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Happy Hour》冷靜文明裡的都市疏離

#台北電影節 #焦點導演 #焦點影人: #濱口竜介 #電影馬拉松 #女性電影 #盧卡諾影展 #川村RIRA #三原麻衣子 #菊池葉月 #田中幸恵

Happy Hour01  
北影策展人郭敏容曾說看完《Happy Hour》時她非常捨不得,還想繼續跟片中四個女人繼續相處下去,即便加上中場休息這電影片長幾乎要六個小時了。


從中午看到晚上看完試片的那個當下,我非常能夠理解她所講的那份感受。女性電影要講出女生非常細膩的思維已經很難了,要講出日本女性心思尤為更難,但濱口竜介導演竟然這麼會,而且那份從聚餐開始使用的正拍角色對話鏡頭既小津又化解了本以為角色不夠自然的演技尷尬,後來我想,導演和這些演員是故意的吧?這些壓低情緒又過多微笑的諸多演出方式太適合形容冷靜文明裡的都市疏離關係,這也讓偶爾她們口氣重一點的時候立馬能察覺角色的當下心理波瀾狀態。

Happy Hour02  

某種程度上,《Happy Hour》不但滿足到我對於日本常民生活中看待兩性與婚姻關係的猜測想像、甚至在片尾一小時讓我赫然發現這電影根本是非常時髦且貼切的形容了當代女性在亞洲社會面對婚姻家庭工作乃至自我追求等等的幽微覺醒與掙扎,看得很過癮,尤其在流水帳般的情節鋪陳中經歷了四個女人看似無意義的集體出遊、言不及義的聊天、無聊的吵架與和好、指出彼此個性優缺,甚至最後幫彼此講話出氣⋯⋯看了五個小時後我驚懂,啊,原來這四個女人所代表的不但是日本生活浮世繪,更是每一個時期的我們自己,合體起來便是平常對別人難以言詮的自我靈魂多角度的切片姿態啊。

所以角色們會互相體諒甚至幫對方講話,也只是一種自我捍衛保護的行為機制而已,自私意味濃、但導演從不遮掩這份披著親切皮的冷淡,畢竟這是眾所周知的日本國民個性名產。

真不知道導演是怎麼辦到的?

可能317分鐘的片長自有她的魔法。

Happy Hour03  

《Happy Hour》裡面的四個閨密是由一位叫做小純的人揪團的,她覺得這幾個人湊在一起應該會很合,所以互相介紹認識,然後她們也真的變成好朋友了。可是,小純卻也是最早脫團的一位,因為她嘗試對她們坦承,即便她的坦承聽起來實在是太任性或太前衛,而她們當下其實並不是真的可以理解她的。直到她們各自在生活中也碰上難以名狀的狀況。但小純卻已經不見了。我以為《Happy Hour》的小純就像是女性電影版本的《腦筋急轉彎》裡面的BingBong,我們曾經那麼要好過,也知道小純的熱情是那麼純粹,可總有一段時間覺得累了不想珍惜她,但後來才發現是因為自己社會化了、變了。可是那位堆起笑容那麼美的小純,卻已經搭車消失在暗黑的隧道之中。

Happy Hour04  

小純是每個女人身體裡面曾經一度將自身人生各階段靈魂號召在一起同歡的重要人物,靈魂們也曾享受過齊聚一堂的Happy Hour,可是後來為了應付鳥事一堆的生活家庭與社會,漸漸的大家容易意見分歧、或連對自己也都不夠坦承,總之後來就再也難全員到齊了。《Happy Hour》講的不只是冷靜文明裡的都市疏離,還有個人自我思維在社會道德規範下被拉扯解離後試圖重組卻難免失落的樣子,透過這不疾不徐的317分鐘,可以深深感覺到世風日下每個人都寂寞的輕輕嘆息氣息。

雖然看完之後又回到一個人,但至少《Happy Hour》懂你,並陪伴過你一段已經比其它電影都還要久的時間了。

Happy Hour06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