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符》

《幸運符》THE LUCKY ONE良辰美景,帥哥美女,美麗卻稍嫌失焦的激情 

《幸運符》  

《幸運符》的預告剪得很唯美動人,符合女人對於愛情命中註定論的憧憬期待(被一見鍾情的女主角)、亦迎合男性對於角色設定的英雄氣概認同感(海軍陸戰隊的男主角),再加上強烈的美國鄉村風情景致,這些,都讓《幸運符》已經贏在起跑點了。

電影《幸運符》鋪排裡,是在比預期中還要短促的戰爭橋段之中、迅速交代了男主角羅根(柴克艾佛隆飾演)撿拾到女主角的照片進而幸運躲過多樁災難的一切因果劇情。然後羅根隨即退伍回鄉。但是與家人多年不見的相處障礙,間接地督促了羅根踏上找尋照片中女人的旅程。

《幸運符》  

一個榮退的年輕軍人,前往尋找一個素昧平生的失婚女子。

而這位這麼宿命的羅根先生,在終於遇上女主角貝絲(泰勒西林飾演)之後,表現地卻是不溫不火。兩人非常生活化的相處模式,簡直是要急死觀眾(如我)。『這樣下去,應該是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戲碼可以看吧?』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幸運符》就開始出奇招了:原來男主角會彈鋼琴。而彈鋼琴這件事,串起了羅根與貝絲兒子的革命情感。一個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士,在可以訓練獵犬與能夠修理車、修理船之外,原來尚且還有這麼雅緻的額外才藝(彈鋼琴和奕棋),實在是令我感到驚嚇(簡直是言小中的男主角極品、超人)。不過為了要成就一段浪漫唯美的愛情劇,這些,似乎又變成是沒啥大不了的「必要設定」。

 《幸運符》  

好了,於是你可能也會開始期待著身為戰士的羅根,在面臨失婚卻仍飽受前夫施壓的貝絲及其前夫面前,可以來幾段英雄救美的戲碼?……不過《幸運符》卻沒有這樣做。

《幸運符》  

身為海軍陸戰隊的退役軍官,回鄉之後對待家人的陌生感,和出走之後對於陌生人所釋放的無害形象與親和態度,羅根所表現出來的兩面臉,是我在觀看《幸運符》時所不能釋懷的違合感知。而且,男主角羅根從頭到尾對於警察惡霸(貝絲前夫)也沒有太厲害的表現,多少會透漏出一點男人花瓶的味兒,似有用角色設定想騙男性觀眾進場的意味。

但是,相信命運的男人,大概已經算是男人浪漫的極致程度。女人就是願意買這種單。

 《幸運符》  

 不過在整部《幸運符》中,男主角就告白那麼一次,然後其他的所有牽動感情的、激情的戲碼,就幾乎都是由女主角貝絲所主導……這些,在倡導女性應勇於表達情慾自主的角度看來,應該算是件好事,但也因此讓《幸運符》後半部的男主角個性,越漸模糊了。

《幸運符》  

另外還有一點不夠讓人滿意的是,劇尾女主角貝絲因為「自己的照片(幸運符)不在弟弟身上卻在羅根身上」而怪罪於「羅根搶走了弟弟的倖存權」,實在是有點荒謬,但片中所描述的那份姊弟之情,貝絲的表現,本來就是從頭到尾都是過於執著與歇斯底里著,所以觀眾只好別去介意太多了。

 《幸運符》  

除了上述種種小瑕疵之外,我對於《幸運符》其實也沒啥要抱怨的,畢竟電影拍得很唯美、愛情成份也足夠。每個檔期若都有像是《幸運符》這樣的精緻愛情電影可供情侶們一同進場觀賞,相信票房是不會不好的。

《幸運符》  

《幸運符》全片在路易斯安那州紐奧良市和市區附近拍攝,場面非常漂亮,這反而是我對於《幸運符》最印象深刻的部份了。(除此之外,原著小說應該會比電影更「好看」……不過,說起來,我覺得最好看的還是預告片。)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