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移動迷宮:焦土試煉》Maze Runner:Scorch Trials 反世代剝削高潮電影

#移動迷宮 #移動迷宮2 #焦土試煉 #Maze Runner #Scorch Trials #WICKED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8.jpg

反世代剝削高潮電影

文本上,移動迷宮系列第二集的《移動迷宮:焦土試煉》比第一集《移動迷宮》還要不遵循原著,但這也挺好,看過原著的觀眾進場賞片能有另一種品味改編的趣味。在隨著劇中角色一路逃亡、層層解迷的刺激過程之後,片尾兩位博士為青少年們所遭遇的一切做出解釋,就在那一刻,《移動迷宮:焦土試煉》就像飢餓遊戲電影系列第二集《飢餓遊戲:星火燎原》一般,剎時從娛樂爽片升格成為具反烏托邦電影內涵附加反世代剝削主題、讓人思考的電影。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2.jpg

作家吳念真、劉克襄、小野等人都曾表示過台灣四五年級生對於年輕人一代的世代剝削嚴重,該反省並停止。一般而言有感的世代剝削通常發生在經濟政治資源層面上,有時年輕人不會有立即的被威脅感。但如果是老人與大人把魔爪身往孩子們青春的肉體上頭呢?《移動迷宮:焦土試煉》的高潮就在這裡:當人類把資源耗盡、把世界搞爛了,世間怪異病源叢生,老人自危,發現自己要生存下去就要靠吸取年輕人的血,於是就算把一整個新生世代都拿來當白老鼠也在所不惜… 一整個變本加厲父債子還的概念,《移動迷宮:焦土試煉》拍出了從環境到資源到肉體的剝削極致場面呈現,教人怎麼不看得膽顫心驚呢?

相較於《飢餓遊戲》或是分歧者》的把高壓統治者誇張形塑到了超現實的地步企圖讓觀眾一目了然的刻意,移動迷宮:焦土試煉》的社會議題是與主角們的遭遇形影相隨、貼身與他們並存的,是一股昭然若揭的氛圍,而這樣的空氣,更能讓觀眾感受到階級與世代對年輕人剝削的真實性。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1.jpg  

第二集比第一集更有商業看頭

相較於第一集《移動迷宮》的懸疑與受困,第二集移動迷宮:焦土試煉》是一群倖存的青少年們為了逃離溫室陰謀而選擇自我放生在荒漠的故事,整體節奏變快之餘、遭遇事件變繁、也聚集了更多的成功商業片元素,舉凡《飢餓遊戲》與《大逃殺》式的人群受困空間描述、《要聽神明的話》「來自各地倖存者被聚集一堂」、《絕地再生》「送幸運兒去理想國」的幌子、《駭客任務》「用人類肉身滋養母體」的經典梗、《惡靈古堡》和《末日之戰》的複合進化殭屍、《分歧者》的吊鋼絲滑向另一棟廢墟的戲碼、《瘋狂麥斯》的沙漠逃生場面… 可說是該有的都有了,觀影過程能夠體會到《痞子英雄》電影版一樣的感官緊湊刺激感,雖然細究之下會發現劇情上有刻意性的順暢,男主角湯瑪士根本就是天之驕子幸運兒(但他的DNA畢竟是珍貴資源所以本來就有免死金牌附體),眾人在要抓他、卻又不能殺他的尷尬處境之下,他能獲得諸多逃脫空間本來就還算說得過去。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10.jpg  

湯瑪士是位典型的美國英雄人物,他身強體壯、又有腦袋,面對每一個新環境,總能用最快速的時間聞嗅到不對勁的地方,都第一個站出來挑戰既有體制、對抗上位威權,但真問他有何計畫?他卻又總以「我不知道。」回應。這句回答一方面體現了移動迷宮系列一貫給人不知正解在何處的迷茫、一方面又表達了他的誠實。畢竟既然是走迷宮,不都是先走再說?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6.jpg   

如此說來,革命是否亦然?當台灣年輕人發現體制與政策不好的時候,起身反抗,大人總愛說他們為反對而反對、為革命而革命,甚至不負責任地說一句「要不然你們提出好的方案啊?!」可是,如果年輕人又能反抗、又夠縝密能提出一套最佳方案,那你們大人要幹什麼呢?又憑什麼能坐擁所有資源呢?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3.jpg
大家看看我又講回世代剝削了。所以,《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或許沒有比第一集迷離具有懸疑詩意、商娛片的熱鬧氣味也很重、甚至也沒有超越近期以女性為主角的反烏托邦電影《飢餓遊戲2》、《分歧者》,但是,說真的,《移動迷宮:焦土試煉》光是有反世代剝削議題存在,就夠了。

移動迷宮:焦土試煉04.jpg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