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鵝》

《黑天鵝》  

《黑天鵝》在台灣的上映時間和奧斯卡頒獎期間安排在一起,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抱走了最佳女主角的獎項,原本應該多少能幫忙提昇一點在台票房。不過,《黑天鵝》身為獨立製片的電影、多少也影射著電影本身並不具備通俗電影元素的潛在意義,若片商希望此片也能媚俗地討好所有台灣將「看電影」當休閒娛樂的客群,我想還是挺困難的。不如將《黑天鵝》當做喜愛觀影的人們、想要開始深入電影世界的進階入門版。

人格分裂的電影已經有不少經典作品,同樣的議題如何拍出新意、讓人驚嘆?《黑天鵝》的策略是:讓你從頭到尾看見一個人開始崩毀的過程。是的,你或許已經習慣了看謎樣的謀殺案在推理與抽絲剝繭的過程之中、驚覺殺人犯原來是具有多重人格的;或許電影也會跟你交代那人之所以會人格分裂的理由,但是活生生地演出所有讓人無法承受的各樣壓力堆疊在主角身上的過程,《黑天鵝》的敘述手法算是平穩、不花俏,卻絕非老梗。
《黑天鵝》 
(鏡子,是電影表現人格分裂的最佳朋友)

整部電影108分鐘(或許可以更短、更精簡,畢竟當代電影逐漸有以「速度」取悅「不耐煩的觀眾群」的一種趨勢),隨著娜塔莉波曼不斷地跳舞與走路的晃動鏡頭之中,我有一種像是在看《千年女優》時,追趕得有點累的感覺。劇情與速度並不是真的緊湊到哪裡去、我想,應該是拍攝與剪接方式造成的觀眾入戲感受。

劇情結構:
娜塔莉波曼飾演的妮娜,是白天鵝的化身,練舞追求完美,但又有著脆弱又怯懦的本質。其二,母親因為生下她而放棄自己的跳舞事業、全心栽培妮娜經營芭蕾,另一方面在生活中卻顯現出其對於妮娜封閉教養的缺憾(但女兒妮娜仍是乖巧接受),管東管西不說,從頭到尾、妮娜母親雖然只有在買蛋糕回家慶祝時驟然變臉、標註出其陰晴不定的恐怖個性基底,卻也呼應出妮娜的個性之所以隨和卻又神經質的原因。其三,芭蕾舞團總監湯瑪斯(也是手握舞團生殺大權的編舞團長)的嚴苛訓練與挑逗、挑釁,不斷對妮娜丟出課題、讓她再也無法用本來的自己去應對了事。最後,還有一個競爭對手,莉莉,她的存在,似乎總是暗示著妮娜:「莉莉將要取代我的黑白天鵝角色」,令妮娜不安。這樣多事齊發的不穩定狀態之中,根本地提供了妮娜一個分裂生出黑天鵝人格的養成環境。
《黑天鵝》 
(四面八方接踵而來的壓力…)

揣摩危險闇黑的激烈黑天鵝、嘗試完美演出之,是不經人世的妮娜困難的大課題。雖然她果然在最後一刻、成功地演活黑天鵝,感覺到不可能在她身上實踐的「完美黑天鵝」,但請大家別忘記,同一場表演裡,她原本可以完美詮釋的白天鵝,卻在她摔了那麼一下之後、被她自己搞砸了(也就是說,這場表演,她還是只成功演出一個角色:黑天鵝。而可能是大家看慣完美的白天鵝、但罕見完美的黑天鵝,所以驚豔四座)。

關於芭蕾舞:
娜塔莉波曼從4歲練芭蕾舞練到13歲,後因無法在芭蕾繼續維持名列前茅的成績而結束(好勝個性?)。後來,為了《黑天鵝》的演出,開拍前一年重拾舞鞋集訓,並在半年後進入備戰狀態、一周5天課,重新改變塑造自己身體的舞性。憑著驚人的意志力與紀律,娜塔莉搖身、成為一名令專業舞者也印象深刻的舞者,所以後來娜塔莉在片中呈現的,是使人信服的芭雷舞姿。(這也就是娜塔莉和《班傑明的奇幻旅程》中的凱特布蘭琪的差別:凱特布蘭琪明明也是超強的敬業演員,但沒有長年練過芭蕾舞、則再怎麼努力,電影拍出來的效果,就有限。)
《黑天鵝》 
(圓夢的娜塔莉,芭蕾人生的完美詮釋)

導演初初計畫本片架構、開始跟娜塔莉接洽時,娜塔莉就說:「我一直很想飾演一名舞者。」這就是身為演員最有趣的部份:你有機會就可以藉由演出夢想中的角色來彌補你人生中的缺憾,你甚至可以經歷各式各樣各種的身分與經驗(不管你愛或不愛)。藉由演出本片(的成就結論),我相信娜塔莉波曼這輩子對於芭蕾舞的夢,算是完成了。

其他觀點:
◎「沒有妮娜的媽媽,就不會養成完美詮釋黑天鵝的妮娜。」彷彿是直接複製了經典電影《鋼琴教師》的母女關係:伊莎貝雨蓓飾演的四十歲鋼琴名師愛莉卡,被母親強烈地控制生活,加上枯燥的練琴人生所換來的一身絕妙琴技,除此之外,她好像什麼都沒有了。年輕的妮娜長期感覺著母親的期許與過度關愛,是她欲變身為黑天鵝的最大挑戰。

◎「其實妮娜可能還是處女,只是身為藝術家,被問出自己仍是處女尤其丟臉。」同意,畢竟以揮舞身體作為藝術表現的人,卻沒有體會過性感知、甚至喜愛性愛,要怎麼演出情愛的醉人之處?(就跟沒有嘗試過毒品的人無法表達極high之境、或是沒有使壞過的人無法表達讓人感同身受的邪惡,諸如此言論,其實也未嘗不對。)

◎「逼出一個完全不同的自己」
黑天鵝與白天鵝是性格上面的徹底對比,這樣鮮明的兩種互相矛盾人格、能不能同時被一人擁有?聽話的妮娜,乖巧的妮娜,原本就是完美白天鵝的化身,如果不是舞團總監湯瑪斯為求激發更多可能性,要妮娜連黑天鵝也要演得完美(這部份並不是妮娜之前人生有準備過的課程),而聽話乖巧的妮娜因為想望這個首席太過強烈,她也只好逼塑出一隻心裡潛藏的黑天鵝靈魂了。《臥虎藏龍》的玉嬌龍藉由往山谷的一躍、完成了驕縱的她對於荒唐行為的懺悔,解放心靈;妮娜則是藉由摔掉原本完美的白天鵝,換取未知世界裡特異角色的一次完美演出。

《黑天鵝》 
(芭蕾場面是本獨立製片中最華麗花錢的部份)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