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月滿軒尼詩》(Crossing Hennessy)

《月滿軒尼詩》(Crossing Hennessy)
    共襄盛舉今年第十三屆的台北電影節的若干場電影之餘,也順便找了《月滿軒尼詩》(Crossing Hennessy)來看看,它是第十二屆台北電影節上映過的香港電影。        這是一部都市愛情小品,愛情故事本身很清淡,流暢地看完這部電影,我心中倒也是挺豐盈的。(God我最近對於都會愛情電影好像都很有好感,不知道...

《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自由之路》,漫漫長路。 電影《楚門的世界》導演彼得威爾,挑戰拍攝這一部沿路佈滿荊棘、難拍的類公路電影《自由之路》(The way back),顯示出了好萊塢的強大功力。關於電影的拍攝,平常我並沒有覺得好萊塢一定比較厲害。但我想,這是部非好萊塢來拍不可的電影之一。    自由之路講的是在俄共專權之下被濫加逮捕的監獄犯人(是那種沒打算讓你活著回去的監獄),為求生存、於是從近北極圈...

蜜月記行05-布拉格廣場,查理大橋,布拉格的威尼斯

蜜月記行05-布拉格廣場,查理大橋,布拉格的威尼斯
布拉格廣場    都來到布拉格,布拉格廣場(正名是舊城廣場)理所當然就是老公汲汲營營想帶我一去的寶地。一個景點可以同時看到提恩教堂、聖尼古拉斯教堂,還有胡斯雕像以及天文鐘,觀光CP值挺高。    天文鐘的名氣超大,一堆人在鐘前等待報時,所以咖啡店也開了一堆。天文鐘的對面有星巴克,也讓我倆進出不少次,一次是去買布拉格圖樣的馬克杯(雖然全世界的星巴克馬克杯都是M...

2011北影《愛戀3茶花》(Camellia)

2011北影《愛戀3茶花》(Camellia)
《愛戀3茶花》,釜山之戀三部曲。從釜山影展到台北影展…  山茶花為釜山市花,這部電影的三段故事背景都設在釜山,分別由泰國、日本,以及南韓導演,各導一段愛情戲碼,作為2010年釜山影展的閉幕片,電影結合城市行銷,可謂不遺餘力。 三段故事的形象都非常鮮明,我想從最後一段故事【販售愛情】(Love for Sale)講回來,畢竟宋慧喬和姜東元所主演的第三段故事是個大賣點。 &nb...

故宮「慕夏大展」

故宮「慕夏大展」
   六月到九月十二日,故宮有設慕夏特展,喜歡新藝術裝飾風格的人請把握機會。 慕夏 -   1860年出生於捷克波西米亞地區的慕夏,18歲決定走繪畫之路,29歲學成、以插畫餬口。他起步的比誰都晚,不是嗎?但是後來,他成為新藝術畫家的代表人物。   是一個關於志向晚定、大器晚成的人。    (故宮展場及紀念品商店)   這樣子的簡...

《功夫熊貓2》

《功夫熊貓2》
《功夫熊貓2》,卡通讓功夫武俠的童話,更不設限。    中式功夫與武俠的元素   中國功夫博大精深(噗嗤)。   虎拳、鶴拳不用說(在上次金馬影展宣傳片很搶戲),還有螳螂拳、蛇形刁手與舞猴拳,這些武功,連華人自己都不是很瞭了,要找出正宗的傳人來當武打演員更難。美國更加沒有功夫武打人才、但是他們有動畫與特效的技術,角色於是可以憑空得來,這樣、再厲害的武打明星都...

《帶ㄙㄞˋ男朋友》

《帶ㄙㄞˋ男朋友》
《帶ㄙㄞˋ男朋友》,又一段巴黎情緣。 愛情至上,藝術閃邊 法國愛情喜劇《帶ㄙㄞˋ男朋友》(The Second Chance)講述一個兩性專家、天生帶塞,每每交女朋友,都會害對方倒楣。聽起來很不可口:這種男人,誰要愛?這樣的劇情設定,女主角勢必要在電影中倒大楣,要來倒大楣的女星就是薇吉妮愛菲亞(Virginie Efira)。薇吉妮愛菲亞是在法國走紅的比利時甜心女星,其聲勢繼她在去年演出愛情喜劇《...

《結婚友沒友》Something Borrowed

《結婚友沒友》Something Borrowed
   《結婚友沒友》,變調的唯美浪漫小三之戀 電影老愛以結婚作為一條明確的人生界線、似乎在說教著要你一旦跨過它,從此就得嚴肅與成熟似的,而在此之前、人生要有多瘋狂,都值得被體貼與原諒。私以為結婚並不是人生與命運的定數,好吧,或許是。所以在結婚與不結婚這臨界線附近、有很多梗可以把玩。 幸好我已經結了婚,若讓將結婚的人們看了《結婚友沒友》,恐怕會加深婚前恐懼症與對對象的不信任感吧。...

蜜月記行03-慕夏,新藝術

蜜月記行03-慕夏,新藝術
♥ 蜜月美術課 - 慕夏人生 離開車站,看完了 鐵道迷的最愛。接下來前往我的最愛:慕夏展館。 慕夏(Alphonse Maria Mucha)是新藝術風格(Art nouveau)畫作的創始暨代表人物,我們的小時候可能就時不時地看過他風格的畫作,卻不知道畫作的緣由起自於他。為了和親朋好友分享慕夏之美,蜜月出發之前,我就自己製作了「慕夏明信片」、key上友人地址,方便一到歐洲、有空就開...

《藏身處》

《藏身處》
通常我不太看恐怖片。東方人拍的恐怖電影,我是不敢看,因為每每看完、恐怖感總還是如影隨形般地久久不散,讓人又愛又恨;西方人拍的恐怖電影,我是不愛看,不愛看西洋恐怖片,是因為那些大剌剌的追逐、血腥、撞擊和砍殺、還有太過具體的噁心美術製作,通常在看過一眼之後,視覺是被震撼了,但恐怖感過目就忘、無法放在心上。在我印象中,東方恐怖片是冷調的,西洋恐怖片是很吵鬧的。 然而西洋恐怖片似乎進步了?至少在看完《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