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人生:用黑幫電影講述對種族和平的奢望┃影評

《夜行人生》 Live by Night 改編自丹尼斯勒翰《隔離島》《神祕河流》)的同名小說,由小班班艾佛列克自編自導自演,就連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也擔任了共同監製。原著故事中有較多對於黑幫犯罪的描述、與警察之間亦敵亦友的交流權謀、鬥爭、暗殺、收賄等黑白糾纏等。如片中班艾佛列克演出的男主角喬,在入獄之後,義大利老大馬索揚言要在監獄中取他性命用以威脅警官父親來替義大利幫剷除異己,在電影中就輕輕的帶過。畢竟黑幫只是小班想要借用的電影類型,真正要說的是至今依然扭曲的美國種族主義。

班艾佛列克的編劇多了許多對種族主義、宗教道德者的諷刺跟批判,借古諷今不遺餘力。利用一戰後禁酒時期黑人、純種白人、愛爾蘭人、義大利人、來自中南美各國的拉丁裔各方人馬雜處的佛羅里達坦帕灣,隱喻了現今美國多元人口組成,並以此去抨擊長久以來的種族歧視現象。以道德、宗教為藉口的牽強附會的白人至上觀點,表面上將有色人種與酗酒、吸毒、賭博之徒視為罪犯,然後道貌岸然抵制之。實則只是為了維護白人自身的經濟、政治上的權位。

也就是因為如此,由艾兒塔芬妮詮釋的警長女兒從進好萊塢卻淪為毒蟲、性玩物後,被救回家鄉「懺悔」後,反到成了道德聖女(萌萌)的這條線更加重要,她的存在便是一種假象也是對虛偽教義最大的諷刺。但即便如此,艾兒塔芬妮被拍得很美,即便大特寫也仍然撐得住大銀幕。而她嘴裡說著曲解的聖經,眼神卻又飄忽猶豫,彷彿就是在台灣路上遊走的萌萌,只不過美多了!

大概美國導演都想拍一部黑幫片,就像華人導演都想拍一部武俠片吧,《夜行人生》具備了美國包裝禁酒令歷史時期電影的所有形式元素,復古氛圍、血腥暴力、濃烈愛情以及輕如鴻毛的生命冒險,小班作為導演成就不過不失,他絕對有拍出自己所想要的那些情懷,也不至鬆散、維持住了這類電影的一致調性,有幾場戲甚至顯化出《四海兄弟》以來的禁酒時期黑幫電影風味,令人陶醉,電影在他準備與愛人私奔之前的那場舞會繁華度更是只差金粉與彩帶就根本《大亨小傳》,怎能不討人喜歡? 演戲部分,老實說班艾佛列克的無表情臉技還真有些勞勃狄尼洛的影子,也完美地躲進了編劇設計遮掩他演技極限的羽翼底下,小班很擅長飾演這種面無表情、深藏不漏的角色,雖然偶爾需要比較複雜情緒表達會讓他有所破綻(他慣性以驚愣表情帶過的那些),但只要大部分時間符合角色設定觀眾也不會太在意了。

劇中,小班出獄,決定進入黑幫行他的復仇之路時說了一句「我規劃好我的人生,打算活得轟轟烈烈」,從犯罪個體戶靠行進入黑幫,並為了成功而進階追求「光是能打破別人定的規矩還不夠,你必須強大到能定下自己的規矩」的境界,把《夜行人生》從劇情片正式導入黑幫電影的格局,卻又在電影最後的大戰之後讓這個角色急流勇退、退出武林,選擇了和老搭檔「他們不打算活到老,我也一樣」完全不一樣的人生。連愛情都是看破了激情而選擇平淡,和《竊盜城》《會計師》一樣頗有西部片主角最終都會退隱的恬淡明志風格(怕你不知道,最後還出現一部不存在的西部片《東嶺騎士》Riders of the Eastern Ridge)。電影再搭配著白道老爸生出黑道兒子、白人老爸生出黑人兒子、黑幫老大生出蠢才兒子以及黑白道通吃老爸生出美若天使卻墮入地獄的女兒等親子論述,把美國禁酒令歷史時期的冷硬電影用感情戲鋪陳到最通俗易懂的溫度,並告訴你「不論你覺得人間是地獄還是天堂?其實人間就是地獄,也是天堂,端看你決定怎麼去活」的道理。

若將《夜行人生》《四海好傢伙》、《教父》這種經典相較絕對是珠玉在前黯然失色,也沒有創造出《四海兄弟》麵條偷窥黛布拉跳舞的那種經典電影橋段,但以一部類型娛樂電影來說,本片擁有時而過癮的黑幫嗆聲或是槍戰,時而又過度的祥和平靜,像是在黑幫片和劇情片之間不斷切換,小班的企圖心與想法都夠,但這樣的題材或許需要更多的天份、努力和經驗才能拍出渾然神采,尤其小班甚至還刻意將種族和平的警世勸說融入這部黑幫犯罪電影裡面,野心是有點太大了,可是凡是影迷必有鄉愁,而這一份鄉愁如果有人能懂,那也就夠。

導演:班艾佛列克 Ben Affleck
編劇:班艾佛列克 Ben Affleck
原著:丹尼斯勒翰 Dennis Lehane
演員:
班艾佛列克 Ben Affleck
柔伊莎達娜 Zoe Saldana
Chris Sullivan
艾兒芬妮 Elle Fanning
史考特伊斯威特 Scott Eastwood
席安娜米勒 Sienna Miller
安東尼麥可霍爾 Anthony Michael Hall
布蘭頓葛利森 Brendan Gleeson

延伸觀賞

會計師:視藝術為救贖的殺手會計師
風雲男人幫:老派黑幫電影,永遠有人愛
一夜狂奔:只差一個杜琪峰或吳宇森
控制:戚戚惶惶的刺激婚姻攻防戰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