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

2017年中西女性電影總結:雖有收穫,但更有期待!┃電影專題

2017年中西女性電影總結:雖有收穫,但更有期待!┃電影專題
籠罩在2017年10月爆發的好萊塢金牌製作人溫斯坦為首的性侵風暴陰影之下,加上男女演員薪資差異至今依舊如同《勝負反手拍》中男女球員那般的不公,我們不禁要懷疑自己真的已經活在21世紀了嗎?為何女性處境仍然弱勢到不行?若想要幫2017年做出的女性與電影的綜合總結,或許可以引用艾瑪華森在三月時因在浮華世界(Vanity Fair)拍攝露出半乳被批評後的回應作結:「女性主義,談的是自由、解放與平等。我不理...

血觀音:惠英紅,愛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焦點影人

血觀音:惠英紅,愛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焦點影人
猶記得今年的台北電影獎頒獎典禮結束後,評審團坐在中山堂內侃侃而談評選過程,評審之一的惠英紅忍不住提了她這次最欣賞的演員,kiwebaby,說他/她在《自畫像》片尾跨越了演員生涯中最難以突破的檻,過了那個檻,會變得很強大。身為演員,惠英紅很清楚那是多麼不容易,是真正用生命在愛電影才做得到的。 如今從台北電影獎評審,再變回金馬獎影后入圍者,惠英紅這一次在《血觀音》片中,也過了那麼一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