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逃出絕命鎮》Get Out是由電視喜劇《Key and Peele》(大家比較熟悉的單元是搞笑版的《臥底老闆》「黑人二人組」中的喬登皮爾編劇及導演,有別於之前的社會諷刺荒謬搞笑戲劇,他將這樣的元素轉換成恐怖懸疑電影,成了一部帶有深度幽默的恐怖電影。

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逃出絕命鎮》的恐怖並非來自於一般的類型電影技巧運用,例如突然的音效配合影像製造驚嚇,雖然還是有些依循套路的招式,但次數不多堪算節制,說真的效果也不怎麼優秀,但電影真正的恐怖,是來自於利用美國種族議題所製造出來的詭譎懸疑的氛圍。黑人男主角來到白人女友的家裡,面對著善意但卻又捉摸不出其心意的女友父母、持有攻擊惡意的女友弟弟、詭異的黑人奴僕。若觀影者對美國黑人奴役史、黑人歧視或攻擊事件有著基本的認知,必然會同理主角心理並感到不安,並在白人環繞的派對上達到緊繃。《逃出絕命鎮》的恐怖元素,其實並非來自於電影手段或劇情鋪排,反而是來自於對於現實世界中有色人種的危險處境。這或許也是為何這片在美國評價超好,但台灣卻不少觀眾無法埋單的原因之一。

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種族議題的面向或許是觀看《逃出絕命鎮》主流角度,但別忘了導演兼編劇可是搞笑團體「黑人二人組」喬登皮爾,若放鬆心情(如果可以的話)觀看編導的精巧設定,其實會發現這也是一部充滿惡趣味的黑色喜劇。大從催眠人後植入意識的狂想、宛若B級電影誇張的意識轉換手術,小到打造得像極南方莊園的女友家、女友父親說歐巴馬若選第三次會投他一票(所以前兩次沒投…)、眼盲的畫商、最後救命關鍵的棉花絮,處處都是這樣相當費解卻又極具深度的笑點。又如將黑人打扮成白人仕紳模樣(若你跟我一樣那我就會尊重你、或是諷刺少數黑人鄙視自身文化),以及號稱崇尚種族平等的家庭卻有著黑人僕役,就算這黑人的意識其實早換成了這家庭的爺爺、奶奶,他們還是得打掃房子、清潔莊園,意即一切與意識、思想無關,只看膚色的膚淺認知暗控。

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然而喬登皮爾想論述的似乎還要更多,主角因派對上被一堆白人圍繞而不自在、遇到個假黑人更不自在,遇到同為藝術工作者的盲眼白人畫商,覺得遇到了能自在對話、可以理解的「同好」,卻萬萬沒想到畫商卻是覬覦著自己的身體。當黑人的肉體上所承載著的,是白人的靈魂時,是否代表著這個世界的主流價值思維已經徹底白化到堅不可摧的地步?《逃出絕命鎮》企圖要論述的其實是更深於也更廣於種族歧視,是以任何一種型態的分類來辨別好壞的「偏見」的二元存在。在片中犯了偏見歧視錯誤的,可不是只有白人而已。當電影收尾時,警車來到,心中浮起會來個白人警察並對黑人主角不利念頭的觀眾,雖然被導演愚弄了一番,但難道不也是對於「白人警察」的一種偏見嗎?

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

導演: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
編劇:喬登皮爾 Jordan Peele
演員:
丹尼爾卡盧亞 Daniel Kaluuya
愛莉森威廉絲 Allison Williams
凱薩琳凱娜 Catherine Keener
布萊德利惠特福 Bradley Whitford
卡賴伯蘭里瓊斯 Caleb Landry Jones

延伸觀賞

《奧斯卡的一天》一天,一輩子
《姊妹》幫傭故事全面進攻
《自由之心》留白的黑人史
《關鍵少數》種族平權電影的綜合大補帖
《八惡人》暴力美學的進階追求

本文授權逃出絕命鎮:到底誰在歧視?┃影評同步刊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