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之城:紀錄片可以同時紀錄時代與紀錄家人和解的瞬間嗎?┃影評

40032-01-bd20

《翡翠之城》的時候,因為它是接在《挖玉石的人》之後把鏡頭轉向導演趙德胤大哥在玉石礦區工作的「家庭錄影帶」,所以兩片所記錄工作狀況內容難免類似與重複,觀眾在對緬甸克欽省玉礦區工人設備落後、奇觀般的簡陋環境即便依舊獵奇但少了興奮感是必然,而於惻隱層面上會對工人冒著生命危險在軍、警、匪間周旋躲避只是為求家人安飽的悲憐鋪陳可能也較麻痺而少了些淚水。

相對於兄長,趙德胤的成長比較好命一些,他以前不曾親眼見過的玉石礦區,也無法理解在礦區工作的親哥哥當時為何要沉迷於吸毒並遺棄家人?在《翡翠之城》中他拿掉了《挖玉石的人》對於工人的特寫,讓挖玉工人成了故事與時代的背景,將特寫及重心放在自己的大哥、自己的家庭以及自己。儘管拍攝《冰毒》時,大哥已經回到家鄉並在電影拍攝時幫了不少忙(這還是片中一個好笑的梗!)。但似乎這次與大哥去到玉礦區拍片,才是真正理解大哥離家的過往、放下自己對大哥無法諒解的那份心結的實際作為。

photo_14fa0988e1dea6be490019c9a682e0cf

這也是《挖玉石的人》之後還要再拍《翡翠之城》的重大理由:少了獵奇與殘酷,紀錄片的溫度是否能修復一些什麼?即便是很私人的很人性根本的部分?(而這答案其實已在記路面《日常對話》裡被強烈印證)

你以為家人之間充滿理所當然該互相諒解的「義務」,但其實家人跟別人一樣,需要的不是那份理所當然,需要的是你主動與之溝通、與之講開。趙德胤用工人的困境與夢想去對照、猜測自己大哥的過往,而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恍惚、瀕死個感受也讓他理解包含大哥在內的工人,為何迷戀於毒品所帶來的短暫平靜。對於被遺忘在這個世界角落的這些每天在生命邊緣非生即死只圖個讓全家安飽的工人們,夢想與貪婪都像是個美國的掏金夢,只是《翡翠之城》更為殘酷些,他們在人生賭局通常無法享受好萊塢式的痛快大贏。

photo_21bb5464329c2e502afb15e34fbd3764

家庭與奇觀之外,林強的配樂依舊妥善且低調的襯托著電影,把配樂當作音效來做,不搶戲、不突出,卻又符合影像、與劇情當時的氛圍,有時那樂音彷彿是礦場的環境音、有時又彷彿是吸毒時腦海迴盪的迷幻聲響,就這樣與真實礦場世界交融在一起了。

57761624ac39d

 

延伸觀賞

人物專訪:用一輩子,換拍一家庭紀錄片——專訪《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
讀冊:《聚。離。冰毒:趙德胤的電影人生紀事》
冰毒:舉世皆是的困境
再見瓦城:趙德胤的後冰毒時期 ┃影評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