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週記】誰能坐上捷運博愛座?

1  

  • 案例一:
    懷孕四個月時,有一次我坐了博愛座。當時有兩個婆婆媽媽站在我面前討論博愛座到底誰人能坐?中年婦女A跟中年婦女B大聲解釋說:「一定是跟我女兒一樣大肚子才敢坐博愛座啦!要不然現在有人隨便坐的話可能就會被照相PO上網路了啊!」

    身為一個孕婦被當面聊天,這種感覺很不好。所以我也大聲的說「就算不是孕婦,現在那麼多看起來正常的人也有很多原因需要用到博愛座,但是,坐在博愛座被你們大聲討論『究竟為什麼他會坐博愛座?』的感覺很不好。」

    於是中年婦女A連忙道歉。

    大肚子藏起來或者是沒被清楚看到就不能坐嗎?

    現在那麼多年輕人有很多原因需要用到博愛座,不只是孕婦而已。他們卻要常常被中年以上老人家用大聲的聲量談論著「究竟博愛座誰可以坐?隨便坐的話可能就會被PO上網路了啊!」

    是說,難道他們的行為就不該被PO上網路嗎?

    結果後來再一陣安靜的尷尬之後,婦女A先下車,婦女B和她婆婆(或媽媽)沒下車,婦女B跟自家長被解釋,A和B只是有緣在捷運相逢的同齡朋友。留在車廂上的婦女B母親淡淡地跟中年婦女說:「她看起來比妳老」。

    同車時裝熟熱絡大聲聊天、下車後在背後說人閒話,那時候我感覺婦女B真是台灣婦女們的好榜樣啊。

     

    案例二:
    懷孕快五個個月時,有一天中午我上捷運但是沒有博愛座可坐。基於當天身體不適、急需位置,所以認真觀察車上有無乘客要下車,靠直覺先行過去站在對方面前卡位這樣(不適博愛座)。

    可是我後面也有兩個阿嬤想要搶座位的樣子,其中一個打扮很端莊、看起來雖然挺老但是頭髮染得很黑有貴婦貌的阿婆開始講話:「好好跟別人要位置的話,相信人家是會讓位給老人家坐的。」

    其實我有聽到她們講話,但我心想我頭暈到都快撞牆下面又沈得感覺脫肛我真的不能讓給妳們,所以捷運靠站時我還是很順地接著對面起身意欲出站的乘客的位置想要坐下。

    可是我坐不下去。

    不知為何,一隻強有力的手拉住我的背包、跟我說:「小姐…」

    沒錯,是那位打扮得體的阿婆,她要跟我要位置。

    於是我用很為難並充滿愧疚的口氣跟她說:「不好意思,我懷孕、不舒服。」然後一屁股坐下去。

    然後不知怎地,那位太太的那隻手突然孱弱地扶著自己的額頭,說:「我頭好暈啊…」於是我身旁的年輕人見狀就趕快站起來讓座給她。

    阿婆就這樣扶著額頭、低頭閉眼坐在我旁邊的淺藍位置。

    過了兩站之後,博愛座空下來、她迅速移向深藍位置,扶著額頭的手終於也放下來了,側臉悠閒地望向窗外欣賞沿途風景。

    我苦笑。


    在這兩件事件我除了記得自己是面紅耳赤地並艱難地講出那些話以外,最深的感觸還是原來年輕人想坐個博愛座,是那麼地艱難。

    其實我是可以去領個好孕胸章什麼的不用跟任何人解釋,但一想到為什麼我是孕婦、月經來了、身體有內傷、剛捐完血頭暈或是失戀喝太多想要坐一下都要讓別人知道?(而且可能即便如此也搶不過除了白頭髮比我們多但是身體很健康的長輩)總覺得台灣捷運禮儀教育不知道哪裡怪怪der…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