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我的詩篇》The Verse of Us 以詩美化紀錄片的犯規之作

#吳曉波 #吳飛躍 #秦曉宇 #陈年喜 #邬霞 #吉克阿优 #许立志 #乌鸟鸟 #老井

我的詩篇01  

世人對於工人與詩人處於兩個不相關世界的刻板印象是該被破除化解,《我的詩篇》拍的是工人寫詩,但也不是隨便拍拍、拍出個幾人在粗獷陋境裡伏案振筆疾書或是將生猛化為影像力道意境取勝的陸版島嶼寫作系列什麼的,這紀錄片反而是無所不用其極地用高級詩意影像語彙拍出幾個中國工人詩人的詩與他們的生活。遠比一般商業/藝術劇情片都還精工無敵的片頭,使《我的詩篇》在一開始就嚇壞了我。

我的詩篇02  

以群眾募資以及經過詳細拍攝企劃與電影拍攝工程所打造而出的《我的詩篇》(順利的話還會發展成工人文化紀錄片三部曲),把中國各種工廠生產線拍得有如具當代彩色的《摩登時代》,所有的工人作業與成排器械運作都是真的不是演的,但電影掌握行影節奏從唸詩會的聲音留白以及燈光明暗操作、到找尋適切影像用以滿足詩本身所欲傳達的意象,鏡頭另一邊所運籌帷幄的精算系統已非一般有實作的電影人所能想像。本片以劇情片模式捕捉念詩情境並補拍各細處影像用以說明的做工十足,因為詩本身是真的,在詩歌被寫成、發表、並被關注之後,只要詩詞內容所言所述之事、之景還在發生當中(例如不停歇運作的工廠、以及更迭重返的四季景致),那麼電影製作團隊之後再去進行補拍動作似乎也沒有不對。甚至,必要的時候,刻意張羅情境作戲用以還原事發現場也似乎沒有問題,畢竟「詩」本身已經把寫作者當初所體所悟的真切感知凝固在第五度時空裡面,供讀詩者在我們三維世界裡任意任時去自由領取,寫詩與讀詩兩者之間本身就是跨時空的溝通。話說回來《路邊野餐》不也是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我的詩篇03  

尤其自《尋找甜秘客》將紀錄片重新定義、陪觀眾玩了一場編導已知結果卻還要假裝跟拍鋪陳得具戲劇性的解謎遊戲之後,在連劇情片《青春倒退嚕》裡的傳統紀錄片導演都要被新型態紀錄片給一巴掌呼醒之後,《我的詩篇》在先詩後拍、先事後陳的剪輯敘事計畫中孕育與誕生,也不再有什麼對錯。(只是作為一個觀眾我仍忍不住想拆解還原片中對許立志事件的所有描述順序,例如說片頭的哥哥朗誦應該是最後拍的、而片尾的海葬影像不論骨灰是真是假又當下是否真有念詩都應該是最先拍的,可片子將這兩段對調放置剪輯確實達成了影片餘韻效果)

我的詩篇04  

當賈樟柯說「我不詩化這個世界」之際,中國另外亦有一群人憑藉著汗涔涔而血淋淋的工人詩歌為藍圖基底,打造詩化過且唯美地不可思議的《我的詩篇》,我知道它做作、雕琢,但當我在片尾聽著《退著回到故鄉》這詩變成歌不斷地唱著的時候,仍忍不住為之眼眶泛淚、為這場工人輓歌默哀一分鐘。

我的詩篇05  

說到底,詩本身就是個可理性操作的感性東西,《我的詩篇》是被詩美化不已的紀錄片犯規之作,但仍為華語紀錄片的多元性創造了一記錄、也示範了一次紀錄片的製作能精良到怎樣的程度。

我的詩篇07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