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自由之路》,漫漫長路。

電影《楚門的世界》導演彼得威爾,挑戰拍攝這一部沿路佈滿荊棘、難拍的類公路電影《自由之路》(The way back),顯示出了好萊塢的強大功力。關於電影的拍攝,平常我並沒有覺得好萊塢一定比較厲害。但我想,這是部非好萊塢來拍不可的電影之一。

《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自由之路講的是在俄共專權之下被濫加逮捕的監獄犯人(是那種沒打算讓你活著回去的監獄),為求生存、於是從近北極圈往南逃亡到自由國度的故事。過程絕對不有趣,甚至可以說是一部測試你「離不開現代生活的文明病到怎樣的程度」的電影。除了人性叵測以致於難掌握劇情走向,還有大自然徹底的無情、默默地和你玩起野蠻的生存遊戲這件事,根本才是整個故事最重要的主題。

   年輕的波蘭騎士連軍官Slavomir Rawicz(斯拉夫默.拉維茲)被妻子出賣、冠上間諜罪,於是被送往蘇聯集中營。那時候的集中營很多個,但都統稱古拉格(Gulag,蘇聯的勞改體系)。光波蘭那一年就有十五萬名犯人,誰被送到了哪個古拉格?沒人知道,因為他們並不會讓你活著出去,於是你在哪一個古拉格待過根本不重要(儘管原著在書中「303營的日子」的章節提及了營名,不過真正的記錄資料並沒有註明———因為將死之人對蘇聯來說沒有意義)。在那樣龍蛇混雜的環境裡面,你很難分辨孰敵孰友?男主角拉維茲就這樣胡亂地認識了一些人,並在天候最惡劣的一天、準備不夠周全的情況之下,潛逃。(但是是說天底下哪有真正準備好的一天?)

   逃亡需要一鼓作氣,不過費時十一個月的逃亡就有點……太累。究竟意志力可否操控體力?恐怕是見仁見智。電影裡面八個人逃亡、四個人活下來,這就是最中庸的答案。

   這部電影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大綱是拉維茨在1940年從西伯利亞距離北極圈僅650公里之處的集中營裡逃出,和同伴往南走了6437公里,終於自由)。然而所謂的真實故事、卻有重重的謎團。首先,有個記者,是受拉維茨委託寫出回憶錄的代筆人,這個英國記者曾經採訪過真正的當事人(格林斯基),當事者曾以口述方式說明他的種種經歷,所以記者融合了拉維茨與真正的當事者的故事,寫成一本名曰《漫漫長路》(The Long Walk)的回憶錄(1956年),主角是拉維茨。故事很受歡迎,後來小說大賣,於是大家反過來追究故事的真實性,例如懷疑起拉維茨本人是不是真的有此經歷、又當初描述的事情有多少是真實?
   五十年後,2006年,BBC製作一部拉維茨逃亡的紀錄片,證實了拉維茲(Slavomir Rawicz)不是真正的當事者(1940年他人正在伊朗),主角另有其人,就是格林斯基(Witold Glinski)。五十年後,Witold Glinski才承認自己就是當事者,但那段人生記憶他想要好好的埋葬、不願提起,所以故事雖然紅了五十年,可他都一副與他無關的態度。(如片中所述,禱告越虔誠的、必犯過大罪。這樣說來,越不想提起這段經歷的、可能當時作過了違心之舉?)

《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左:逃亡路線 / 逃亡者)

   從靠近北極圈的西伯利亞、到達蒙古、經過沙漠、戈壁灘、翻越喜馬拉雅山到印度大吉嶺(看到一堆人在採茶葉),每一處經典畫面,都是不留活口的絕情絕境。面對各式樣最嚴酷的地球環境,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竟能有這麼強悍的求生決心與毅力,格林斯基實在是該被稱作史上最偉大的逃亡者!

   這麼長的路途和地景變化、這麼長的時間,電影裡的大自然畫面一個一個出現,讓人來不及細細品味,更別說要電影去細細描述那些從集中營到逃走、甚至到後來渴死餓死累死的眾人心理狀態(畢竟犯人們對彼此是徹底的不信任,但又需要互相幫忙求生存),其中當然有很多表現的空間,只是,人類的無形情緒,攤在壯闊無邊的地球空間之上,都會顯得小里小氣、不足為道吧。何況彼得威爾的強項就是讓你感同身受。他在《楚門的世界》之中也是這般表現的:給你一個很極端的世界,重要的不是主角的感受(儘管他們或許演得很好),而是身為觀眾的你,能夠承載多少的情緒回去?

   片中描繪了一個很感人的結局,和現實的主角走不同路線。真正的主角並沒有等到波蘭赦他無罪之後,進一步回到老家找背叛他的妻子、然後原諒她,像電影裡演的,兩人會心一笑地緊握雙手、笑看時代的捉弄與命運的造化。當事者格林斯基後來長居在英國、另組家庭,再沒回去波蘭了。這樣的真實結局或許太過現實了,不符合他從頭到尾辛苦跋涉的那個單純信念,於是這樣的信念藉由電影借屍還魂般地被發揚光大了。而本片幾乎一路上都是充滿這樣的人性光輝,那些人性劣根與生存競爭等等的該要出現的陰險小人步數、所有我有過的疑慮…幾乎都沒有發生。是故若要說這是一部柏拉圖的逃亡電影,一點都不為過。看來編導一開始就是徹底地要走善良的溫情路線———即使是把人物放到最惡劣的地理天候環境裡面。

《自由之路》(The way back)  
(各種天候環境的考驗)

   一如原作所獲《洛杉磯時報》之評:「這是一個充滿了人性尊嚴與追求自由的勇氣的故事!」

   看完片子,我不像坐在隔壁的老公一樣碎碎念一堆(非常感謝他製作了逃亡路線地圖)。我只有一個很單純的感覺:「能夠活在文明、不蠻荒的世界,真好!」

   「這麼難拍的故事還能拍出這等完整的電影,不是好萊塢,恐怕作不到。」我的枕邊人是這麼說的。

   不過,電影片尾最後可是掛上國家地理娛樂的LOGO呢。好萊塢還是要靠別人的嘛~(*煙*)

個人觀影評價:
國家地理頻道類似度JJJJ
折磨度JJJ(如果電影院設有感官同步的「殺必死」、讓讓觀眾體驗這部片子的那些極冷、極熱、極渴、極餓、極累的情況,那麼折磨度就爆表了!)

真人真事 http://www.mirror.co.uk/news/top-stories/2009/05/16/the-greatest-escape-war-hero-who-walked-4-000-miles-from-siberian-death-camp-115875-21364916/
book
http://books.google.com/books?id=E2Ra1NObeiEC&dq=isbn:1592289444&hl=zh-TW&ei=q2ADTsTuEYTwvwOZwqziDQ&sa=X&oi=book_result&ct=result&resnum=1&ved=0CCsQ6AEwAA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