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的女孩:女性的自我束縛┃影評

列車上的女孩01

《列車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改編自英國女作家珀拉·霍金斯同名小說,小說故事背景由倫敦搬到了電影中的紐約,由《姊妹》導演泰德泰勒執導,演員愛蜜莉布朗蕾貝卡弗格森海莉班奈特演出三個女性要角。

扣除劇情本質上驚悚、懸疑的部份,《列車上的女孩》所想要呈現的,其實和《姊妹》在女性議題上是相同的,即使時空背景已大大不同,但現今女性無論在情感、婚姻、家庭、社會的角色,還是被無所不在的父權所箝制,而侷限女性的,可能不只是沙豬的男性,更可能是自出生就浸淫在父權思想國度中而被早被潛移默化的女性自己。

列車上的女孩04

劇情編排上,前面切割分明的段落,讓三位女性角色各自以第一人稱敘事,讓觀眾認識角色的背景、性格,並以其中的敘述觀點眾說紛紜的差異留下懸疑的因子。最後則是回到主角愛蜜莉布朗所飾演的瑞秋身上,漸漸解開謎底。以電影結局來看,編導其實是刻意去引導觀眾往錯誤的方向推斷,儘管看似處處留下蛛絲馬跡,但各個線索其實與結果並無深刻連結。所幸前面四分之三的劇情節奏掌握得宜,不斷閃回也讓電影維持在高度懸疑氣氛當中,這樣至少觀影者在真相揭曉之前,絞盡腦汁且入迷於推理所以不覺無聊。加上海莉班奈特讓梅根這個角色充滿冰冷卻又極具魅力的神祕感,只差沒露點的大膽裸露及情慾挑逗的眼神表演也是讓人夠驚艷的。

列車上的女孩02

最後結果的反轉,對我來說有些許突然,但反轉後的復仇,卻又讓《列車上的女孩》欲闡述的主題更加凸顯。片中三位女性角色,無論有形或無形,心靈上或是肢體上,其實都被男性角色所限制、壓迫。片子前段所呈現的,無一不是女性在任何一個面相所受到男性、或整個社會的拘束。瑞秋因不能生育而以酒精麻痺自我、梅根因意外的過往而不敢生育、即使有了孩子安娜,也因為害怕失去孩子而有些去自我及本來的神采。生育這檔事,本該是生命的美妙獻禮,卻成了這三位主角甚至世上許多女子的夢靨與壓力。在女權日益高漲被重視的現今,這樣的束縛,到底是歷史長久父性社會的遺毒?還只是女人們自己沒想通呢?

列車上的女孩05

當然,有大衛芬奇《控制》在前,類似這樣懸疑、驚悚又與女性主義相關的電影要不失色也難,《列車上的女孩》儘管有那麼一些味道,但論鋪排、論調度,大概也只能有《控制》的七成分數。而論演技,儘管可塑性那麼高的愛蜜莉布朗,又醉、又神智渙散了大半場電影,但相較於《控制》中讓人絕不會遺忘的愛咪,還真的沒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任一幕得獎場出現啊。其實愛蜜莉布朗的演技應該是比羅莎蒙派克好才是, 到演大衛芬奇對演員的調教或是電影編排能耐十足令人敬佩(難道都沒有人發現在《控制》中,小班和羅莎蒙派克的演技怎麼突然都變好了嗎?)。

列車上的女孩03

本文授權ezdingLogo 電影同步刊載 ,立即訂票看驚悚版的三個女人的故事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