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妙麗與柯P的性別啟示錄

這個世界上到度都有性別議題等待被討論,瞧光這幾天,台灣有柯P口無遮攔地說出一些讓女性和外配不舒服的話(註一)、而英國卻有妙麗(艾瑪華森)在英國臉書總部呼籲全球支持女權(其所號召的內個兩性平權HeForShe運動、可是連歐巴馬、囧瑟夫高登李維和麥特戴蒙都加入了呀)(註二)

KP EMMA

難道這就是台灣這發展中國家和全世界最先進的國家之一(英國)的差距?

或者是妙麗是女生、柯P是男人,

賀爾蒙的組成不同,

才導致他們各自說出了不同立場卻又同時激怒了部分異性的話語?

作為一個在兩性戰爭裡面待了十幾年(交往九年+婚姻五年)的小家庭單位,雀雀和雀夫這兩天的聊天話題當然也在這上面打轉(兒子小步吉這兩天的枕邊故事就是夫妻在聊兩性平權議題的內容,小小年紀很識相地安靜聽我們吵架辯論然後默默自己睡著)。雀雀喜歡柯P、雀夫更是愛妙麗,在這充滿愛與和平的氛圍之下,夫妻倆的討論場面一開始就沒有機鋒相對,僅分別對於這兩位公眾人物一個發言不當、一個豁出去的態度做出世界小公民的小小對談。但我認為這很重要,畢竟以愛為前提去做對話,兩邊才有可能在互相包容之下找到進步且雙贏的願景。

男女拔河   

所以,回到剛剛。其實結論都講在前面了:

柯P確實發言不當,關於兩性議題,他之前已經有說錯過話,事後他還表示要《在白色的力量》再版時修正過去對於兩性議題的談話。他還說,不管人民或政府犯錯時,不要只有表面的道歉,要真誠的思考。

但顯然他在真誠思考之後還是說出讓台灣女性感到歪邀的話。為什麼會這樣?

唉,我只能說一個人一旦五六十年來都浸淫在一種特定的社會價值中,一天到晚教導著我們如何重男輕女、而他又是一個既得利益者性別,那麼要徹底把那一份概念自靈魂中徹底拔除則絕非能在一朝一夕之間搞定。(但我們麼覺得「柯P進口外配說」是故意被導向女性歧視的方面炒作?總之,感到傷心的台灣婦女、新移民婦女,請拿起大聲公儘管唸柯P吧,最好是他只要一有相關的言論跑出來就被轟、瞬間他就會不斷地發現自己的觀念還沒改掉嗯,套一句柯P的話「給我一年準備」我想不用一年他就不敢再踩性別議題的地雷了啊哈哈!(結論:大家太少問他性別議題了,日後請加碼問之XD)

然後昨晚又聽他說蔡依林是舊的,今天早上打開電視就正有新聞在解釋說他不是這個意思brabrabra…(註三),老實說昨天我公公看到電視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對啊蔡依林不是很老了?四十了吧?」正當我企圖壓抑我伸起手想巴他頭的慾望時,依林鐵粉我老公就立馬站出來捍衛之:「才不是!她才35不到!」呃然後我也立馬想要轉移目標換巴老公的頭是怎麼了啊台灣的男人們!女人的價值根本不在於美貌和年紀好嗎!?想當初依林從天才變地才、讓我終於徹底愛上她的那幾年,她在我心中就是台灣現代女性努力成功的變形代表了啊!(這方面可說是接了鳳飛飛的班)

就是因為台灣錯誤的性別價值觀,給女性更難成功的環境,她們的成功更顯得珍貴呀。

   

但或許全世界都有類似的問題正在發生。因為我認為妙麗(艾瑪華森)也是在類似的感受之中,才會力挺兩性平權議題。

EMMA

2014年九月艾瑪在聯合國發表一兩性平權精彩演說,然後又在今年38婦女節再度對於性別議題侃侃而談,兩次的影片之中,你都可以感受到艾瑪的聲音是抖著的,儘管她認為自己是世上少數享有性別平權特權的女性,但她對於講述性別話題仍然有著生理上的顫抖反應,為什麼?難道她是吃飽了撐著、已經享有資源、站出來為女性發聲卻被網友嗆、被陷害的威脅,是一般女生早就躲起來自己過爽爽就好,何必淌渾水?這從來不是一個公平的世界。今天如果一位成功的女性已經比別的女性享有更多的資源、還要跳出來爭取女權就會被貼上「討人厭的女權主義者」標籤的話,那這樣看待她們的人才是這個性別歧視世界的病根,眾所皆知女性要獲得與男人同等的社經地位其所付出與犧牲都比男人還要多了,憑什麼她們不能更進一步的為自己/為其他女性爭取? 

前一陣子,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面奪下最佳女配角的派翠西亞阿奎特不也趁著得獎上台發表感言的時候呼籲「女性該與男性同酬」?而以《暗黑冠軍路》入圍最佳男主角的史提夫卡爾更是直接穿戴「HeForShe」袖扣出席奧斯卡頒獎典禮力挺兩性平權是了,或許就是這一顆袖扣,我們台灣人有必要要為柯P申請一顆,請柯P從現在開始每天都戴在身上提醒自己,在他作為政治人物企圖大刀闊斧革治諸多社會弊病的同時,也不要放過這個千百年來一直存在卻被視而不見的性別議題——尤其是當柯P覺得這個問題不是問題的時候 

 

 

兩性平權,現在就得開始,GO!

螢幕截圖 2015-03-11 17.34.43  

(HeFoeShe 粉絲團)

附註:
(註一)進口外配事件

(註二)2015國際婦女節當天,「HeForShe」於倫敦臉書總部舉行了一場活動,於其中艾瑪華森鼓勵男性一起支持女權運動。(影片連結請點這個“HeForShe is an equality club for both genders.”),相關新聞一(女人迷重點整理)相關新聞二(UDN相關新聞三(中央社

(註三)蔡依林是比較舊的事件

(註四)好演講共欣賞:
瑪華森@ #heforshe 講內容(2014Sep)
(據說講完她被要脅不要亂講話否則會被公布裸照)

今天,我們發起這項名為「HeForShe」的活動。我向你們伸出求援的手,因為這項行動需要你的幫助。我們希望能終結性別不平等,而要能成功,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參與。這是聯合國第一次發起這類活動,我們希望能帶動男人們和男孩們,成為這項改變的推手,越多人越好;而我們不打算只是空口白話,我們希望能有實質的行動。

六個月前我被聯合國任命為女性親善大使,每每談論起女性主義時,我發現爭取女權常常成為「厭男」的同義詞。而我非常確定,我們必須停止這樣定義女性平等。

女權主義,是相信男人和女人應該享有同等權利與機會,兩性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地位上都平等。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質疑,以性別為準對人做出的論斷。

八歲時,我不懂為什麼想要導演學校裡呈現給家長看的舞台劇,會讓我被認為「專橫」,但男孩們卻不會被如此認為。十四歲時,媒體開始戴上有色眼鏡看待我部分的特質;十五歲時,我的女生好友們開始停止參加她們熱愛的運動,因為她們不想要變得「滿身肌肉」;十八歲時,我的男性友人們無法表達他們的真實感覺。因為這些事情,我決定要做一個女性主義者,對我來說這非常單純,但最近我發現女性主義成為了一個不受歡迎的字眼。

許多女性自認不是女性主義者,而身為女性的一分子,我所表達的立場被認為太過強烈、太激進、孤立女性而且厭男,甚至被認為不具有吸引力(此處有一些雙關,同時指立場和她本身)。為什麼女性主義這個字成為讓人如此不舒服的一個字呢?

我來自英國,我認為我和男性應該同工同酬,我認為我有權為自己的身體做決定,我認為在會影響我的政策被制定時,應該有女性在場代表我,我認為在社會上,我和男性應該受到同等尊重。

然而,這個世界上目前沒有一個國家,能讓所有女性得到前述這些平等權利。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自承已經做到性別平等。這些權利,我相信屬於人權,但我是少數能享有它們的幸運兒,而我目前所經歷的人生,仍是一種「特權」:我的父母並不因為我是女兒就愛我比較少,我的學校並沒有因為我是女孩而侷限我的發展,帶領我成長的人們,也沒有因為某天我會生兒育女,而認為我的成就會比較差。這些對我影響深遠的人們,正是我人生中的性別平權大使,也才造就今天的我。

他們或許不自知,但他們正是無意間改變這個世界的女權主義者,而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人。如果你終究還是不喜歡女權主義這個字,請記得重要的不是這個字本身,是它所蘊含的意義和宏願;因為並不是所有女性都和我一樣享有平等權力,事實上,根據統計,只有很少的女性享有平權。


1997
年時,希拉蕊在北京發表了一篇有關女權的著名演說,但令人難過的是,許多她期望能改變的事情,至今依然存在。關於那場演說,有一件事情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當時在場的聽眾只有30%為男性。我們如何能改變世界,如果只有其中一半的人覺得受到邀請來參與行動或對話呢?

男性同胞們,我想要利用這個機會告訴你們,你們都正式受到這場行動的邀請。性別平等也是屬於你們的議題,因為即使在現代,我知道我的父親即便作為孩子的我需要他的陪伴如同需要我母親的陪伴他身為雙親之一的角色,被社會認為比較不重要。我認識年輕的男性為精神疾病所苦,但無法尋求幫助,因為害怕會被認為不是正常人,或者「不是男人」。事實上,自殺是2049歲英國男性頭號殺手,比車禍、癌症或心血管疾病都奪走更多生命。也有男性變得脆弱、感到不安全,因為他們所認知的「成功男性的典範」是扭曲的。男性也沒有獲得平權理當帶來的益處。

我們不討論男性遭到性別刻板印象禁錮,但他們確實身受其害。如果他們能脫離這樣的束縛,那麼女性的處境也會自然而然的改變。如果男性不再需要具有侵略性,女性也就無需屈服。如果男性不再需要立於掌控的位置,那麼女性也無需被控制。

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將性別視為多元的光譜,而不是對立的兩套價值觀。我們應該停止用「我們不是什麼」來評斷他人,開始用「我們是什麼」來定義自己。我們都可以更加自由,而這就是 HeForShe 的目的:自由。我希望男性們站出來,讓他們的女兒、姐妹和母親可以不再為偏見所困,同時也讓他們的兒子可以露出脆弱、人性的一面,並由此成為更加真實而完整的自己。

你可能在想:這個哈利波特電影裡的女孩是誰?她跑來聯合國幹嘛?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也一直在問我自己。我只知道,我重視這個問題,而且我希望問題能有所改善。從我自己的經驗,到被給予了這個機會,我認為我有責任說些話。政治家 Edmund Burke 曾經說過,只要善良的男人和女人什麼都不做,邪惡就會獲勝。

在我為準備這場演說感到緊張、或者自我懷疑時,我堅定的告訴自己:「捨我其誰?更待何時?」如果你在有機會為平權發聲時感到猶豫,我希望這些字句能幫助你堅定信心。因為事實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將要花上七十五年時間對我來說就是將近百年女性才能期望得到同工同酬;而一億五千五百萬名女孩,將在未來十六年間,在她們仍是孩子的時候,被嫁入其他家庭;而蠻荒非洲的女孩們,直到2086年,才有可能都受到中學教育。

如果你相信平權,你可能就是我先前提過的,那些不自覺的女性主義者,我為你們喝彩。雖然我們無法對一個字有同樣的見解,但我們的行動是一致的,也就是 HeForShe 這場行動。我邀請你們挺身而出,並且問自己:「捨我其誰?更待何時?」

謝謝。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