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電影 英國電影 電影專題 電影評論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純就劇情故事來說,《TENET天能》或許不比《記憶拼圖》難懂,但因加入了多角多線的敘事,再加上令人撩亂的逆時影像,和沾邊的物理學說,以及意圖放進諾蘭導演的觀點自我抒發,「短短」的2時29分59秒卻塞進太多資訊量的《TENET天能》,就算是資深諾蘭迷也無法在一刷時有福消受消化完全,注定只能一刷再刷。電影上映後,在網路、ptt充斥著對《TENET天能》的時間軸解析,各有些異同,大家只能再進影院驗證天能的威能!本篇文章試圖在時間軸之外,提供雀雀觀影後筆記所記下、後來連作夢都會夢到的雜談,建議二刷前閱讀。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用反轉熵來逆轉時間

諾蘭一再強調,在《TENET天能》所呈現的科技不是「時光旅行」,而是「逆轉時間」。為了能夠「逆轉時間」,諾蘭在片中也不斷提及物理學中的「熵」,便成為了《TENET天能》的故事基底。「熵」是描述熱力學第二定律中不可逆性的量化指標,舉凡是冰塊融化、玻璃碎裂、爆炸、生物老去…等等,都是系統中朝向熱力學平衡前進的事件,他們的發生,都會讓「熵」增加。也因為「熵」不可逆,亦可把他視為一種時間座標。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電影中,諾蘭用反轉物質中的「熵」來達到「逆轉時間」,身為物理學博士的尼爾提到了費曼惠勒的理論

「正子(正電子)只是時間逆行的電子。」

,指的是若將物質轉為反物質,因CPT對稱,時間會反向,宇稱(可當作各種物理現象)也使物質轉為原本的鏡像狀態,於是觀眾也就可以看到電影中如倒行,或是火燒卻結冰等等「與我們認知所相反的物理現象」了。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逆轉門的顏色(科)學

《TENET天能》中,諾蘭用一種像是旋轉門的設備,以反轉「個體」的「熵」「逆轉時間」!逆轉門第一次在奧斯陸機場的藝術倉庫出現時,因故事伴隨而來的一場眼花撩亂的繁複動作戲,想必觀眾當下很難搞清楚狀況。但在塔林(軍火)倉庫的那台逆轉門的影像描述,便可看見諾蘭用盡了苦心!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與電影最後的大場面戰爭時、天能軍團以時間鉗形攻勢所用的顏色識別一樣,順行者貼紅色、逆行者是藍色。塔林倉庫戲中,薩托挾持了凱特並以開槍要脅主角說出演算器的下落。倉庫中被透明玻璃隔開的兩邊,分別用了紅色、藍色的燈光來區別時間的順逆。當然在同一時間點,位於紅色順行隔間的主角,可以看到對面逆行隔間的「逆行薩托」。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附帶一題,順行採用紅色,逆行採用藍色的選擇,應該是參考了說明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馬克士威爾的惡魔」的物理假想,在假想中,原本同溫的兩個相連容器,因假想的區分氣體分子而產生「逆」的結果,在假想模型中,溫度高、高速、高熵的氣體分子以紅色代表,相反的溫度低、慢速、低熵的氣體分子則以藍色代表。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呼吸器:諾蘭的貼心與細膩邏輯

諾蘭亦貼心編織了一個「逆轉的肺部無法適應外部空氣」來讓觀眾以角色是否帶上呼吸器、或在「呼吸泡泡」裡,來判斷角色是在時間順行狀態(沒戴呼吸器)或是逆行的狀態(戴呼吸器)。但其實理論上逆轉後生物要不適應的事情可多了、包括視覺、聽覺、大腸壁收縮舒張痙攣(也就是大便XD……)等等,諾蘭只用呼吸器一言以敝之,明顯就是在助觀眾順利解讀電影。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諾蘭的瘋狂的細膩邏輯,也表現在被挾持到塔林倉庫的凱特造型上,因為這個逆轉門較奧斯陸機場藝術倉庫的那個逆轉們更加高級,是有附帶有「氣室」在其中的,因此逆行後出來的隔間(藍色),有著被反轉的人可以呼吸的空氣,但「穿著紅色」套裝的「順行」凱特就無法在這隔間正常呼吸,所以才會讓她在此時戴上呼吸器。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所以,在奧斯陸機場的那一台逆轉門就比較低階一點,因為順行主角進去時並未感覺到呼吸不適,因此可以判斷奧斯陸機場藝術倉庫那一台逆轉門房間並沒有氣室的設計。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演算器與世界毀滅

《TENET天能》中被當成傳統諜報片核彈符號的,是個由未來數個世代以後女科學家(未來女版的歐本海默)所發明的武器。演算器與逆轉門基本上是兩回事:逆轉門是逆轉個體的「熵」,但演算器則可以逆轉整個宇宙(全世界)的「熵」,讓所有一切消逝,回到(宇宙爆炸)的原點。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普莉亞提及曼哈頓計畫(製造原子彈的計畫)歐本海默在核彈試爆之前曾擔憂會引發「連鎖反應」造成世界毀滅作為註解。可以假設(想像、腦補)未來科學家或許有著能將「熵」減到某個數值,讓宇宙逆轉的某個時間狀態的「理論」,但如同二戰當時物理科學家,並未全然掌握核子的真相一樣,也會擔心逆轉「熵」產生「連鎖反應」,讓一切都歸零。但與歐本海默等二戰科學家不同的是,《TENET天能》中的未來女科學家選擇了將演算器分成了九份並送往過去(現在)藏匿,而不是堅持嘗試足以毀滅世界的武器。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薩托要怎麼毀滅世界:送出情報點

電影裡的薩托回到他自認為「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那是他與凱特在越南度假時的某個片刻。大反派意圖在確認演算器放到位於情報點的時空膠囊內後、自我了斷。因為監控他脈搏的「智慧錶」一旦偵測到薩托沒有脈搏,就會送出情報點的座標訊息,可讓意圖使用演算器的未來人定標地點去收取時空膠囊(裡面的演算器)。因此雖然薩托的死早於核彈爆發,但其實只要主角及時將演算器帶出情報點,這樣未來人還是無法在定標地點找到演算器(說好的時空膠囊就沒有東西),自然無法在未來啟動毀滅世界的裝置了。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電影的宿命與諾蘭的信念

在逆行前往奧斯陸機場藝術倉庫的路上,主角與尼爾有段有趣的對話。主角對於若啟動演算器未來人也會死的疑問,尼爾回答時提到了「祖父悖論」,「悖論」是以一連續正確的描述與推理卻得到矛盾的結果,說明系統的邏輯錯誤。「祖父悖論」則是以時間旅行者回到過去射殺自己爺爺,那將導致自己無法出生的結果,使得時間旅行不能成立。「祖父悖論」沒有正確答案,但已有逆轉時間科技的未來當權者似乎是不相信的,並想藉由「逆轉熵」來「毀滅過去」的方式,來拯救被祖先搞爛、資源匱乏的未來世界。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而主角的另一個疑問

「像這樣逆轉時間,我們此刻身在此處,豈不代表從未發生?因為我們阻止了他們?」

,想要快點睡覺的尼爾以樂觀的角度同意此論點,但也悲觀說了

「在平行世界理論中,無法得知意識和多重現實的關係」。

悲觀的角度,指的是為解決「祖父悖論」,科學家提出的平行世界(多重宇宙)觀點,此刻的世界雖然存在,但不代表來自未來的攻擊不會導致分裂出另一個灰滅的宇宙,這其實也就是《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為了不分裂出更多不幸的平行宇宙,美國隊長必須將從過去借來的無限寶石還回去的原因。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而樂觀的角度,指的就是尼爾整部片一直重複的

「發生過的已經發生了」

,但尼爾也在最後說了

「這是對世界運作的信念,而不是袖手旁觀的藉口」。

拯救世界其實不是「宿命」,而是「使命」,就算預知了成功的結果,但還是得付出一切才得以換得。若將《TENET天能》的世界關單純換做為真實世界裡的「電影產業」,或許諾蘭這輩子已經打定將電影當作自己的使命、自詡為救世主之一並會繼續堅持努力一輩子吧!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本文獨家授權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刊載

 


時間軸之外,六個諾蘭《TENET天能》的重點筆記與雜談!┃電影專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