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打喪屍:用精彩類型包裹的抒發己見┃影評

《今晚打喪屍》是改編自作家余兒的暢銷同名小說作品,這作品至今已發展出漫畫與電影,之後據說還會有舞台劇,都是同一個世界觀同一個當下但是不同人物或香港區域的故事。電影版由鮮浪潮導演盧煒麟執導,新一代偶像演員白只張繼聰顏卓靈王敏奕,老牌巨星的萬梓良吳家麗參與演出。是一部兼具惡搞、動作與情感澎湃的香港本土喪屍電影。

《今晚打喪屍》的趣味,原本以為會是導演盧煒麟延續其短片《喪屍血滴子》的惡搞,將各種民間可見的工具小物,改裝成殺喪屍的武器,學學周星馳《食神》表列藏於民間、折凳之類武器譜,電影重現短片的燙髮熱烘罩血滴子、電鋸,也看到了新玩意呼拉圈,雞蛋仔夾所改裝的武器,且一副理所當然地也致敬了《功夫足球》板手《魔鬼剋星》的測量儀和光束槍(還合而為一、攜帶方便!),不過最強的應該還是王敏奕的美腿迴旋踢!但這些武器被匆匆帶過,在電影裡只是些稱職的配菜。其實導演在電影裡玩得多、也玩得厲害的,反而是結合香港本土文化、在地社會現況的惡趣味。像是西環碼頭邊的車震、猶如喪屍追逐的地產經濟、被小孩喪屍啃咬的父母…都可以看出編導在搞笑當下,也順道批判諷刺了一下。

與台灣的相似類型電影相較,香港電影要拍出恐怖驚悚情境劇似乎輕而易舉,《今晚打喪屍》的氣氛是夠的,加入喜劇元素或是過滿的情感也都沒讓電影脫軌成了另一個類型。但導演在調度上卻不太給力,喪屍的追逐毫無壓迫感,主角群與喪屍打鬥戲也只是有意而無形,只是因還懂得利用熱血的動畫與配樂去補拙,一來一往,還算是及格。比較爭議的,倒是編導在戲中加入了澎湃的感情戲碼,萬梓良與白只的父子情、外送小弟對吳家麗真摯的情感、張繼聰顏卓靈的愛慕,路人兄弟的手足情,讓電影許多篇幅都在釋放生死訣別的情感,但不夠的鋪陳卻又難以讓人融入(《屍速列車》只主打父女情,另外夫婦情與學生愛情都是副線反而比較專注)。而萬梓良吳家麗這一對殺弟仇人與恩人支線,儘管倆人演出都很感人,但關係相當莫名,感覺不知被剪掉了幾場戲才變成這個樣子?

雖鞭了一些缺點,但《今晚打喪屍》絕對還是一部過癮的電影,過癮的不只是他的Cult無厘頭,也不只是白只張繼聰這對寶的童趣與相互吐嘈。而是導演做到了喪屍電影該有的影射目的:沒落要被趕出住所的粵劇社、孤兒的白只(6歲父親入獄,我們假設劇中他26歲了!所以被父親拋下時是20年前,2017-20=1997)、無力彌補過往錯誤的父親萬梓良、大魔王的小雞造型(禽流感、或是地圖形狀)、和高唱著粵曲被蛋蛋直接轟頭的吳家麗...。當然,最明顯不過的,就是那些先被小雞大魔王迷惑然後開始互相啃咬的香港市民。

 

導演:盧煒麟
編劇:余詠良
演員:
白只
張繼聰
顏卓靈
萬梓良
吳家麗
王敏奕

 

延伸觀賞

《屍速列車》後父親節的活屍慶祝片
《致那美好又恐怖的殭屍年代
《殭屍》生人化鬼、死人成魅
《陀地驅魔人》靈幻功夫恐怖片的熱鬧拼貼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香港電影,起飛了?
《哪一天我們會飛》給香港的情詩
《老笠》壓力鍋裡的抒壓奇想夢境
《樹大招風》山雨欲來風滿樓

 

本文授權ezdingLogo同步刊載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