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燃燒烈愛》描述貨運公司送貨員鍾秀,一天與兒時同鄉女孩海美重逢,兩人共度春宵後沒幾天,海美便踏上非洲的尋夢之旅。想不到女孩回來時卻帶了一個男朋友,班。班過著優渥的有錢生活,不定時與朋友聚會交流,一次更向鍾秀透露他的犯罪嗜好。突然有一天,海美不見了,沒人知道她去哪裡。在乎海美的鍾秀,於是陷入了猜疑與焦急的無力狀態中。

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看完《燃燒烈愛》很久之後的某一天,這部南韓電影讓我想起了義大利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在1966年所執導的電影《春光乍現》(Blow-Up)。《春光乍現》是義大利導演受阿根廷作家短篇小說〈惡魔的夢囈〉啟發,《燃燒烈愛》則是韓國導演李滄東改編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燒掉柴房〉。兩部電影中不但都演出了一場令人玩味的啞劇,兩片也都是從一個小說故事開始,跨過了國界被閱讀並衍生成了另一個故事,份量十足。最重要的是,這兩部電影中的女主角把男主角引導進了一個不知是否真實的生命情境裡,導致結局讓觀眾在觀影之後低迴不已的留白懸念,更顯導演說故事的非凡功力。相差了51年的兩片並都成為了是年度坎城影展競賽片。可惜的是《燃燒烈愛》儘管得到了71屆坎城影展刊創記錄的高分記錄3.8分,卻不像《春光乍現》一樣順利奪得第20屆坎城金棕櫚大獎。

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曾被韓國總統盧武鉉任命為大韓民國文化部長的李滄東導演,同時具有小說家以及製作人的身份,更擔任過坎城競賽片以及金馬獎決選評審,視野與格局可見一斑。把村上春樹的〈燃燒柴房〉改成電影裡的燃燒溫室,具同義指涉之餘,人設關係尚有反應韓國社經與城鄉差異。例如電影背景環境所出現的青年就業數據和川普新聞報導讓時代感緊黏著「現在」,主角聚會之際更有朝鮮對韓國的宣傳廣播做環境音。甚至在藍領有夢的鍾秀與白領無聊的班之間,女孩海美似乎想也不想地理所當然就選了有錢人當男友,自願性地成為妝點有錢男人閒暇生活裡的一點樂趣。她更拉著戀慕自己並且有著作家夢的鍾秀一起去陪公子聊天消遣人生。

不論是海美或者鍾秀,他們與資本與階級保持友好的方式顯得如此卑微。

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當代青年多麼地希望能對這個世界產生影響力?但面對快速變動複雜卻又幾乎不屬於自己的世界感到有多麼疏離又多麼地無能為力?《燃燒烈愛》穩穩而安靜地娓娓道出。解決不了偌大問題的男主角,最終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對世界做出回應,即便那個回應作為如此粗糙而顯得失去理智,但在這個已經不流行用講道理或說教就能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今日,《燃燒烈愛》反而成了一面魔鏡,用巨大的失落感,企圖讓觀眾感受到青年連憤怒無處宣洩看起來都好可悲。如果感受到了,就算只有一丁點,也好。

燃燒烈愛:當代青年的憤怒與無力┃影評

導演:李滄東
編劇:李滄東
原著:村上春樹
演員:
劉亞仁
史蒂文元
全鍾淑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