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情慾三角石》(Arriya)– 解不開的人生難題 

《情慾三角石》是導演艾勃多戈瑞提貝里亞Alberto Gorritiberea的第二部長篇電影,此片獲得2011年西班牙馬拉加影展的最佳首部作品(通常第一部與第二部電影都可以參加這種獎項競選)、最佳女主角、最佳攝影、最佳服裝和最佳配樂,可以見得這部電影對於西班牙人自己的意義重大。不光只是在於導演囊收盡西班牙巴斯克鄉間風情而使《情慾三角石》獲得最佳攝影的獎項,電影裡所敘述有關於家庭束縛的種種事件,或都是現今西班牙非都市人的共同經驗也說不定。

 [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劇情大綱:

鎮上有兩戶人家、特別沉迷於賭馬/賭驢,偏偏這兩家的的小孩,相愛了。馬家的瑪利亞與驢家的貝魯分別是鎮上最帥最美的年輕人,他們不懂彼此父親的仇視與競賽,卻無法擺脫家務、而被牽扯進去賭局裡頭。他們兩個總是想像著有那麼一天,他們離家、遠離一切是非,只管彼此相愛的事,但想不到卻是如此困難……

 

愛情之外的現實情慾

貝魯雖然出身低,但是長相俊美、吸引鎮上富家女瓊恩的青睞,貝魯爸爸知道瓊恩家勢有助於添加他賭驢的勝算,於是樂見其成。貝魯則是管不住自己的身體、被瓊恩硬上,埋下了原本貝魯與瑪利亞倆小無猜純粹愛情的致命變數。

[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負責照顧自家驢子的帥氣年輕人貝魯,被鎮上富家女瓊恩看上)

 

純粹的愛情以外,人生會不斷地參入新的雜質,那些現實面的力道往往大過於當事者的裡抵抗能力,於是宿命式的悲劇總是不斷地在發生。或許追求愛情與背叛愛情,都需要一鼓作氣,一切都是因為愛情的本質是脆弱的。然而人生若妥協於此,是否形同玩完?

 

家庭暴力的一種形式

並不是有實質的家暴、家庭暴力才成立。有一種隱形的家庭暴力,不存在於打罵之中,而是將年輕人的青春年華、時間與精力「視為自己資產」般使用的老人家,他們嚴格地樹立起一種特殊的『家規』,要求全家一起遵守與實踐,儘管那些規定可能極為荒唐。

[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誤人子弟、愚蠢的搬運大石塊的賭盤比賽)

 

而年輕的人兒一開始是因為不懂、並且基於無條件的愛家本性,總會配合。有些人配合得很高興(例如男女主角的的哥哥們),但那些志不在此的,可就痛苦了。家,變成枷鎖。其實要跳脫是很容易的,只要你膽敢不顧那一句:『你打算丟下這個家不管、就此逍遙自由嗎?』(父母對貝魯說的)或是那一句:『你何不留下來幫我?』(母親對瑪利亞說的)並從此背負起不顧家庭的惡人罪名。

 [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畢竟,年輕人之前也都已經妥協了無數次了,而每次下海共赴的結果都只是歹戲拖棚般地維持家中一副慘淡模樣、狀況與問題依然存在。如果,處於這樣家庭的你,真的覺得自己就要被毀了,你會選擇與大夥兒共葬,還是就乾脆拍拍屁股、走人、不玩了?

每一種選擇,都是一個答案,每一個關於人生的答案,都沒有對錯。

至少,男主角貝魯,到最後,是作了一個終於敢違逆家庭期望(但對自己而言卻是充滿希望)的選擇。

[2011金馬影展]《情慾三角石》  
(如詩如畫的西班牙巴斯克鄉間風情,這磨坊是小兩口定情之地)

年輕的翅膀啊

一直走不出小鎮的男女主角,其實都是願意奮鬥打拼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總是嚷嚷著要出走、卻又沒有出走?(可能是太愛家人、太愛自己成長的土地了)不過導演試圖說出一個有別於自己人生經驗的故事(事實上他自己的是有離家求學之後再返鄉工作的人),告訴每一個人:『對於土地或家人的眷戀本身無罪,但是年輕的翅膀就是應該要勇敢的飛翔。』

嗯,這個答案,也算是美好的吧。與那些「因不捨父母而不願飛得太遠的人兒」共勉。

 

+《情慾三角石》2011金馬影展 介紹網頁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