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影人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很多人會問我,當影評人怎麼維生?我不能說好的影劇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但好的戲劇確實能帶我們上天堂。畢竟看戲看得高興,有了愛(熱)情,麵包還會遠嗎?而這些追逐麵包的動力,回推到最上游(的衣食父母XD),就是影劇製作公司。不論是即將於 8 月中旬上映的電影《逃出立法院》、近期熱播台劇《誰是被害者》,或者是《紅衣小女孩》系列電影與《阿嬤的夢中情人》和電視劇《麻醉風暴》、《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等知名戲劇,這些都是來自於持續產出 MIT 作品的瀚草影視公司。至今成軍 12 年,從一開始草創時期至今走到了作品與國際平台 Netflix 合作的境地,現坐鎮瀚草的兩位金牌製作人曾瀚賢湯昇榮都是台灣影劇熱愛者,推製 MIT 好戲不遺餘力。幾次進出瀚草基地,近期適逢內部播映設備升級,我這就趁機與兩位製作人尬聊一波,聊新進神器也聊產業秘密。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製作影視作品的效率基礎

一部好戲怎麼從無到有?從故事的發想到落實拍攝,從拍攝到後製完成,製作公司在前期尚可以仰賴軟體人力施工,然而後期若有好的硬體設備支援,效率更捷。曾瀚賢聊及後製過程總是漫漫:「影視作品光是『後製階段』有時就可以長達一年,我們常常要在無數的 check point 中提出建議和修改,所以後來自然會很希望能在工作場合上就有相對應的設備,這樣不管是客戶來賓觀眾可以在現場有比較好看作品的環境,我們在做工作確認的時候也比較方便。」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回想起草創時期,作品從無到有,奔波進出剪輯室次數不可計算,到現在因網路與資訊交流方便,得以能在簡易會議室或電腦手機平板上面追各種作品初剪進度。隨時隨地都能看作品這件事確實為工作流程上提升了不少效率。但近年來為求戲劇作品精緻化,製作人總不免渴求公司視聽室規格提升。就在 2020 年中,瀚草影視兩間會議室皆已設備換裝,一間是用 BenQ S65-710 電視,另一間則裝設了 BenQ W5700 投影機。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帶作品飛到新加坡放映

回憶起當初還特別帶著《誰是被害者》定剪的一兩集、飛到新加坡總部放映給他們看的過程,便是基於瀚草內部當時的放映設施力有未逮。曾瀚賢解釋台灣當然也有很優秀的放映空間可以租借使用,但基於作品還沒問世的商業機密考量,一般除非是在自家公司放給合作對象看,否則也不會輕易嘗試在外面做放映。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就是因為坦然理解到同部作品會因放映平台的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效果,湯昇榮認為製作方更有義務為各平台觀眾設想各種收看環境,想方設法縮短創作端到接收端的距離。以此角度來看,那麼最尋常規格諸如手機用戶到最高規格收看端像是用家庭劇院追劇的觀眾,他們會閱聽到怎樣的東西?這些就都是身為製作人要設身處地考量與瞭解的。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去年有《我們與惡的距離》,年初力推《誰是被害者》,年底還有《2049》讓觀眾可以期待的多產製作人湯昇榮認為不管是哪家製作公司,其實都和導演的要求是一樣的,會希望在自家設置神隊友等級放映室:「當然(專業)剪輯室還是一定得去的,來來回回也一定免不了。但公司裡面如果有相對好的設備,我們就能隨時隨地掌控到各種訊息,最好是穿幫等細節都可以看到。」一部戲劇不像是遊戲軟體,有專業的工程師負責 debug 工作,把關揪錯的任務,製作人當然也有責。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沈浸式體驗戲劇的終極目標

手機追劇者或許看不到劇組、攝影或美術嘔心瀝血雕琢出來的小環節,但這不代表製作團隊因此可以放棄經營戲劇的細部線索。曾瀚賢認為現下影劇製作目標,整體都是在趨向追求可提供觀眾沈浸式體驗的高標作品,好的故事和好的類型可以創造出戲劇高度和商業性的雙贏。為此,「如實呈現」很重要,最好是能勾動觀眾會為了將一齣好戲看更仔細而產生了升級播映設備去觀看的念頭。畢竟製作人為了孕育出一部好戲,過程中經歷了「幾千遍的檢查」,也都是為了觀眾。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湯昇榮自己很喜歡去電影院、去聽演唱會,這次在《誰是被害者》推出期間,公司視聽室規格升級、裝設 BenQ W5700 投影機以後,馬上找時間在公司播放《誰是被害者》再看一遍,並有了全新的心得:「當下我可以明顯感受到戲劇氣氛、演員表演到位、細節更顯而易見,很清楚再度檢視了這些(當初想提供給觀眾的東西),同時也充分享受觀看戲劇的開心感覺。覺得我們真的縮短前端與觀眾的距離。」湯昇榮如是說。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忠實反映,尊重作品

湯昇榮很在意放映的作品在呈現給觀眾時,發現內容效果被打折:「我們會找影評人、一般觀眾甚至學生來看。製作方當然會希望他們接收到的是很強烈的企圖心,如果他們看到的東西更接近作品,所能提供的反饋就會更多。」以瀚草新進的 BenQ S65-710 電視為例,雀雀個人就是那個先在瀚草沒換電視時看了《誰是被害者》1-3集,後來又重新將 1-8 集《誰是被害者》以 S65-710 看完的其中一人。前兩集溶屍的黏液和焦屍的紋理層次,都是在上一台電視裡沒看出來的東西。這就是製作人口中所謂色準和色域能否如實呈現的重要之處。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電視的自動調校功能有時會放棄掉戲劇刻意想要呈現出來的類型效果。例如《悲慘世界》裡面安海瑟威飾演的芳婷在將死之際,面容應帶有臘色慘況,但觀眾會發現有些觀看設備卻會自動幫她臉部氣色修正到很好、看起來雖較為美麗但並不符合戲劇當下所欲提供的情境。儘管知道作品一旦推出到各平台那麼觀眾的收視效果就不是製作端可以掌控的東西,但曾瀚賢認為若是前端能做到最完整,那麼至少收看端就越有機會能接收到正確的細節:「畢竟我們在討論作品時還是需要有一個共同基準。以前常常都感覺是在用想像力在聊天,但現在可以直接把作品播出來討論。」當《誰是被害者》連屍體細節都能被看見,相對製作端的企圖心就立馬被看見。如實討論戲劇想做出來的效果,就更能溝通到認知上的差異。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在地化就是國際化

台灣戲劇躍上國際平台,放映規格也需調整。經驗豐富的湯昇榮坦言早期國際各地在處理影視作品的規格限制較為制式,可是仍然是會尊重戲劇的呈現目的:「如果是因為藝術創作的播映訴求,其實大家是可以花時間溝通,為的也是要讓觀眾看到最極致傳神的東西。」例如《誰是被害者》的懸疑查案類型本就需要在畫面裡藏線索,為了表達角色位處於生命陰暗面向也要有相對應的影像做呼應,國際放映端有時也是可以理解這些細節或暗部需要如實呈現的必要性。湯昇榮補充:「現在全球乃至台灣的製作公司已經開始願意做很高端的的東西,全世界開始接受串流,而且願意做到諸如夠提供到 5.1 聲道4K等等的品質等級的作品,就是希望全世界觀眾在用不同規格等級的設備觀看的時候,需求都能被對應到。」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曾瀚賢更透露《誰是被害者》早在製作前期時就有接軌國際的企圖心,所以全劇是以 8K做拍攝。 8K意味著很多東西會被拍得更清楚、從表演乃至環境和拍攝,一個不好就會露餡。這促使整個劇組在拍製過程中對於色準,對色彩的層次表現,都要追求到最細節的程度。而這份挑戰其實早已成為全球影視製作公司必然要面對到的課題。曾瀚賢並樂觀以待:「當觀眾有了高規觀看需求,而且還能看出了細節與差異之後,就形同是在鼓勵製作端願意去追求製作出更有精緻度的戲劇。」所謂製作端和收看端的雙贏,講的就是這件事情。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好戲就該被看見細節!Netflix《誰是被害者》台灣國際級製作人引進 BenQ 視聽設備┃專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