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影展《可愛地基主》(The House)

《可愛地基主》…韓國會不會去註冊『地基主是韓國的』? ==

有些故事,就是非常適合利用動畫來做表達,南韓動畫《可愛地基主》(The House)就是一個好例子。我不免會想臆測,女性影展對這部片有很多的愛,畢竟片名從韓文的《》(The House),可以譯成為《可愛地基主》,非常成功地博取我的第一印象/好感(片名如此local、討人喜歡,我甚至還以為這是一部台灣人畫的動畫呢),在知道這是韓國貨後、還是會想要進一步來認識這部動畫,畢竟片名實在惹人遐想。

 TheHouse00.jpg  

《可愛地基主》講的是一個年輕女子佳螢在經歷了某個我們所不知道的人生挫折之後,離家、去寄居在友人籬下的一段生活記事。佳螢以家教維生、一方面渾渾噩噩(並有點憤世嫉俗)地過著生活,直到有一隻貓闖進了她的人生、開啟了她的一段奇幻旅程……

 TheHouse01.jpg

 

寫實的劇情/風格穿插以天馬行空的想像

佳螢借住的友人居處,位於都市更新地段,土地價值大漲、充滿增殖空間,但在社區裡頭住的人卻是頹廢凋零,連家神也顯得落魄。佳螢去豪宅區家教的時候,富豪家長提到自己的住處充滿價值、她卻要極力掩飾自己快要跑竄出來的窮酸況味,真是諷刺。

 TheHouse02.jpg   

佳螢也想要擁有一戶亮麗房子,和室友討論的結果卻是釣個凱子來買給自己最快(反應出當代年輕人對於不勞而穫的渴求)。所以當佳螢可以看到自家的地基主的時候,不是要求神明給自己一戶豪宅、就是要求中樂透。

豪宅富豪女家長告訴佳螢,每間房子都有風水、會影響住的人的運勢;而地基主神明卻告訴佳螢,房子的神明會守護住的人,但是人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會有好運。這樣的辯證其實非常有趣,人,在努力求生存努力過生活之餘,常會祈求一些自己能力無法辦到的想望,而這些想望,通常會去跟神明祈求。世上的確有人是不用太努力就有好日子可以過的,但也有可能只是我們沒有看到他們努力的那一面也說不定?(而且我們從小就有看過那種熬夜拼命念書隔天考很好卻說自己沒有特別認真念書的人啊,若他們真要說是因為天生天才、或是住的地方風水好,又有誰知道?)

電影裡面除了住家神明之外,最搶戲的就是一隻號稱自己是『蒐藏家』的貓。社區原有的『老樹土地公』,因都市開發而被砍掉,後來接任的土地公就是一隻貓。一隻普通的貓就是社區的土地公?!這件事情想像起來、是挺有趣的。

這隻貓向大家預告,老舊社區就要崩毀了,所以牠到處撿拾來一些社區各家物品、聊以紀念。

牽涉到都市開發的老舊社區,故事不會太happy,甚至常會搞得大家心情很陰暗,所以用動畫形式來呈現、添加以一些有趣的想像,多少可以緩解一下肅穆的氛圍,這是《可愛地基主》聰明之處。然而《可愛地基主》為要完整呈現一段拆遷的過程,就註定不會『太好看』(畢竟拆遷就是拆遷,拆遷之前的『掙扎』經營的再多、也不能緩和拆遷給人的負面感受)。看完電影,你鬱鬱寡歡地離開戲院,卻不能為電影(或說現實世界)找到一個更好的結局的可能。是了,這是很寫實的故事,很寫實的結局,用再可愛的卡通動畫來包裝也沒有用(雖然《可愛地基主》畫得不是非常可愛,《神隱少女》的無臉男大勝)。

 TheHouse03.jpg

 

動畫風格其實沒有故事內容來得重要

《可愛地基主》的動畫風格是運用平面填色的動態人物搭在靜態的模型背景畫面去講的一個故事,畫功普通、不突出,背景模型也普通、過得去罷了(貓霸王有仿龍貓之嫌、家神則是仿《神隱少女》的無臉男並將之彩色化、型態多樣化……)。雖然這風格明明沒有宮崎駿的功力卻仍讓我們會不斷地聯想到宮崎駿(只能說宮崎駿太過強大),而背景是以粘土模型搭建,一方面營造出空間感(尤其這和描述搖搖欲墜的老舊社區形象很搭,君不見片中豪宅的表現方式不是用實景照片代替、就是用3D貼圖使之亮麗化?),另一方面用模型當背景、一景多take,可以省掉非常多的畫背景的時間。

風格以外,《可愛地基主》的故事本身才是值得一看的主軸。這其實是一個現實得緊的平民故事,風格如此『平民』,多少也呼應了故事本身的現實面相,樸實的基調,反而讓我覺得切題。也就是說,為了分享一個好的故事,其實我可以不用太計較媒材的表現手法(尤其是作者在有時間或是金錢壓力的狀況之下)、或是畫風長得很像誰也不再值得計較,畢竟長篇劇情的營造是很耗工的,斟酌劇情需求而找到經濟實惠的媒材表現方式,其實也是一種功力。

TheHouse04.jpg   

雖然片名一度讓我以為是台灣動畫,但這議題其實不分國界,我們的確需要有人來講講這樣的故事,溫柔地控訴人類快速地開發都市又快速地拋棄老舊社區,無止盡地耗損著我們土地的資源與情感記憶。這個世界上的確不只是小孩子有看動畫的需求,可能成人的需求,更大呢?

以一支牙籤作為佳螢和308號屋的地基主之間的紀念品,未免太過單薄(握屋旁的一把沙土到新居去種盆栽都還比較有意義),不過這或許也影射出人類對於過去的感情,其實是很容易變單薄的,就像是用完即可丟的牙籤(耗材)一般。

 

『女性影展』,定義無邊際 

翻一翻『女性影展』的宣傳手冊,看著琳琅滿目的片單,我和一尾有個共同的疑問浮出來:「《可愛地基主》為何可以在女性影展播映?」一時之間還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我看完電影的第一個想法,是想把它擺進『奇幻』的區塊XD)。但若仔細想想,動畫裡面的主要人類角色的確都是女人沒錯(她們甚至在劇情裡面消遣男人、認為『要一個帥男人』不如『要一間豪宅比較實際』)。只能說,『女性影展』真要辦起來,還真是議題廣泛、沒有邊界呢。(笑)

 

韓國會不會去註冊『地基主是韓國的』? 

問這個問題,其實是我想太多了。

所謂的地基主,在臺灣是指住宅、房舍的守護靈,是獨特的臺灣民間信仰我們會在相關節日,在灶前或廚房內供奉,和《可愛地基主》所指的『家神』其實是同義(不過,韓國可沒有「地基主的稱呼」,但說來諷刺的是臺灣沒有更多「地基主的故事」)。

文化是誰的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我們的思想、甚至生活都與之有所牽連。所以韓國要註冊『孔子是韓國人』、或『屈原和端午節是韓國人』的時候,我們華人會有覺得:「別鬧了!」的氣憤。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雖然有很多土地公的傳說或故事,卻很少與地基主有關的影視故事的故事,更別說是相關的媒材發展(所以當我初次看到《可愛地基主》這片名時,真的很興奮)。文化是累積的,如果我們覺得小時候所聽過的神話是很棒的,那麼,要讓美好的神話或傳說繼續流傳下去的方法就是『講給自己的孩子聽』。所以我們的確需要有人來,多拍幾部這樣的電影/動畫,讓它可以繼續流傳下去。

 

推薦影評:JJ講《可愛地基主》

預告影片(點我)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