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2012台北電影節瑞典新潮:《被遺忘的女孩》(Flickan / The Girl失落與成長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時間是在1981年,瑞典的一個鄉村田野之間,一戶人家正準備前往非洲,做出他們身心上實質的幫忙與奉獻。這個家庭的成員是爸爸媽媽,一個兒子、和一個小女孩。出發前夕,未滿十歲的小女孩被迫禁止前往,於是父母作了一個決定:把女兒留在家裡,他們則是按照計畫、前往非洲。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女孩母親被枯燥乏味的生活綑綁多年、一直夢想出去拯救非洲的小孩,她甚至不願意再等女兒半年(就滿十歲、可以成行),匆促之間,連保母也隨便找找、就將女兒留在家裡兩個月。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保母是女兒的姑姑,享樂派的女人,兩個人住在一起,女孩顯得比姑姑還要會整理家務與張羅生活。任性的姑姑晚九朝五、或醉或病。女孩受不了這個應該要來照顧她卻變成需要被照顧的姑姑,所以略施小技,讓姑姑如願與男友共赴一場航海旅行。而女孩也如願地被丟在家裡獨自生活。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女孩姑姑) 

甫獲自由的女孩,開心沒有幾天。安排生活、注意自己的食衣拉撒等事,就逐漸出包、搞不定。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生活的荒蕪寂寞之感。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鄰居叔叔)

鄰居叔叔是第一個發現苗頭不對的人。趁機抱怨數落了女孩父母一頓(他認為這種想著要去照顧非洲兒童、卻沒照顧好自己家裡兒童的大人是不切實際的),然而這叔叔並沒有得意太久,他就被女孩抓住了些把柄。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寂寞的小女孩,偶想與女孩朋友一起玩、也試過與男孩朋友一起玩,但幼稚的團體遊戲讓她無法忍受,也讓她無心傷害了朋友,所以後來、她又重返寂寞之境。

然後,她又不甘寂寞、再找朋友玩。結果又傷害了朋友。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苦情男孩歐拉)

孩子似乎是天底下最不怕被傷害的生物。就算受傷了,不論是心理上、或生理上,他們總是可以用快速的時間痊癒恢復,然後再熱情地去與對方相處。

幸好,女孩在這個夏天並非一無所獲。她交到了一個好朋友,也學會了跳水游泳。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北歐人常常會有自豪於坐享有高水準社會福利以及好品質的生活與生命之感,所以有大半的人會想要為「自己國家之外的人」做出一點付出(因為國人獲得生活與生命的保障是不需要被擔心的),以滿足他們想做善事、充實自身生命意義的心願。女孩的父母就是這般典型的人物。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被遺忘的女孩》似乎也沒有要批判這種父母的意思(因為其他的大人在劇中的表現都沒有比女孩父母好到哪裡去的樣子),電影偏向以一種客觀的敘述態度、細細拍攝出兒童自處時的行為與表情,並讓小小的女孩晃盪於大大的田野環境當中,美感爆表、但寂寥亦繞樑不絕(本片獲得了瑞典奧斯卡年度最佳攝影)。這樣的極端情境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會有經驗,但是關於孩童時代裡偶會碰上面對獨處的安靜,則可能每個人都能挖出一點相關的記憶:還記得你小時候以來有記憶的第一次獨處嗎?那孤寂、被世界給遺棄似的心情,是否有影響了你現在的個性?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根據真實經驗故事改編,《被遺忘的女孩》彷彿是刻意為懵懂時代的失落與成長所獻上的一場美麗紀念。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小女孩安然度過了她九歲半的那個夏天,但她徹底變了。

就算她的父母不知道,我們知道。 

[台北電影節]《被遺忘的女孩》  
(成長,不成長?兩方的殘酷,讓人懷念過度時期的那一份純粹)

 

台北電影節 影展資訊
第14屆2012台北電影節
時間:6/29~7/19
放映地點:臺北市中山堂、新光影城、真善美劇院
官網:
http://www.taipeiff.org.tw

《被遺忘的女孩》放映資訊
第一場 時間:6/29(五)6:00PM 放映地點:新光影城 三廳
第二場 時間:7/10(二)4:00PM 放映地點:新光影城 三廳
第三場 時間:7/12(四)5:30PM 放映地點:中山堂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