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八惡人》暴力美學的進階追求

#The Hateful Eight #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山繆傑克森 #Samuel L. Jackson #寇特羅素 #Kurt Russel #珍妮佛傑森李 #Jennifer Jason Leigh
The Hateful Eight01  
習慣劈頭就開始讓觀眾一路懸心到底的電影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其最新作品《八惡人》挑戰了個人創作經驗裡最長片長和最美畫面語彙的臨界點超越,講的故事還用了最少的場景,但卻依然能讓愛他的影迷看得興味盎然欲罷不能。想確認自己是否擁有意欲幽默將世界毀壞重建的血液基因嗎?很簡單,打開《八惡人》、看個十分鐘,如果你仍捨不得關掉影片,歡迎加入昆汀的暴力美學俱樂部。

《八惡人》講述了一場美國大風雪之日裡的一棟客棧小屋的瘋狂血案事件,就當它是一部美國版本龍門客棧也無妨,畢竟昆汀塔倫提諾當初也不過是一個在錄影帶出租店裡愛看港片的打工仔,然而他在電影藏經閣裡的那幾年就像是張無忌吸收了八大門派絕學精華一般,出來之後便在美國乃至世界影壇上成為絕無僅有的暴力風格導演奇才了。

The Hateful Eight02  

昆汀的電影故事總脫離不了對社會低下階級的關懷,但他的關懷非常機車,基本上就是不遺餘力地、誇張地把他們打入地獄(誇示法是為了引起大家注意),雖然最後終究還是會替之伸張但很多時候都是同歸於盡式的悲劇(這樣比較符合時代現實)。所以《八惡人》中不斷地欺凌女人和歧視黑人,欺凌者和歧視人的白人當然不會有好下場,可有趣的是《八惡人》並沒有讓黑人和女人角色徒然以羔羊般的存在示人,他們的兇狠前所未見,因為在美國南北戰爭後那個人吃人的世界裡,所有人要生存都是得化身為野獸才有機會的。

The Hateful Eight03  

《八惡人》延伸並發揚光大了當初讓他聞名國際的《追殺比爾》裡面在雪中砍掉劉玉玲的經典畫面,片中後段處處可見雪地裡撒上一灘血或是諸多瘋狂射殺或爆頭的畫面,除了某種程度地滿足了觀眾觀影時的感官發洩,隨著情節逐漸解開眾人秘密的過程,也達到了電影講一個好故事的作用(這部片還拿下了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的最佳劇本獎項殊榮),說它是一部能滿足觀眾身心靈的爽片不為過,但前提當然是你得天生持有欣賞昆汀創作裡惡趣味的才能。

The Hateful Eight04  

由八個反派在電影中互嗆互鬥、全片沒一個好人的《八惡人》,不但偷渡了西部片電影元素於其中、極為低限的場景和有限角色之間的關係無限重複利用都使得這作品注定成為拍電影的一堂好教材(雖然它看似簡單,但要照本拍出一模一樣的一部片卻又很難),取鏡畫面、台詞設計、劇情藏梗與前後呼應,還有不可多得的演員演技說服力,在在將所有元素都僅是小品格局的《八惡人》拼貼推昇至大片的地位,若你是在夜深人靜或月黑風高的夜晚看這片,氣氛將會加倍。

The Hateful Eight05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