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烈愛天堂》In the Fade 是典型帶有議題但卻也同時能照顧到觀眾觀影情緒起伏的所謂「好看的電影」,人物立體、劇情張力足、所欲著墨的國際社會省思面也新。故事描述德國女人卡蒂雅與來自土耳其的穆斯林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一天她兒子與丈夫突然在爆炸案中身亡,卡蒂雅生命頓失一切,面對後續接踵而來的事件,一介女子時而堅強、時而脆弱地面對著。本片為黛安克魯格奪得坎城影后桂冠殊榮,無愧堪稱這位德國女演員的從影代表作。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所愛的家人都沒了,自然所有戲份都只能圍繞在黛安克魯格所飾演的卡蒂雅身上打轉。黛安克魯格全篇幅演技擔當,不論是她沈浸在愛裡的幸福美麗,遭遇重大變故的崩潰瘋狂,有打扮的亮麗或沒打扮的頹廢,喜怒哀樂愛惡慾以及各種極端情緒乃至面無表情的思考或者不思考的神韻,甚至是靠毒品解壓度過生命難關還有裸身刺青以明心志的細節情節…劇本幾乎完備了一個演員在各種面向的演出需求,而黛安克魯格也禁得起檢視。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黛安克魯格所飾演的卡蒂雅是個曾經研究過德國文化和歷史的半個知識份子,老公曾因販毒入獄但在獄中進修經濟,出獄後從事正當翻譯和賣機票等正當行業,但這對夫婦的吸毒與販毒前科讓他們失去了社會信任感,以致於明明身為「受害者」卻還得要淪於被批「出事是自找的」或者證詞不被採納的劣勢處境。本該是站在他們那一邊的正義卻不得伸張。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卡蒂雅在電影裡所遭受的是,兒子丈夫被炸死了還要祈禱他們「是瞬間死掉的,所以不會痛苦」,在法庭上聽驗屍報告時卻得重新體驗他們死掉的過程解析,例如是在一千度燒死、眼睛融化、四肢被炸分屍、腸肚爆裂等細節。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友人帶著兒子來訪,光是聽到baby啼哭的尋常光景都讓失去兒子家庭的她不知該如何以對。一個女人失去了所有的愛,留在充滿恨的世界又該如何自處?

角色成功撐起了電影的血肉之後,《烈愛天堂》其實還有更進一步的國際論述。意即21世紀以降當我們以為「納粹」已是歷史名詞的當代,新納粹「國家社會主義地下組織」(National Socialist Underground,簡稱NSU,又譯為「地下國社」)的蠢蠢欲動並所萌犯的殺人案件與爆炸案數量已該被世人所注意與防範,但這麼難解又難嚼的議題,竟然能透過戲劇包裝而讓觀眾入戲之餘也意識到文明發展至今,所謂的科學調查與專業法庭審判制度的存在,竟然變成了一個包庇大惡存在且蔑視或處罰小惡的場域!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新納粹所傷害的目標對象都是「非德國人」,電影《烈愛天堂》拍攝緣由來自於德國進行了一連串 NSU 暗殺事件審判的方式具爭議性。顯然土耳其裔德國籍導演法提阿金拍攝本片的目的也是為了要提醒呼籲世人該防微杜漸民族主義的極端化發展。電影說的是防納粹再起,但其實我們都知道全世界各地民粹意識都逐漸高漲,某種程度上,《烈愛天堂》所溫柔指控的並非只有德國自家人而已。

電影到最後,卡蒂雅的正義並沒有被伸張。既然法律不幫她抓犯人,她只好自己變成犯人以牙還牙做炸彈。丈夫兒子被炸死了,炸彈客沒有入獄,自己做炸彈去炸嫌犯的結果是變成自己入獄?以數學的講法就是:丈夫兒子被炸死了,老婆妻子入獄。這是多麼可笑?卡蒂雅在關鍵情節中大概也發現了這一層荒謬,於是她做了一個更不可思議的決定。這個決定一但被執行,觀眾很難不受到震撼並進一步做出聯想:或許一個穆斯林之所以會變成恐怖份子,其養成的養分都是來自於這個讓有恨難伸的文明世界。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電影最後,卡蒂雅的律師朋友告訴她:「繼續奮戰吧!卡蒂雅!」是那麼的令人沮喪。卡蒂雅看著手機裡以前一家三口在海邊玩水的影音畫面,丈夫兒子衝向海邊並呼喚著「來啦,媽媽!」但卡蒂雅並沒有過去,只回應他們說「晚一點過去」。而對照起卡蒂雅的人生,她的生命在丈夫兒子的生命都走了以後,又有什麼好不過去的呢?《烈愛天堂》的餘韻驚人,我想我這輩子,都無法為這故事想出更好的結局。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導演:法提阿金 Fatih Akin
編劇:
法提阿金 Fatih Akin
Hark Bohm
演員:
黛安克魯格 Diane Kruger
丹尼斯莫斯基多 Denis Moschitto
努曼阿卡 Numan Acar
Samia Muriel Chancrin
約翰尼斯科斯奇 Johannes Krisch
歐路奇圖科 Ulrich Tukur
Ulrich Brandhoff
Hanna Hilsdorf
亞尼斯艾可若米迪斯 Yannis Economide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