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 左派的現實與無奈

#金馬影展 #作者相對論 #Viva Auteur #影帝 #坎城影展 #布魯塞爾歐洲影展 #史蒂芬布塞 #Stéphane BRIZE #文森林頓

《衡量一個人》是典型的影展深度片,乍看平淡實則洶湧、表面無趣內裡層次分明,除了道盡左派思想人物如何以右派方式才能生存的現實與無奈,也透過男主角的視角、挑戰你我慣常衡量或批判一個人的生命經驗。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jpeg  

2015坎城影展有幾個高潮和反高潮時刻,除了《刺客聶隱娘》沒有順利摘下金棕櫚讓台灣電影圈人的FACEBOOK集體暴動之外,另外影帝和影后的公佈時刻也是蠻有爆點的:一是呼聲極高的《卡蘿》拿下了一個影后獎牌但得獎的竟然不是霸氣的凱特布蘭琪而是在劇中和她搞蕾絲邊熱戀的年輕美國女演員魯妮瑪拉!而憑《衡量一個人》終於讓苦熬影壇32年的法國演員文森林頓拿下坎城影帝也算是一個激勵人心的時刻(雖然法國多少有點趁國際電影大拜拜時捧自己的演員意味但怎樣都不會比把金棕櫚送給《邊境戰魂》的法國電影還要令人歪腰)。

《衡量一個人》絕對是一部好電影,光是片頭五分鐘透露一個法國人領失業補助金一個月就有台幣18k以上這件事實就足以嚇死台灣觀眾!(那麼台灣人每天爆肝做得要死要活的生活又是為何?)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9.jpg  

老實說《衡量一個人》這片子是一部乍看之下很普通但看完以後越去思考就越覺得它很厲害的電影,電影母題一如片名、直問觀眾一個人生大哉問:

『你怎麼去評斷一個人的善惡是非?』
關於這個問題,《衡量一個人》的答案,多元而有趣。

《衡量一個人》使用了跟拍男主角的運鏡手法,讓觀眾得以緊咬著他的境遇與心境變化,劇中影帝文森林頓所飾演的失業中年大叔,提利。片頭提利就在跟就業輔導機構吵架,他抱怨自己被安排去參加毫無用處的就業輔導職訓卻還是找不到工作、面臨經濟危機,這時候,身為觀眾的你可能已經開始在衡量男主角了:
「看起來是一位難搞的失業中年大叔,明明受職訓和待業中都已經拿了政府那麼多補助金了他到底還有啥好不滿的?」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3.jpg    

鏡頭一換,有諸多抱怨的提利回到家裡,是家中話最少、陪伴著妻子小孩一起吃飯的爸爸。飯局中透過提利的後腦杓看出去的是溫柔的老婆、以及腦性麻痺的兒子,妻兒兩人一如尋常般地吃飯聊天,時不時還會問提利爸爸的意見。

於是你可以想見提利一家人可能真的會有花用吃緊的困境。財務規劃師建議提利賣房來補助家裡負債與教育費吃緊的問題,後來提利也想賣掉度假小屋,但卻因為捨不得一份回憶以及不爽買方殺價太用力而沒有賣成。既然經濟危機如此近在眼前,提利卻還是去跳舞、去和朋友見面吃飯聊天,看起來似乎蠻悠閒的,這時候你可能會繼續衡量男主角:
「沒錢就該過沒錢的生活啊?還在堅持什麼?」
不過當你仔細聽提利與朋友聊天的內容,會發現原來他曾經是一位搞罷工運動的領袖人物(他很可能是因此而失業的);當你看到提利照顧兒子的親密舉動、以及他為兒子未來悉心安排的憂心,會願意相信他是一個溫柔的好爸爸… 所以,提利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其實問題出在於你我打算用什麼東西做基礎去衡量他。

在人性上的衡量上,提利是個為了罷工/革命而失業/犧牲的人,他愛家、顧子,可以算是一個好爸爸。
但以資本角度去衡量提利的話,他是沒有工作的魯蛇、即將付不出房貸以至於讓家人面臨生活的困境,不是一位稱職的一家之主。

這是電影的上半部。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1.jpg  

你當然可以在《衡量一個人》的下半部繼續去審視提利這個人,但電影畫面一轉,讓提利瞬間打起領帶、開始上班,接下來觀眾將會跟著提利的視線、去衡量另外的四個人。

提利的新工作是超市保全,專門抓小偷以及為公司防止任何發生損失。在電影中他逮到了四個人。

第一個,是偷衝電器的小偷。

第二個,是一個失業大叔偷了兩盒肉但沒錢可付。

第三個,是污折價券的女店員。

第四個,是利用客戶消費幫自己集點的收銀員。

導演很聰明的利用對質的畫面鏡頭,讓觀眾觀眾一起加入提利對四個人所進行的衡量與審判。可以看見的是這四個被抓到的「現行犯」,其犯罪名目可謂越來越小,尤其是最後兩位女店員的行為根本就只是貪小便宜罷了。但就在觀眾與提利一起感覺到事件越來越小的同時,卻發生了女店員因此失業而為此自殺的事件,這才帶出女店員家中有個拖垮經濟的兒子得養的委屈內情,那是提利在衡量她時所不曾能夠體諒的部分。

勞工何苦為難勞工?我們知道提利的經濟背景,瞭解到他打從心底不願失去他的工作,所以即便是站在資方那一邊、梳頭打領帶作著為難那些私底下經濟情況可能和他一樣的人。而諷刺的是他曾經站在最前線為他們抗爭過,只是當提利面臨到「停損點」關卡、人生再也輸不起之後,就一躍、跳到的不為勞方爭取而是為資方效命的對面去了。

從最後一個最無關緊要的「集點惡行」,重新反推回第一個偷衝電器的人,我們可以確信他們所偷的東西其實也不過是會造成資本結構底下一個無關痛癢的小損失,是社會經濟體系裡的幾樁小惡事件。真要比起來的話,提利之前所做的罷工運動搞不好才是讓大老闆損失最慘烈的一件。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5.png  

不論是一開始的提利、或是後來失業的小偷大叔、甚至到貪小便宜的女店員,當我們看完電影、再去衡量這幾個人,就能輕易理解在整個社會結構中那些失業、偷東西、佔便宜的被定義是「做壞事的人」可能是各有苦衷,他們某些偏差的行為其實說真的也沒有違害到整個社會幾多,倒是,為何那些鑽營獲利、大筆一揮就能扼殺多數家庭攸關生存經濟(甚至生命)的大資本家,想盡辦法要剝削員工的算計心機,愛找碴愛裁員的幕後老闆,卻是一、點、罪、行、都、沒、有、呢?

難道果然古訓說得是:「勿以惡小而為之」,因為惡大才能當老闆?!

這樣說起來,在片頭因為罷工革命而失業的魯蛇提利,就比片尾專幫大老闆工作的提利還要可愛的多(但我看提利也是回不去了)。

左派的現實與無奈,在提利身上淋漓盡現。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7.jpg   

要衡量一個人很容易,但當我們去評斷一個人的善惡是非的時候,其實很難得到正確的答案。雖然柏拉圖有說:「衡量一個人,端看他擁有權力時的所做所為」(The measure of a man is what he does with power),可導演史蒂芬布塞卻用電影《衡量一個人》告訴大家:「那可不一定,背後或許有隱情」

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02.jpg    

 

影片年份:2015
出品:France
發行商:海鵬影業
語言:French
色 彩:color
片長:93分
上映日期:2015/11/20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