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三夜四天五點鐘》(Chigasaki Story)昨是今非的日本文化誤讀感傷

 #金馬影展 #亞洲之窗 #Windows on Asia #鹿特丹影展 #大阪電影節 #新加坡影展 #三澤拓哉  #MISAWA Takuya #杉野希妃#奈派克 #NETPAC

bg-main.jpg

日本最正電影製作人杉野希妃與27歲日本新銳導演三澤拓哉所合作拍攝的電影《三夜四天五點鐘》,將鏡頭對準小津安二郎創作劇本時最愛造訪的寫作基地茅崎館,茅崎是初拍長片的三澤拓哉的家鄉,全片雖不致看出導演身為一般創作者在首次拍電影時常會透露的半自傳意味,但劇中那位對一切意欲老派溫柔以對的年輕男主角形象、仍留有幾分觀影者可解讀導演的想像空間。

然而本片所保留的,關於日本文化裡那份恬淡、與世妥協的曖曖道德靜辯意境,也只剩下這間旅館茅崎館的復古空間、以及這位狀似溫柔卻又過於草食的男主角了。

三夜四天五點鐘05 


當小津安二郎在茅崎館寫出了《晚春》、《麥秋》、《東京物語》,全都是述說原節子這位女演員在1950年代如何把溫婉有德的日本女性演得受觀眾愛戴的故事,然而《三夜四天五點鐘》卻講了一甲子之後,日本女性追求情感遊戲、婚姻乃至於情慾等多元而不受道德約束控制的面面觀,乍看之際或許難免有些掉入昨是今非的日本文化誤讀感傷,但你我怎能期待當今日本甚至是亞洲女人都還要守舊地把那些莫名的矜持與溫柔當作美德呢?

 三夜四天五點鐘01 

頂多不就是只能像杉野希妃在劇中的角色那般,檯面上強裝正經而私底下意欲輕浮、結果發現自己的手腳不夠快而錯失與舊情人再享露水姻緣機會以致於惱怒大鬧發酒瘋。但發完酒瘋以後又如何呢?世界一樣會歸於表面的平靜,茅崎館還是會在那裡,該嫁的女人還是會如期舉辦婚禮,但一切都只能當作今是而昨非的茅崎物語了。

三夜四天五點鐘02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