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夏卡爾的愛與美」展

民國100年2/26至5/29,故宮設有「夏卡爾的愛與美」展覽。

故宮,對於台北市民而言,可及性其實是和台北市立美術館差不多的(雖尚無捷運、但公車班次挺足夠的),外國觀光客反而喜愛去故宮大於去北美館,甚至一去就是整天、還覺不夠呢。只是不知怎地,我之前常去北美館,就是不太會想到故宮。對於朝聖故宮的計畫,是有,不過,也是放在「有外國好友來訪時必要招待之行程」的那一欄而已。

我會想一個人去北美館,但從沒想過一個人要去故宮。「為什麼?」和高中好友W約往「夏卡爾的愛與美」展覽,整個過程之中、我時不時地這樣問自己。

和好友W,已有幾年沒有好好聊聊,這次有機會再聚,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準備「以約會為主、看展為輔」,好好大聊特聊一番的,誰知在往故宮的路上、嘴都講不停的兩個女人,一到展場,就很自動的、不留戀彼此地,各自以自己的速度,漫步看畫去了。

 
一進場就讓我們很忙的夏卡爾–
剛看完高更展,記憶尚且猶新,同樣是用整牆的年表和世界地圖來表註藝術家的人生歷程,不同於「高更展」時北美館以高更的人生時間軸作為主軸、透露藝術家主動追求人生之美的個性,故宮在夏卡爾展的時間軸,是以大時代的藝術氣氛作為背景、講述夏卡爾在不平靜的時代之下、如何經營自己的愛與美的人生。表格上面多了一欄隨著時間年代各藝術潮流形成與褪去的附註,加上展覽還將他美段時期的「代表作品圖」都key進表格裡面、方便讓觀者對照其風格與主題隨著成長的漸變。表格充實地令人眼花撩亂、不得不更專心地閱讀才行。

 expoChagall.jpg

夏卡爾(1887年7月7日-1985年3月28日),是超現實主義畫家之一。身為「超現實主義派」的鼻祖,夏卡爾卻不愛別人說他的作品「超現實」,甚至所有形容他畫作「有幻想性」或「具象徵主義」等言詞,他都不能接受。因為他一直認為,自己只是誠實地將心中的畫面畫出來,比現實更為真實。於是他所處的年代裡,各種藝術風格形式百花爭鳴、風起雲湧,包括後印象與抽象、立體派、超現實主義與包浩斯,他的作品似乎總能被各流派所接受,卻又不與之同流,獨立門派似的存在。
chagall-0.jpg
(夏卡爾及其背後的日風石版畫,故宮有展出)

說夏卡爾「超現實」他不喜歡,那麼,說他「超可愛」,他應該不會反對了吧?!XD

遠比最初印象更為可愛的夏卡爾–
要說在看展之前、我對於夏卡爾的最初記憶的話,並不有趣:就是色彩分明、卡通般的公雞、牛,還有一定會出現的像是印象派基調的花束。結束。他的代表作《生日》、《我與鄉村》等,甚至無法引起我的興趣或是共鳴。
chagall-10.jpg 
《我與鄉村》(1923-1924)

他到底為什麼這麼重要、這麼有名?我還是很想知道。

事後我為自己真的有跑這麼一趟而大為感慶幸。夏卡爾真跡原作的色彩、不是現今印刷技術可以忠實呈現的。想我在展場時不斷地將眼睛湊近畫作仔細端詳、想研究他到底是怎麼塗出如此美妙的顏色、卻越看越納悶的心情……(畫冊、年鑒上面的圖片,實在是無法媲美原作的色彩魔力。)事後去理解,其實當時我也無需如此驚訝。因為連畢卡索都這麼說他了:「沒有一個畫家,比夏卡爾更了解色彩。」

想推薦你去故宮走這麼一趟的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夏卡爾的色彩。夏卡爾的色彩是會讓人驚嘆的。他的色彩之華麗,有人說夏卡爾連畫「黑色」也都充滿情感、也可以讓人感覺到浪漫。我想,是因為他所畫的黑色,總是可以完美地映襯出其他色彩的極致明亮。那些色調特殊又明亮的奇幻色彩,是圖鑑無法表達給你的,是你遠看畫作時也體會不了的。你非得走近、一探究竟,才能了解夏卡爾那獨一無二的繽紛。

夏卡爾在想什麼、作了什麼?–
故宮此次展出了1923年夏卡爾重畫的代表作「生日」,所有宣傳強打都有用這一幅經典之作作為呈現(例如在7-11供人免費索取的書籤與咖啡杯套書籤),可惜印刷的顏色偏深,觀眾在乍看之下,可能還以為那只是一幅由紅與黑組成的畫作呢。希望大家不要對那樣的色調有所誤會才好,畢竟真正的畫作並不是那樣,夏卡爾的形象絕對不想與沈重掛勾。

展覽看完,你心裡面也會被植入幾個清楚的主題:故鄉、愛情、藝術表演。
關於思鄉,他畫作裡面有不斷地出場的動物(公雞和牛最多);
關於表演,他畫作裡面有不斷地出場的提琴手;
關於愛情,他畫作裡面有不斷地出現的花束。

chagall-7.jpg 
(融合他所有慣用元素的集成畫)

是否發現了?夏卡爾生命中不斷關注的主題,永遠都是這般如此關乎人性追求愛與美的部分?故宮這次開展以「愛與美」作為主題,實在是很切題。

我相信,有些議題,是不論你隨著世界如何地運轉、成長、改變之後,還是不退流行地可以好好沉浸與表達的,例如「愛」。所以,在政局混亂時期,夏卡爾對於自己的作品《生日》(其實是紀念他和蓓拉之間「愛」的最重要作品),還是願意費心在1923年再畫一遍、帶在身邊。

chagall-5.jpg 
(畫了兩次的《生日》)

《生日》的原始作,是1915年夏卡爾的28歲生日,未婚妻蓓拉帶了花束來為他慶生。出生於俄國維台普斯克猶太貧窮家庭的夏卡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心與感動,從此愛上花束,花束,成為夏卡爾心中象徵「愛」的最重要代表物。《生日》作品之中,夏卡爾高興地飛起來、扭頭去親吻蓓拉,是夏卡爾心裡的意象。

誠實地將心中所有正向的情緒表達在畫布上,分享他對於「愛」與「夢想」的所有詮釋,夏卡爾成功地讓大家可以感受到他的心情,跟著他一起快樂的跳舞一般。1922年離開俄國之前,夏卡爾記憶中的俄國畫面,那些小屋、鄉民、演奏著小提琴的提琴手、牛羊雞馬等,這些印象,都成為他的創作泉源。夏卡爾一直把出生地俄國維台普斯克作為家鄉看待,但俄國並不把他們當自己人。他畫了很多飛回俄國老家的幻想畫,實在令人心碎。

chagall-4.jpg 

相較於高更永遠追求作一個美好的他鄉人、夏卡爾的家鄉國卻將之視為他鄉人。照理來說,那些記憶不可能夢幻,甚至當時的他感受到的應該多少有點負面才對,然而樂觀與充滿愛的他,卻還是用最溫暖的筆觸來勾勒那些回憶。儘管如此,夏卡爾對於失去的家鄉、失去的戀人,永遠不去計較使他難過痛苦的部份,仍舊殷殷盼記著美好的部份。

於是,畢卡索又說話了:「夏卡爾的腦海中,絕對住著一位天使。」想必,畢卡索也曾經跟著夏卡爾的畫作幸福地「聞雞起舞」一番過吧。
chagall-picasso & chagall .jpg 
(picasso & chagall,故宮展區內有放大照片可看)

幾幅讓我印象深刻的夏卡爾作品–

這次的展覽主題分別是「故鄉與異地」、「花束與戀人」、「畫家與動物」、「音樂與戲劇」、「詩情與畫意」等單元,很清楚的幫忙觀展者點出夏卡爾這個人物的創作重點之處。

此次展覽,我心中第一名應屬《艾菲爾鐵塔的新婚夫婦》(1928)。以畫面而言,《艾菲爾鐵塔的新婚夫婦》表達甜蜜幸福的家庭生活主題遠比《生日》還要來得直接易懂,色調也溫暖;《生日》的深濃色彩強烈了許多,愛情給的幸福,果然是比家庭的幸福還要魔幻的吧,我只能這樣去想。
chagall-8.jpg 
《艾菲爾鐵塔的新婚夫婦》(1928)

《屋頂上的提琴手》(1965)有著夏卡爾對於故鄉濃濃的思念,顏色是比紅色土壤更為鮮豔的橘紅,非常溫暖美麗。夏卡爾這輩子畫了不少屋頂上的提琴手,後來甚至由劇場設計師Boris Aronson設計成為音樂劇《屋頂上的提琴手》,病成為美國音樂劇的一大重要作品,裡面有令人難忘的台詞:「猶太人就像屋頂上的提琴手,既要拉出優美的旋律,又要謹慎不至於摔落……」;甚至後來還翻拍成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身為《屋頂上的提琴手》的始作俑傳道者,原來就是夏卡爾。chagall-3.jpg 
《屋頂上的提琴手》夏卡爾畫了很多,我在展覽裡面看到、最喜歡的那一幅,在網路上面花了一整天都沒找到(找去俄國的網頁也還是沒找到),是一幅整幅通橘色調的遠景構圖,和電影的海報其實很類似、很可愛,連一道光切過屋頂的意象都有(我在門口只拍到模糊版如下),有興趣者可以去故宮一趟。
123.jpg 
《屋頂上的提琴手》(1965)跟電影海報是不是很像?

《丑角》(1968)小丑,夏卡爾同樣是畫了蠻多的,其中,這次故宮展出的作品裡,有一幅小丑,超級慈眉善目、惹人憐愛,害我看著看著都差一點唱出「小丑~小丑~是他的辛酸,化作血淚、呈現~給~你~」了!

《達夫尼與克羅埃》(1957~1961)這其實是一套42 件的石板畫,夏卡爾的版畫創作量非常多,達1100件,其中大部分都是石版畫。看過夏卡爾的木板與石版畫,你會分辨出他的木板表現出可愛的線條、石版則在表達他獨特揮灑色彩的能力。作品一向給人熱情印象的夏卡爾,他的石板畫可是溫柔恬靜多了。
chagall-1.jpg 

 

其他作品–

《即將結婚的愛侶》 (1930) 是夏卡爾的成名代表作,當初還有得獎呢。雖然氣氛有畫出來、顏色美麗、且富奇幻調性,但是構圖就是讓我有怪異感。
chagall-2.jpg 

《櫻桃小丸子最喜歡的一幅》(故宮展裡面沒有)這種調調無怪乎小丸子這麼愛,超級卡通的,夏卡爾應該是漫畫啟蒙的重要人物,所以日本人這麼愛他,連花輪家都掛他的畫。

chagall-6.jpg
(夏卡爾與鐵塔,巴黎被夏卡爾視為第二故鄉)

事後:
夏卡爾認為,繪畫與文學同源,都是藝術重要的表達工具,所以夏卡爾也寫詩。(吳祥輝叔叔也說「詩是文學之母」,還提到陳定南的風格是詩。覺得講得真好,於是亂入分享一下。有興趣者請去看《驚歎愛爾蘭》。)夏卡爾的第一任妻子蓓拉其實就是一位作家,也是夏卡爾最忠實的伯樂,甚至在夏卡爾創作倦怠之際、蓓拉總會提醒他別渾厄度日,可說是最完美的靈魂伴侶。看完展覽最難以忘懷的部份也就是在這一處:我們總以為藝術家難免多情,要找到像夏卡爾這麼一位藝術家、一輩子都忠貞專情於妻子、並且反應在畢生畫作裡面,舉世大概也只有夏卡爾了吧。雖然在第一任妻子過世之後,他也交往過一位情人、再結一次婚,卻還是沒有忘記他最初的愛戀。(而他與第二任妻子之間的愛,是屬於較為理性的。)
 chagall-11.jpg
(夏卡爾與最愛的第一任妻子蓓拉,是他永遠的畫中女主角)

沉浸在看展的時間,加上約略逛一下紀念品區、寫上兩張明信片,至少要三個小時以上跑不掉。我倆從上午十點半到下午兩點多離開,三四點才吃到午餐,卻不覺得餓。

故宮近年開設的展覽,是否越益親民、能夠吸引除了外國觀光客之外,改變那些抱持「一輩子頂多去一次」的台灣人的心態,讓他們知道「故宮其實可常去」?其實故宮典藏了中華文化最重要的經典藝品,大家都知道,但是台灣人可能不只想看到這些?(查了一下故宮展覽回顧,故宮除了自己豐富的館藏永遠都展不完之外、偶爾頂多有一些亞洲例如佛教特展。這幾年,難得有「大英博物館珍藏展(2010/10)」、「英國牛津大學美術館珍藏展(2008/05)」、「華麗巴洛克-哈布斯堡-維也納博物館鉅作展(2007/10) 」類似像這些種西方文物展的東西,故宮真的辦的不多。)其實西方藝術與文物展,不只有北美館或是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可以舉辦吧?故宮可以多辦一點啊。故宮若能多辦一些多元文化展覽活動,相對的就有機會養成台灣人也愛跑故宮(像有些人沒事就會去北美館一樣)。比如這次,很多學生去看夏卡爾、而中華文化就在旁邊,他們或許因而會提醒自己下次也來故宮看看我們自己的文物呢。有時一個地方去過了、去慣了,你就會繼續前往。

從前,我會想一個人去北美館,但從沒想過一個人要去故宮。我想是因為這輩子去故宮僅十隻手指頭數得完的次數之中,其交通方式,大部分都還是隨團、被載,沒有自己自動自發地前往過,無此經驗、就沒曾想過罷了。謝謝好友W,我跟你說,我會一個人去看電影、一個人去北美館,但從沒想過一個人跑故宮。這次跟你來了一回之後,相信下次有類似夏卡爾的展覽時,我會願意自己來的。
R0017263.JPG  

PS.動畫櫻桃小丸子最喜歡的畫家就是夏卡爾,這也成為鼓勵我們去看展的理由,真是KUSO。
小丸子與夏卡爾相關的兩部影片這裡有:http://blog.yam.com/totomin/article/35504185
(第一部講的是夏卡爾與畢卡索,第二部沒什麼夏卡爾,卻是關於花輪家感人的一集)

馬克夏卡爾的畫及語錄http://blog.roodo.com/non2005/archives/2454149.html

 

這麼可愛的郵票我也要
chagall-9.jpg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