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月光》Finding Sayun

《不一樣的月光》尋找莎韻 

莎韻的故事,講的是原住民女孩與日本老師的戀事傳說,基本上就是《海角七號》裡、那段『早期台日之戀』的雛形版本,這個故事早已不可考,有諸多爭議,但內容簡要述之、仍可道出些許當時民間台日人民交流的美好情誼,所以煞有韻味。

《不一樣的月光》Finding Sayun   

而這部《不一樣的月光》,也就是以莎韻的故事為起頭,走進南澳,帶領你走一趟莎韻古道、看一次莎韻之鐘「サヨンの鐘」、甚至告訴你:『處處有莎韻』(因為莎韻這個名字仍普遍用於泰雅族人身上)……事實上,《不一樣的月光》裡更重要的內涵,是要邀請你走進南澳、領你體驗一回『現在的莎韻』所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不一樣的月光》,其實是一部南澳泰雅的生活記事錄,以莎韻為名。

 

故事之初…… 

在《不一樣的月光》電影裡,故事中有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台北女生小茹、作為一個劇組企畫,闖進台灣東海岸的一個泰雅族原住民部落,大剌剌地就開始要作拍攝與採訪,採訪的主題,就是莎韻的故事。

 

劇情?紀錄?……Whatever 

雖然小茹的行為是這麼地冒昧,但是整個部落與小茹的互動,卻是親切又自然,彷彿當你去到南澳部落時、他們也會這樣對你似的。在《不一樣的月光》裡,你可以看見原住民朋友的『真』;在他們與劇組的應對之間,你幾乎要以為這是一部紀錄片了,但是《不一樣的月光》其實是一部劇情片。

電影可以拍得這麼真摯平常,當然導演就是部落裡的小孩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關鍵,所以你其實也可以這麼去看待它:電影本身有個故事架構是杜撰的(小茹與劇組),但現實生活中卻真的是有外地人走進部落的生活過(林克孝先生)、只是電影沒講;而整個拍攝過程,幾乎是直接地記錄了現在部落裡的生活生態,原汁原味,《不一樣的月光》,填有原住民現今生活的一些吉光片羽、血肉樣貌,具生活寫實成分。以劇情內容(尤其是莎韻、劇組的部分)來說,《不一樣的月光》是一部電影片沒有錯,但是在細節的拍攝上(打球、打獵、教會與儀式等),它是有記錄片的靈魂的。

不只是劇情電影、也不僅只是記錄片,《不一樣的月光》作為意欲串起古老歷史與現世故事的相互遙望、企圖將之相行銜接卻因地域與文化的斷層而極為辛苦的只能靠著莎韻這個名字以及耆老念茲回山上老家再看一眼的這兩軸線來交織而拍成的一部電影,佐填以尤幹為主角、在部落裡東奔西跑上山下海,滿滿的部落生活、自然而然地帶出現在部落三代的各種生活議題,煞有其事地帶領我們瀏覽一遍部落生活、 活像是一部台灣原民新世紀啟示錄。其實也是為劇情片/紀錄片重新下定義,也是拍片的一種創新作法的參考範本。

《不一樣的月光》Finding Sayun  

 

請與原住民打交道 

是的,看過《不一樣的月光》,你會覺得自己似乎是已和原住民相處過了一樣。以前,你或許看過不少有原住民角色的電影。但這次,原住民的坦率、原住民的可愛,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這般沒經過喜感或是傷感的包裝,赤裸裸地端到你面前了

對於南澳的泰雅部落來說,曾經有一個漢人,他走進山林、與台灣最質樸的環境和最質樸的人民打交道,他叫做林克孝。林先生打開了當地居民的心,甚至是我們的。(劉克襄講林克孝 導演講林克孝

《不一樣的月光》的漢人主角雖不是林克孝先生,而是小茹,然透過小茹這個角色,你會輕易地明白:如果你對於山地之美、山地文化有所興趣,那麼只要你是真誠的,原住民其實是很容易交為朋友、帶領你上山下海的。所以,『請用與原住民相同樸摯的心、與原住民打交道』,這也是這部電影所伸出的手、釋出的善意 

 

+與原住民打交道的林克孝先生【找路】一書精采介紹

 

 

原住民的生活花絮

尤幹與小茹這倆位年輕人,從素面相見、到尤幹被小茹鎖定採訪,一個跑、一個追,兩個人就這樣帶出了現在南澳部落的生活現況,不論是環境軟硬體、老人小孩還是其他。樂天知命似乎是原民萬年不變的生活態度,老的總有很多軼事可講;小的除了念書打球之外、還可以去打獵。三噸載貨小卡車、機車、奔跑、爬山,都是他們習用的交通模式;運動的強項與升學的順利之間總是脫離不了干係;泡麵這類便食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而教會則是好適合原民的信仰方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有這麼一群人,用著這般有點隨性、又有點酷的態度在過生活,他們並不特別愛爭取什麼,但是他們的確是與台灣最美麗的地方共同存在著。

 《不一樣的月光》Finding Sayun  

耆老念著想要回山上看一看從前著過的地方,卻因年紀漸大而越來越難為。這種老家早已不在的感傷、還包含著對於更先人們的懷思,是一種原民style的慎終追遠(愛的人雖亡但沒走、還陪著我們的這種想法很溫馨),尤其對照劇組去追尋一個曾被政治化的歷史軼事、老人的尋根,顯得更為感人。

 

方志友的漂亮開始 

本人對於方志友的印象是當初她在第二屆超級星光大道發跡時,基本上我對於她的評價與PTT的鄉民對於她的評價是一樣的。在《不一樣的月光》看到她時,我好大一愣、只求她別破壞了電影的整體氣氛……而隨著看完《不一樣的月光》,對於方志友的印象也徹底的改變了。

不知道到底是方志友意外地很適合這個『小茹』的角色?還是這個角色本就是為方志友量身訂做?總之,演起積極又親和的傻大姊採訪人員,方志友與原住民之間的互動都算是自然,作為片裡唯一的台灣漢人代表,她的真、就是她的演技。《不一樣的月光》,把方志友從在超級星光大道靠關係與清純晉升的狼狽形象、帶往一個美麗新開始,和電影中的『小茹』一樣,她可能將是收穫最大的那個人吧。

 

記…… 

如果可以,你願意為自己的故鄉、土地、家族人等,做怎樣的付出?

為自己的故鄉的人、事、物……作一番紀錄,

年輕的導演陳潔瑤拍攝了《不一樣的月光》,

彷彿也提醒我們平地與都市的小孩,是到了該學學怎麼付出的時候了。

 

不論你用以付出的工具是什麼。

 

 

附:

+莎韻wiki小資訊
+更多小資訊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