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2012台北電影節瑞典新潮:《她說她愛她》Apflickorna / She Monkeys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獲得今年瑞典奧斯卡的最佳影片以及最佳劇本獎項,《她說她愛她》,是新銳導演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之作。《她說她愛她》另外也奪下了最佳音效,電影裡頭的聲音表現不以弦律為主、反而以一種無音階的管風琴鳴聲直接作為表達女孩心境上的各種隱晦情緒,形式表現讓我想起了用大量這種聲音拍攝的、貝拉塔爾的《都靈之馬》(不過劇情風格完全不同就是了)。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以下為涉及故事內容的心得散文: 

艾瑪新加入了一個馬術體操隊,認識了隊友卡珊卓,兩人一拍即合、成為麻吉。朝日相處之後,行為互相影響,兩人感染了對方的個性特質,看似乖巧的(艾瑪)變叛逆了、而桀驁不馴的(卡珊卓)變優柔了…… 

 另一方面,艾瑪的妹妹莎拉與其他小朋友一起上游泳課的時候,經過被提醒、驚覺女生只有剩下自己只穿著泳褲、裸著上半身。突然的性別意識高漲、讓莎拉開始彆扭了起來……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艾瑪與莎拉兩姊妹,各自有心儀的對象,不過似乎都不是能夠說上檯面、讓大家可以認同與祝福的人,艾瑪懂,莎拉卻不懂。所以當莎拉天真地表態的時候,姊姊艾瑪也只能淡淡地告訴妹妹:「不要輕易洩漏妳的情感。」或許艾瑪也同時是想說服自己吧。

 

追尋所謂的「愛情」,是一種自我慾望的實踐、還是因為能夠在吸引自己的人事物之中從而了解了自己?又,追尋所謂的「自我」,是一種探索自身本質會為何欲而被驅動、還是藉由學習模仿所喜所愛而成就了一個想要的自己?人之所以複雜,就是因為自我的形成過程是混合在這兩頭的慾望起始之中、亦可各自延伸到另外一頭、形成了食物鏈與蛋生雞雞生蛋的無窮無解之間。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妳很難從《她說她愛她》裡頭看出具體且完整的女孩形象,不論是艾瑪,莎拉,或是卡珊卓。但是每個人生階段的當下,誰,誰能說得清楚自己的輪廓與個性樣貌?就算你能夠說得出來、侃侃而談自己,那恐怕也不是別人看到你的樣子吧?所以在認識自己的過程當中,我們常渴望、也需要藉由別人的眼睛、別人的嘴巴說出「我是怎樣的一個人」,不是嗎?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她說她愛她》有著強大的電影攝影美感意境,尤其在描述瑞典家庭居家生活的各種場景,簡直是比IKEA還要更為Nordic,就連一般市郊都有的樹林、湖岸等自然風情,都是北歐生活之中的常民休閒去處,勾起我當初住在瑞典半年的無限懷念,嚮往北歐生活風格的人光看整個電影裡頭的背景環境就能夠大概了解北歐生活,可以當做參考!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當然電影中還有特殊的場景是馬術體操訓練場的提及,描述不多,但已充分表達艾瑪這段人生時期的生活重心與訓練都在這件事情上面了。際遇與場景雖然有點特殊,但是像艾瑪這樣少女情懷晴時多雲的這種讓人摸不清楚的行為,和普世裡頭所有人的尷尬時期的表現,其實是沒啥不同的。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她說她愛她》是一部關於女孩變為女人的變奏紀事。艾瑪與莎拉兩個女孩,開始主動地或被動地脫離了以家庭為生活重心的日子、轉而對於家人之外的情感寄望與倚賴,卻踉蹌學步,事與願違。對於外面世界的一切,兩人都無法達到順心所欲、心想事成的地步,後來逐漸懂得外人永遠都是外人的殘酷事實,遂就無情地擺脫心中情感,回頭擁抱自己。在《她說她愛她》之中,艾瑪與莎拉甫剛萌生的對外觸角似乎都是以了一鼻子灰、沒有皆大歡喜的結果,電影就無情地結束了。不過反過來講,艾瑪與莎拉卻也都在電影結束之前、隱隱地了解了「該要任性地為自己而活」,或許這也是好事一樁?畢竟沒有自己,哪來能真正被愛?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片尾,狠狠甩下、取代了卡珊卓的艾瑪,自信地踏上馬背、表演馬術體操、姿態昂揚,那就是由少女蛻變為女人、並尋得自我的躊躇滿志(雖然那難免有點透露著一股「踩在別人的屍體前進」的狠勁);而妹妹莎拉就更狠了:被姊姊精神上遺棄的她,對於家中的木馬模型,直接以扳手伺候!讓人不寒而慄,像是打小人一樣,我還擔心艾瑪因此在表演時摔馬呢!(木馬在瑞典其實是一種國家象徵,以扳手殘害木馬這件事,則得看大家各自要去怎麼解讀了)

 [台北電影節]《她說她愛她》  
(平常的、特別的生活各種面貌,交織一場瑞典少女變為女人的變奏曲)

 

2012台北電影節(第14屆)影展資訊
時間:6/29~7/19
放映地點:臺北市中山堂、新光影城、真善美劇院
官網:
http://www.taipeiff.org.tw

《她說她愛她》放映資訊
第一場 時間:7/06(五)12:30PM  放映地點:新光二廳
第二場 時間:7/11(三)18:00PM  放映地點:新光二廳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