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惡女羅曼死》腐朽的神奇:蜷川實花的虛無繁華實踐片

#ヘルタースケルター #惡女花魁 #蘭陵王 #整型 #微整型 #藝人 #藝術家 #蜷川実花 #Ninagawa Mika #蜷川幸雄 #真山知子 #蜷川有紀 #夜鯉利光 #安野夢洋子 #岡崎京子 #澤尻英龍華 #水原希子 #綾野剛 #窪塚洋介 #寺島忍

惡女羅曼死01  
從〈看我72變〉的全民醫美潮流,到「她全身都是假」的藝人整容話題

《惡女羅曼死》描述一知名女優「莉莉子」美貌聞名全日本,但傳聞她「全身上下都是整型做出來的」,所以民間女性一方面人人都想要變成像她一樣(漂亮)、另一方面卻又人人唾棄她(從美貌到事業到男人都是不正當方法獲得的)。導演蜷川實花之以會選擇《惡女羅曼死》故事題材來拍攝,原因惹人遐想,因為她就是在顏值最高殿堂裡為眾藝人服務拍照的人,想必是聽多了太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藝人故事,才會有感而發,並一定要將這種看清藝人外在同時看透她們內裡的題材拍成電影,昭告世人,才會甘願。

惡女羅曼死02  

2003年台灣蔡依林就在高唱〈看我72變〉了,蜷川實花直到2012年才拍《惡女羅曼死》其實不算早於潮流。然而就是在如今全民都瘋醫美、追求「看我72變」的微整型時代,大家還會去討論藝人「她全身都是假」的話題甚至批評之,實在也是顯得民眾矯情。以此角度看來,蜷川實花確實無意透過《惡女羅曼死》電影來批判藝人(儘管她揭露的是演藝圈裡可能真實存在的人物瘡疤),反之,蜷川實花其實是站在藝人角度那一邊的。所以當片中莉莉子在面對最後一場記者會時,攝影機和麥克風對著她、咄咄逼人地要藝人「給一個說法」的畫面,道盡女明星為了迎合市場需求而忍痛整型、後來卻又陷入被噬血媒體/民眾消費的難堪處境等的種種悲哀之處,那真的不是我們平常只看到明星光鮮亮麗那一面那麼簡單。

惡女羅曼死03  

看清繁華都是夢的蜷川實花

我們都難以抗拒蜷川實花的攝影美學,或許夢裡都曾想望過被錦簇花團包圍的一天,就像國際間總不乏有諸多女明星熱切地想躺在花堆裡被這位知名攝影師拍照,甚至男明星也趨之若鶩。


蜷川實花是日本諸多當代藝術家裡面最徹底實踐唯美主義的裝飾藝術風格的第一把交椅,典型「活著時就能靠作品賺大錢」的少數藝術家之一。她出身自藝文世家,從小就熱愛拍照、大學時熱衷參加攝影比賽,2001年獲得日本木村伊兵衛攝影獎後便平步青雲。藝術界愛她、藝能界也愛她,而蜷川實花只要跟視覺美學有沾上邊的事情都想嘗試,於是在2007首次嘗試拍電影,推出了《惡女花魁》,首部電影就將動態影像攝影和音樂成功結合在一起,這才華後來為她招攬了非常多MV的工作(笑)。但事後證明蜷川實花的導演夢並非曇花一現,2012年又再度推出《惡女羅曼死》,在不依附在日本獨特的藝妓文化、滿足觀眾獵奇心態的前提下,蜷川實花的《惡女羅曼死》依然是「電影不驚人死不休」,拍出了這部既具強烈視覺風格又帶有鋒利社會議題的鏗鏘大片。影劇圈於是從此也記牢了蜷川實花。(後來中國甚至在2013年邀她來為轟動一時的電視劇《蘭陵王》主視覺攝影操刀)

惡女羅曼死04  

而在現實生活中,女強人也似乎在看清一切繁華都是夢的狀態中,堅定地邁向平凡?
蜷川實花曾結過婚、離過婚,35歲時生下第一個寶寶長男,並在去年幾近43歲的高齡體況下生下第二個寶寶,人生進度簡直就是當代女性工作者們的速度(與痛?)。蜷川實花說對她而言,沒有工作、在家專心帶小孩的感覺很新鮮,她也很享受。雖然未來還有2020年的東京奧運理事工作在等著她,但 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錯過了就沒有了,懂得停下腳步、放下繁華,暫時先抓緊親子間的相處時光,其實是比任何了不起的事業與成就都還要來得真實啊!

惡女羅曼死05  

甫在年初,台北當代藝術館也辦過一次蜷川實花攝影展,但即便錯過了也真的沒關係,因為關於蜷川實花從事攝影工作一路以來對於演藝生態與相關業者的一切想法,《惡女羅曼死》已經在兩小時中幾乎一言道盡。電影甚至講得更深刻、剖析地更犀利,比起去到藝術館閒逛打卡的走馬看花,《惡女羅曼死》可能可以帶給你更多的震撼!

 
惡女羅曼死  

本文為 BetweenGos 專文授權刊登

-享受知性、樂於慵懶的工作女人誌

http://betweengos.com/movie-helter-skelter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