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追劇的管道日漸多元,2018年底,地方媽媽雀雀搭配TVBS歡樂台以及LiTV 線上影視網路平台看了謝祖武新劇《初戀的情人》(First Love)。這齣TVBS第二部自製八點檔偶像劇的演員陣容還有涂善妮潘慧如、大元和劉書宏等人,連星光大道出身的歌手黃靖倫都來客串一角,把初戀悸動的種種美好描述,結合了失智症患者從發病開始所歷經過程拍成台灣家庭生活劇,片頭曲更有蔡琴經典名曲《被遺忘的時光》常伴追劇時光,讓人彷彿掉入了時光的魔法隧道。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劇情描述與初戀情人分手23年的方大華(謝祖武飾演,為磊哥永遠都不會老?)一日在廣告大師講座中與潘慧如所飾演的初戀情人吳瀟瀟重逢。如今吳瀟瀟已經是居於高位的佳麗彩妝公司總經理,方大華的廣告公司若想拿到訂單,還得向舊情人積極爭取。相對於已經成家有業的方大華,吳瀟瀟是個大齡剩女。當初極力阻止兩人戀愛的吳爸爸已經開始失智,早忘了自己就是讓女兒至今單身的關鍵人物。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觀看《初戀的情人》首集時就擊中我的心:當今台灣女性普遍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養育,但卻也因為父母的苦心栽培、望女成鳳,而逐年導致了台灣女孩年輕時不能輕易戀愛婚嫁的隱習。想要結婚?那是30歲以後的人生進度。但是抱歉,你得先唸書(最好一路唸到博士。唸完都30了),哪裡找來時間談戀愛找對象?就算沒有念博士,大學研究所畢業後的女兒們也會被冀望先「拼事業」。很多台灣女生後來才發現,等到書念完了、工作穩定了,想要找對象了,卻也已經變成大齡剩女,沒有對象可找了。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相較於日本女性結婚平均年齡從26歲上升到29歲,台灣女性的平均結婚年齡近年來都一直維持在31歲以後,說穿了就是社會氛圍與父母之意使然,讓乖女兒們延誤了結婚的時間。天下父母心,爸媽當然是愛女兒的。但有時就是因為太愛了,反而害了孩子找不到幸福了。《初戀的情人》裡的吳瀟瀟便是典型案例。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另一方面,台灣男子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若想論及婚嫁,總會有人問你有車有房有成就了沒?沒有的話,怕是連男人自己想結婚都覺得不應該。遇到心愛的人,自然是會想要給對方幸福安穩的生活,希望對方能等。可惜等待這件事,並不容易,有時還需要緣分。一眨眼,方大華就結婚生子了,當初初戀情人問他「你做得到嗎?」一句話像天劈下來一樣重擊著他、質問著他,提醒他:男人總是得承擔太多的責任。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23年後兩人重逢,極其諷刺。女人成了尚未成家的女強人,男人成家了,但事業不上不下,還面臨到中年危機。

營造出濃濃懷念舊情氛圍的《初戀的情人》其實充滿了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舊情人重逢,還能當朋友嗎?事業上還能合作嗎?公私之間的分際如何斟酌?元配又該當如何面對老公與初戀女友重新有了人生交集這一題?另外一方面,方大華自己的家庭也即將面對到兒女交友談戀愛的年紀、以及自己的婚姻關係面臨考驗的問題,老中青三代之間的拉扯與身份變化所造成的矛盾,都是這齣劇所嘗試在日常中帶給觀眾生命省思的戲劇命題…說《初戀的情人》是時至今日專門拍給進入婚姻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看的連續劇也不為過。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令我驚訝的還有失智症議題豪無違和感地在《初戀的情人》中的占比位置。透過追劇我們可以感覺到,失智都是從日常生活中所開始的:忘記東西、忘記開會時間… 且失智的占比人數遠比大家想像的還要多,而病發年齡也並非如一般人想像的那樣專只發生在老年人身上。這些聽來像是基本健康教育的知識,也透過《初戀的情人》以戲劇性的故事將訊息傳達給更多觀眾。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初戀的情人》中,吳瀟瀟為了照顧父親,有時工作到一半就得衝往療養院探視爸爸,吳父所待的竹林療養院至今依然是我認為台灣最美的安養院之一,與當初吳乙峰導演的921紀錄片《生命》中導演亦有家人居於此地,這片極具地域性特色的建築群,也為戲裡的親情牽絆妝點出最溫暖的色彩。TVBS《初戀的情人》即將在2018年12月底播出最後一集,喜歡一口氣把劇追完的人,現在開始觀看正是時候。

初戀的情人:台灣人情味的餘韻考驗┃劇評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