是健康之人去醫院探視別人的情境一樣,不論你個人的狀況有多麼不佳,去到醫院看到比自己更慘的,你都會瞬間覺得自己至少不是最慘的。

有些道理,我們都懂,懂到都要麻痺了,不想要再聽誰在那邊老生常談。但千萬不要以為《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會只是這種「登山勵志片」。當然它是這種片,但這電影想要告訴你的部分還有很多感性細膩的幽微。畢竟,當你知道,《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導演是已經拍過《藥命俱樂部》《花神咖啡館》的導演尚馬克瓦利,同時也就該明白這部電影將不會把一部註定怎麼拍都會很無聊的登山電影拍壞。甚至,你還可以對它有那麼一點期待。

Wild01

我的期待沒有落空。

說是這樣說,但在看完電影的時候,一時之間對於自己的淚流滿面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然而就在電影上映前的這幾天,台灣發佈了蕭廉溪罹難的新聞,煞時間我就明白了。

蕭廉溪是挑戰登台灣百岳、創下金氏世界紀錄的登山名人,他的屍骨躺在台灣山谷之中一段時間,等到大家找到他的時候,容貌腐爛,已辨認不出他了

這就是我想說的。

雪兒史崔,當電影中的登山好手也中途放棄時候,妳為什麼要繼續?啊,我似乎有點懂了,妳恨自己、恨到無以為繼,恨不得用這樣的方式折磨自己到死。對不對?妳渴求一個新生的自己,浴火重生有點不切實際,但是踏上太平洋屋脊步道似乎還有點可行。於是妳就出發了。

妳只要用僅剩的勇氣,把自己留在太平洋屋脊的路線上便行。

登山好手堅持不退出也有可能難逃一死了,妳這新手堅持不退的原因又會是什麼? 那意圖太過於昭然若揭。離死亡很近很近的時候,是否就能離死去的摯愛,很近很近?

常常我們踏上一段旅程之前,一股難以言喻的想望驅動著我們去做,就算別人問,我們也回答不出來。但也常常在我們真的做了以後,原因,和答案,會一起浮現在心頭上。

人生有這麼玄嗎?至少雪兒史崔如是,至少雀雀曾經亦如是。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看過《藥命俱樂部》《花神咖啡館》,就會發現導演尚馬克瓦利對於生命的討論range很廣,廣到可以將真人真事的《藥命俱樂部》裡愛滋病患求生存的意志做出既超能卻又狼狽的極致呈現(超務實);另一方面導演卻又能虛構出《花神咖啡館》、逼人心甘情願信服於一般人對於前世今生論述裡最讓人質疑的玄妙(超空靈)。這兩部電影的存在證明了導演可把生命寄託於肉體與精神層面的兩相矛盾部分全都充分結合為一的能耐。是故你將不會意外《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拍出了赤裸自棄的肉體與皮開肉綻的腳指頭的同時,還能巧妙穿插以滿滿的感情精神面相示人,不論是愛、是文學,或者是修行一般的健走時自我心靈療癒的過程。

wild04

我們再來看看《阿拉斯加之死》與《127小時》吧。《阿拉斯加之死》這部由西恩潘導演、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當配角並兩人傳出曖昧的電影,講得是一個富裕男子在大學畢業之後放棄一切、前往荒野體會自然結果客死異鄉的故事。而《127小時》則是登山好手身陷險境差點死在山谷中最後生還的故事。《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主角比《阿拉斯加之死》主角更慘,因為她是弱女子、更因為她家境的貧困,但他死了她卻活了。《127小時》則是蕭廉溪活著回家的另一個版本故事。《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介於《阿拉斯加之死》與《127小時》之間,卻又比《阿拉斯加之死》的精神層面更富有情感、比《127小時》的肉體極限更阿Q更不知死活(別忘記雪兒史崔如不是登山好手也不是強壯的男人)。

片中,有三個大男孩和雪兒史崔相遇,一路走來聽了太多雪兒史崔傳奇的他們,語帶酸氣地說她作為一個登山健走的「女性」,有人為她送早餐、續杯咖啡,途中所享受的福利實在太多。雪兒史崔淡笑以對。這群男孩,又怎麼會懂得她一路上沒伴與生命易遭受環境(甚至是陌生男人)的威脅,所以值得被更好的對待呢?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敬,活著回來的雪兒史崔。

Wild02

最後,我想跟大家聊一聊瑞絲薇斯朋

15年前她的《金法尤物》的確是完全征服了我,但後來在《大象的眼淚》和《特務愛很大》這種愛情電影類型裡的她,其實已經沒有那麼尤物。即便是去年讓我好生期待的《扭轉命運的樂章》也都感到淡淡的失望失落感。就在這個時候《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來了。幸好有《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我才終於相信瑞絲薇斯朋是我所期待的那個金髮尤物:美麗、堅強,或許曾經折翅,但最後終將靠著好可愛的蠻勁(與聰明?),再次飛翔。

導演:尚馬克瓦利
編劇:尼克宏比、雪兒史翠德(雪兒史崔)
演員:瑞絲薇斯朋、蘿拉鄧、湯瑪斯薩多斯基
年份:2014

延伸觀賞

《花神咖啡館》放下執念很難,但人生其實可以很簡單
《藥命俱樂部》生與死之間的頹廢
《扭轉命運的樂章》好萊塢白人的贖罪電影
《性本惡》金馬奇幻不思議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