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心狂想曲:日本電影圈的藍心嘉年華會┃導演工藤伸一專訪┃高雄電影節

工藤伸一02

2016高雄電影節的瘋狂世界單元選映了由一群日本導演所拍出的《藍心狂想曲》The Blue Hearts,為的是要紀念已經解散20年之久的日本藍心樂團BLUE HEARTS),並邀請電影策劃人之一、同時也是導演之一的工藤伸一(其英文翻譯Shinichi Kudo與工藤新一沒錯就是柯南一樣XD)來台參加電影節。工藤伸一在雄影的這幾天,皆以和服戴帽的長髮造型示人,極具令人舒服的文化與風格個性。

 

本專訪除了綜觀全片製作始末並也針對導演所拍攝的《ジョウネツノバラ》 FROZEN EXPECTATION部分詳談著墨,在此供有看過本片的影迷朋友延伸參考與回味。

 

工藤伸一07

雖然聽過藍心樂團的歌,但台灣人對於藍心樂團的認識尚且不夠深入,能否請導演代表這部電影跟大家說明,這樂團在日本人生命中扮演的是怎樣的角色?

工藤:
1980年代日本有一股創立樂團的風潮,但沒有一個樂團能像藍心搖滾樂團這樣,歌詞率真又具有深度(通常有深度的歌詞都是R&B樂團),並且打動人心。只要當時有在關注西洋樂的樂迷,很難不被1985成立的藍心樂團所吸引。

愛藍心樂團的日本樂迷年齡層為何?

工藤:
1985~1995年聽他們歌的粉絲大概是國高中生,他們現在長大差不多就是四五十歲。所以拍攝這部電影的所有導演都是在這年齡層。因為廣大歌迷會放藍心的歌給小孩聽,所以小孩很有可能也會變成粉絲。直到現在,日本還是有好多廣告或電影裡面會用到他們的歌。

日本樂團何其多,這樂團之所以成為傳奇,是什麼原因呢?

工藤:
(沈思一分鐘)不只是樂曲又酷又通俗好聽,詞有意義,我想藍心樂團的主唱和吉他手非常具有偶像魅力,他們活得很搖滾,很帥氣,令歌迷蠻嚮往的吧。

工藤伸一04

這部電影是電影圈自發性籌拍的嗎?或是有大公司主力促成?

工藤:
之前早有山下敦宏拍過《琳達!琳達!》,所以我們大家都覺得一定有很多人想用藍心樂團的歌為主題拍片,《藍心狂想曲》可以說是有一群超級喜歡藍心樂團的導演群們主導了拍片的計畫(而非製作公司),可以說是一場電影圈的藍心樂團嘉年華會。

導演們每個人以不同曲目為題來拍片,當初有發生搶歌現象嗎?

工藤:
這樂團約莫共創作120首歌,但紅的就是那幾首,我們原本也以為會大搶。不過後來發現:居然沒有重複!

拍攝電影過程,與其他導演之間的交流情況有好玩的事嗎?

工藤:
我們拍攝時是各拍各的,沒有讓彼此瞭解自己的故事是怎樣,等到在夕張奇幻影展第一次看見全部的作品時,造成了大家的討論熱潮,整個好high!

工藤伸一05

導演名字和工藤新一一樣,找資料會被柯南干擾。所以是不是能請導演自我介紹一些學拍片的過程?

工藤:
(大笑)我有記憶以來,就已經很喜歡影像。我小學就已經會和朋友用八厘米攝影機拍片了。但是小時候媽媽體弱多病,從小就教導我要當醫生。但高中母親過世了,過世之前就告訴我「做你喜歡的事就好了」,所以我人生才開始朝影像製作之路邁進。一路上什麼都試,有機會在一次拍網路微電影的工作場合認識永瀨正敏,當時我是導演他是攝影師,合作之後,後來就熟識了。因為永瀨正敏是資深電影人,所以我很愛跟他討論拍電影的事,也是因為這樣,後來才有《藍心狂想曲》這個合作的契機。《藍心狂想曲》是我的大銀幕電影處女作。

導演和水原希子之間的合作緣起為?

工藤:
永瀨正敏曾拍過水原希子的照片,我們覺得很符合《藍心狂想曲》劇本中設定的「很美的屍體」的角色,但因為是屍體而且還要裸體,所以一開始誠惶誠恐寄送邀請問她,覺得她可能不會答應。不過她因為已經拍攝過一些電影,有意朝拍電影之路邁進,所以看了劇本以後就答應我們了。

導演有看過《三更》之回家嗎?

工藤:
沒有。

這是永瀨正敏第一次參與編劇工作嗎?

工藤:
之前永瀨先生有拍過一部電影是自導自編的電影。但如果是自己編劇、把劇本交給別人拍的話,《藍心狂想曲》應該是永瀨先生的第一次。

既然是編劇,永瀨一定有跟導演一起決定選歌吧?

工藤:
是的。

導演對於永瀨先生作為專業演員以及新手編劇之間,兩者看法如何?

工藤:
之前第一次合作時看永瀨當攝影師,到現在以編劇和演員身份拍《藍心狂想曲》時,我都認為他是一個對於職位分界有明確認知的電影工作者。他不會用一個演員去看攝影或編劇的工作。例如說這部片,永瀨先生一開始是專心編劇、並沒有要演,反而是我央求他務必要參與演出的。

工藤伸一06

導演母親之死的經驗,有影響您拍這部片的部份嗎?

工藤:
因為有母親的經驗,所以我可以同感親人過世不想讓對方離開的心情。這部電影只有20分鐘,但其實私底下我們的設定這男主角想打算的是把女主角保留到未來、希望能讓她起死回生的。不過後來男主角老了,變軟弱了,所以才會再臨死之前想要再度觸摸到所愛之人的肌膚。

電影中的特效部分使用之處在哪?

工藤:
關於片中的冰、和火,其實大部份都是真實的場景,沒多少特效。《藍心狂想曲》中水原希子被冰在大冰塊裡,是把根據水原希子的樣貌做出來的人偶冰在真實的大冰塊裡面的。至於有露出手和腳的冰塊融化到一半的樣子,那也是人偶。最後有露出身體上半段部分,是水原希子本人,下半段都是人偶,沒有電腦特效。

電影中常有特寫黑與白之間滲有一種介質,例如男主角在黑暗光線中抽煙任煙霧瀰漫、黑夜裡的月亮有灰雲飄過等等?

工藤:
是的。我在《藍心狂想曲》中對於光的運用非常講究。我認為生與死之間是有連結的,所以會在暗中放光、在死亡之際放光,為的是強調死亡這件事情本身不全然是絕望黑暗的。

工藤伸一03

藍心樂團的歌是通俗而親切的,導演卻用很藝術的表現形式來拍。例如說歌詞歌詞動人,電影卻一句台詞也沒有,聽歌時以為屬性色彩是繽紛的,電影色彩卻非常厚重,用意為何呢?

工藤:
我是故意用這麼高反差的方式來拍《藍心狂想曲》的。一般長片會有固定需要情節或起承轉合,而我認為短片必須要強調概念性、要有強烈的語彙才能吸睛。之所以選擇《熱情的薔薇》是因為薔薇又美又可以做成乾燥花,水原希子就是薔薇的擬人化,片尾用火包圍就是因為那意境就像是「熱情的薔薇」,片中女孩和水原都是穿紅色,意思也是薔薇的象徵。

你們希望歌曲與電影之間的契合度為何?

工藤:
我非常熱愛藍心樂團,所以一開始就已經參與電影籌拍企劃的工作。企劃之初,我們就希望電影本身可以獨立出來於音樂,所以我們規定導演們拍完電影的最後才能放藍心的歌,為的是希望觀眾在看片時先不要被音樂影響,看完再來對照音樂曲目和電影之間的關係。

工藤伸一01

採訪、整理:雀雀

翻譯:雍小狼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