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玩偶》

《白兔玩偶》Bunny Drop / うさぎドロップ)用心付出在當爸、當媽的人,真偉大 !

改編自宇仁田由美的同名漫畫,日本導演田中博樹(SABU)作品,《白兔玩偶》,是由日本最強小童星蘆田愛菜與松山研一所主演。

《白兔玩偶》  
(在漫畫翻拍為電影之前,其實《白兔玩偶》早已翻拍為電視版

松山研一是何許人也?他演過電影NANA》、《重金搖滾雙面人》、《挪威的森林》,最重要的是曾演活過《死亡筆記本》(電影版)裡的『L』,喜歡漫畫《死亡筆記本》的人應該都知道,松山研一所飾演的L,是電影版裡唯一被認同「與《死亡筆記本》漫畫形象如出一轍的人物」。松山研一因為每次接演的電影角色,個性與形象差異都很大,演什麼像什麼的演技,讓他在日本被稱為『變色龍演員』。而且松山研一還跟大自己九歲的小雪結婚生子了。(讓我不禁想到木村拓哉和工藤靜香那一對,都是女方比男方早紅、且年紀較大)

 《白兔玩偶》  

至於蘆田愛菜就不用講了,這位年收入超過一億台幣的小童星,她的演技絕對是值得讓你為此看一遍電影《白兔玩偶》的。

身為2011年高雄電影節開幕片,《白兔玩偶》的故事是一個27歲的單身上班族「大吉」,回鄉參加外公葬禮時,遇上了個6歲女孩「凜」,而她竟是外公的私生女。緣份驅使,大吉帶走了凜,開始一段同居生活……

 《白兔玩偶》  

藉由這一段同居生活,《白兔玩偶》細數描繪了當代青年父母在養育小孩的種種面相,不只是負擔與犧牲,同時也展現出了甜蜜與幸福。(也就是說,甜蜜的負擔這句話亦能在此被印證)

《白兔玩偶》   

比較尖銳的溫柔指控,是關於大吉在發現自己無法兜出時間帶小孩的時候、毅然自動申請「降職」到可以準時上下班(不用加班、但也相對沒有前途)的工作職位,這樣才能夠準時接送小孩。此時,隨之併發而出的議題即是:當大家對於大吉請降之事感到震驚之時,反過來看見了那些無數個曾經為了小孩而放棄追求工作成就感的女人們,她們的委屈,一直以來都被視為習慣。然而,這種習以為常的事,並不正確。

《白兔玩偶》  
(從漫畫延伸到改編電視動畫、電影。漫畫內容是在講主角大吉請調降職的情境)

所以,當《白兔玩偶》另一方面在講到「凜」的親生母親為了自己的工作而放棄撫養小孩的時候,是用黑色幽默的手法、僅輕鞭這位生母而已。畢竟:決定要放棄「小孩」、或者要放棄「自己」,都只是個『決定』,各自都必須有所承受(養小孩就得承受忙亂的生活、不養就得承受思念的傷痛)。

《白兔玩偶》   

這樣說來,結論很清楚:想要小孩,就請挺出肩膀來承擔這一切!(否則,就別生了吧)

小孩子啊,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生物呢。

 《白兔玩偶》  
(直接跳過每天把屎把尿的嬰孩階段、得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女兒,應該不賴~)

蘆田愛菜將一個六歲小女孩會有的表情、姿態,演得自然且到位,不會讓有over之感、也不會讓你覺得抽離。尤其是她在詮釋『在臨時托兒所終於等到大吉深夜下班接她的表情變化』、『在墳墓由啜泣到大哭』、『回家怕挨揍的驚頓』這三場戲的時候,簡直是完全表達出一個小孩的內心情緒:單純,但有點複雜。

蘆田愛菜並不是我們所看過最可愛的小孩子之一,但是她擁有非常厲害的演技,那一份能力,是使她比我們台灣所有的童星還要可愛的原因。

《白兔玩偶》   

 

《白兔玩偶》無意指責大人對於小孩的照顧是否正確或者疏漏,並且透過男主角大吉的嘴巴透露出大人對於照顧小孩一事的慌與惶,這都是正常現象

只是,這個世界上,因為有小孩子的介入,讓大人變成了「爸爸」或「媽媽」,因此重新面對這個美好且有趣的世界、因此重新愛上這個未知且充滿變化的世界,這件事情本身,就值得了一切

 

(以上為 透過在 壹電視網樂通 收看本片之觀影心得)
個人觀影評價:
人生學習幫助度JJJJ
寫實度JJJ
(有點太過理想化與美好的溫馨劇情,在現實上可能很難發生)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