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快樂》HAPPY,HAPPY

《性福快樂》HAPPY,HAPPYSykt Lykkelig2010 (Norway) –

HAPPY01.JPG 

 《性福快樂》是女導演安史維斯基(Anne Sewitsky1978年生)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她以前主要是拍電視,2009年以短片《Oh My God!》獲得柏林影展的新世代競獎的水晶熊獎,而後開始走上電影導演之路。

故事從卡亞和老公艾瑞住在挪威的鄉下小鎮,搬來了新鄰居開始說起。原本是北國雪地中再尋常不過的一家三口家庭生活,因為新鄰居的遷入而讓卡亞興奮不已,她迫不及待地邀請鄰居加入自家的飯局,卻因為夫妻間的猜謎小遊戲、頓覺她與老公的溝通不良、人生甚少交集。第二次是鄰居邀請卡亞一家吃飯,又因為玩了默契遊戲、卡亞發現自己跟老公之間問題似乎很大!正沮喪於此,喝醉的她與鄰居老公西格弗、竟就一拍即合地開始以性愛互舔傷口…


HAPPY02.JPG
(卡亞和老公艾瑞
/ 卡亞和鄰居西格弗偷情)

電影中每一場劇情的轉換,都會以北歐合唱團出現、頌上一段,以歌表明角色心境上的變換,歌聲柔和、情境易瞭,是一種非常可愛的表現法。(其中”So Glad”“Nobody’s Fault but Mine”,甚至由女主角唱出的奇異恩典,都輕輕地敲動了我的心房呢,舒服。)

HAPPY03.JPG
(唱出兩對夫妻心聲的合唱團)

 

挪威的森林

每天只有四小時的白天時間,要拍攝北方日間生活風情尤其不易(這樣的天候待久了是真的很容易讓人心情跟著陰鬱起來),不過非北國子民如我們卻能藉此徹底看盡北國居家樣貌,遍地深深的積雪和背景總有挪威的森林景色,我們只差沒有感受到那種零下低溫的冷度,所以不能同步體會卡亞和西格弗在偷情完之後竟在至少五十公分的積雪地上裸奔的熱情澎湃(真的是要喪失心智地超級high、才能不怕被凍斃地這般裸奔啊!)。女主角卡亞是由挪威南方來的女子(相對於北挪威,已經是陽光許多了),個性天真幼稚又熱情不減是她的極大特色,雖然她與鄰居西格弗偷情,卻又引觸了西格弗意識到坦率的重要,間接地幫助西格弗與老婆麗莎攤牌,挽回老婆的心,不是維持婚姻空殼而已、而是真正地走回家庭。

HAPPY05.JPG
(雪~)

卡亞老公艾瑞,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出門打獵幾天,其實是為了遠離家庭的透透氣。一次打獵回家,正下著大雪、他卻還是想跟著鄰居西格弗出去慢跑(跑完的暖身運動透過鏡頭借位、隱約預告著艾瑞接下來會有的異常舉動),後來艾瑞終於暴露了自己性向上的矛盾。人類有些熱情噢,是再酷寒的冰天雪地也冷卻不了的(煙)。

 

北歐常態?

北歐鄉下,小家庭格外寂寞,搭配上寒冷的地理環境,透露出那是個非常寂靜的世界。上教堂是他們難得有的人際交流時間(當然還有上班上學,不過電影完全不提,所以彰顯出夫妻間的互動格外重要,也純化了電影的內容),兩個家庭碰上一起的時候,兩個小孩之間的互動似乎也顯示出了當今北歐常態?

麗莎不孕,所以她和西格弗去衣索比亞領養了黑人小孩諾亞。諾亞每回碰上卡亞的兒子提奧,都不得好過。從第一次的見面,提奧就跟諾亞說:「在古時候,你就是我的奴隸」;甚至在玩耍之中,提奧還會對諾亞用毛巾施以鞭刑,更不用說在自家中將諾亞捆捲起來了。這些個戲碼,也說明了在北歐尋常生活之中,種族歧視的情事總不斷地在發生,遏止不了。對應於今年所發生的722挪威血案,還真是恐怖地不謀而合。


HAPPY06.JPG
(領養來的黑人小孩諾亞
/ 卡亞的兒子提奧)

 

尋愛迷思

兩對夫妻有他們各自的課題。

卡亞沒有家人,四處流離,沒有安全感。當初艾瑞找她、她原以為他要分手,想不到是求婚,是她一輩子難以忘記的幸福時光。後來才知道老公是同性戀,選上她只是因為礙於現實環境之下,卡亞是最好的結婚對象。他們之間,從無心靈上的契合,更別說是肉體上的欲求不滿了。他們其實有著各自的尋愛課題,那不是共組一個家庭就可以解決的。

麗莎和丈夫西格弗是一對完美夫妻,從默契遊戲上面看來,他們非常地了解對方、心靈相通。然而現實的考驗是:麗莎不孕、西格弗卻非常喜歡小孩。因為互相了解,有時反而是個障礙。麗莎外遇的原因並不清楚,但是麗莎即便是有性需求也不求助於老公西格弗、西格弗有性需求也不求助於老婆麗莎,可能也是一種互相體貼(麗莎:「作再多也沒用,我不孕」;西格弗:「作了會不會讓老婆有我希望她懷孕的壓力?」)。

HAPPY07.JPG
(卡亞從唱歌中尋求被肯定也尋找自己 / 兩家庭的互動與化學變化)

 

卡亞和丈夫艾瑞是一對幼稚,對愛近乎無知,卻又硬幹、共組家庭的夫妻,他們有各自的尋愛課題;麗莎和丈夫西格弗是一對理性,成熟,相愛,即便互相外遇也不願意分開的夫妻,課題是現實的婚姻經營無以為繼(沒有小孩),他們需要新的相處模式,共度此關「愛的瓶頸」。

HAPPY09.JPG
(麗莎與老公的神合貌離 / 左下:艾瑞與兒子提奧玩『瞪媽媽的遊戲』)

 

 

看別人的故事,分析總是容易,不過人若要真的了解自己,恐怕就如導演呈現給大家的:有時,是要透過像是外遇這麼極端的手段,你才會頓然發現自己的人生,有一點問題。

 

 

 HAPPY08.JPG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