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奇幻影展《怪物俱樂部》

《怪物俱樂部》Monster’s Club 勾出你的心魔大怪獸 

   2012奇幻0  

身處擁擠的世界,誰,沒有想過要抓住那些個透一口氣的獨處機會?但是,你,抓得住嗎?就算逮到那樣的機會好了,你,又真得能夠耐得住寂寞、且能夠耐得住企圖再入世的慾望嗎?

關於《怪物俱樂部》的這一場怪物的養成之路,是怎麼來的?

 MonstersClub00

電影是這樣開始的:一間雪地之中的小木屋、住著一個詭異的年輕人,主角垣內良一(瑛太飾演)。良一總是認真地製作包裹炸彈,而在寄出包裹炸彈時,會標上「鈴木一朗」這個名字。

 MonstersClub01  

瑛太所飾演的垣內良一,在家人相繼去世之後,就躲到深山之中、隱居了起來。在他隱居的生活中,常做著獨白式的倆方辯論,辯論的對象、則是他不能認同的『這個世界』。良一既已隱居在深山之中、那麼對辯者(這個世界)當然就缺席了;而辯方既然缺席,那麼,贏家當然是出席的一方(在山上獨辯的垣內良一)。這場辯論的出席者(發起者),是出世的、這個世界的「缺席者」,垣內良一自己本人。

絕對的辯勝者,良一,於是時不時地回去那個他所不能認同的世界、四處寄發炸彈,作為他對於「這個世界」的小小抗議與警示。

 MonstersClub02  

《怪物俱樂部》電影是改編自哈佛數學天才炸彈客Theodor John Kaczynski的真實事件,17年間,他共寄了16包炸彈,對這個世界表達抗議。直到1995年他的筆跡被弟弟認出來為止。

對於面對同一則新聞與事件,每個人會有不同的解讀方式,可能基於自己立場、可能會去客觀評讀。是故像是《怪物俱樂部》這樣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不怕你知道故事的內容,就怕你不知道其翻拍為電影的心意。

但是,偏偏,導演豐田利晃在電影裡使用的是詩意且文學的拍攝手法,加上大量的獨白辯詞,讓人幾乎要來不及去消化、思考其論述的內容。(大概要連續重複看三次電影,才能完整徹底地了解垣內良一的心思罷。)不過,既然主角是位炸彈客,或許不難讓人作這樣的聯想:導演似乎是個能夠且願意去理解這位炸彈客心思的人?

 MonstersClub03  

對於這個真實事件,對於這個炸彈客,導演可能在某部分的確有著此番惺惺相惜的情懷也說不定。套句孟子說過的話,不只是「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並且是「予豈好炸哉?予不得已也」了,人類透過激烈的手法來以此明志,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穿插以夏目漱石以及宮澤賢治,說明文明的教養不只是能夠培育出文人雅士,恐怕它也能夠養獸。

 MonstersClub04  

垣內良一分別還有一個哥哥與一個弟弟,大哥垣內由岐(窪塚洋介飾演)因憤世而自殺、弟弟則是意外身故,良一獨居期間,常受化身為怪物的兄弟煩擾、質疑自己一直以來所堅持的出世理念是種徒勞無功的手段。窪塚洋介強大的表演能量,引動了瑛太所飾演的良一逐步演化而為怪物的軌向、也震撼了觀眾如我們;尤其在倆人長達十分鐘的對戲橋段之中,透過了大哥垣內由岐所言所述,似乎也透露出了幾絲一度跳樓未死的窪塚洋介本人的一些思維(果然人生是戲)。而宮澤賢治的「告別」,則是帶出了兄弟之間帶著同樣的絕望卻走向不同道路的最後註解。

 MonstersClub05  

《怪物俱樂部》是一部不通俗也不容易閱讀的作品,人氣偶像瑛太來接演這電影(看來瑛太也不只是個甘於作為偶像的演員人物),多少會引動一些狀況外的粉絲進場捧場,或許因此,有些人看了電影、從此就開竅了也說不定?另外再加上《多田便利屋》,2012年的金馬奇幻影展,隱藏了一個「焦點演員單元:瑛太」,還真的是不為過呢。

 MonstersClub06  

金馬奇幻影展,《怪物俱樂部》簡介

2012奇幻  

網友相關文章延伸: 怪物俱樂部眾人皆醉我獨醒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