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片

心冤:編導演三位一體的優質港劇┃劇評

心冤:編導演三位一體的優質港劇┃劇評
追過《東方華爾街》以後,就一直很期待福斯的第二部港劇會是什麼?今年得知Fox原創華語迷你劇第二發為警匪劇集《心冤》即將在衛視電影台與FOX+影音平台播出,而且男女主角是惠英紅、黃秋生和謝君豪三大帝后的時候,就覺得被振奮了!有老牌戲骨加上電影導演葉念琛,打造香港戲劇中最讓人愛不釋手的警匪懸疑查案類型戲劇,幾乎可說是不敗劇型。而身為女性觀眾,我最開心的莫過於是惠英紅以女性警探視角帶領劇情走勢一事。

劫局:燒腦劇情片, 殺人罪和道德罪之間最微妙的界線┃影評

劫局:燒腦劇情片, 殺人罪和道德罪之間最微妙的界線┃影評
比利時導演山謬提爾曼長片處女作《劫局》Une part d'ombre  aka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能帶給影迷驚艷的觀影感受,除了層層鋪排的懸疑查案情節之外,更精彩的其實是電影細細刻畫出了人際關係之間對於「嫌疑犯」打從骨子裡發出的深刻歧視態度,不分國界場域人種地讓我們一起見證了世間人情冷暖,而這份無奈也鏗鏘說明了朋友與家人之間永恆的差別。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烈愛天堂:黛安克魯格端出坎城影后等級的演出┃影評
《烈愛天堂》In the Fade 是典型帶有議題但卻也同時能照顧到觀眾觀影情緒起伏的所謂「好看的電影」,人物立體、劇情張力足、所欲著墨的國際社會省思面也新。故事描述德國女人卡蒂雅與來自土耳其的穆斯林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一天她兒子與丈夫突然在爆炸案中身亡,卡蒂雅生命頓失一切,面對後續接踵而來的事件,一介女子時而堅強、時而脆弱地面對著。本片為黛安克魯格奪得坎城影后桂冠殊榮,無愧堪稱這位德國...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特務片的女性角色進化論 ┃影評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特務片的女性角色進化論 ┃影評
我一向認為《不可能的任務》系列發展了22年來,感情戲都不怎麼樣。不過,在今年2018的《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問世之後,一切變得不同了。這在《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就有出現一些徵兆:2015年,蕾貝卡弗格森在上一集《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出演女主角伊爾莎一角,以英國軍情六處的女特務形象示人,她和阿湯哥飾演的伊森韓特有著不分軒輊的辦事能耐,作為一個女特務,她毫不遜色。

慘雨(Netflix 2018年春季):道出北歐人靈魂深層的恐懼┃劇評

慘雨(Netflix 2018年春季):道出北歐人靈魂深層的恐懼┃劇評
當Netflix還在那端孵育首部自製華語電視劇《擺渡身》時,這端已經推出首部丹麥影集《慘雨》The Rain 。描述這個世界上最文明先進的國度裡上演著人類被怪病隨著降雨攻擊,一切被打回原形,回到原始落肉強食的生活。由於事件發生在丹麥,所以整個首都哥本哈根也變成末日樂園。

續集再創經典!看《銀翼殺手2049》之前你該知道的《銀翼殺手》六件事┃電影專題

續集再創經典!看《銀翼殺手2049》之前你該知道的《銀翼殺手》六件事┃電影專題
《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 是1982年經典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的續集故事,故事發生在第一集設定年代2019年的30年後2049年。而首集《銀翼殺手》究竟在演什麼、故事核心所要傳達的東西又是什麼呢?本專題文章就來幫大家畫重點、快速進入狀況,讓你讀完就能無縫接軌去欣賞第二集《銀翼殺手2049》!

銀翼殺手2049:幻夢與記憶之間最美好的距離┃影評

銀翼殺手2049:幻夢與記憶之間最美好的距離┃影評
雷恩葛斯林Ryan Gosling在2016年有《樂來越愛你》,2017年有經典續集《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這次在羅蘋萊特、哈里遜福特和傑瑞德雷托的加持共拱之下,雷恩施展出了節制討喜的動人演技。《銀翼殺手2049》的詩意在於人性,那是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從《烈火焚身》、《怒火邊界》到《異星入境》一路以來所擅長的,把主角的靈魂當作載體,讓他們...

母親!珍妮佛勞倫斯以妳之名完美詮釋繆思女神┃影評

母親!珍妮佛勞倫斯以妳之名完美詮釋繆思女神┃影評
若《失嬰記》是羅曼波蘭斯基借米亞法羅的靈肉講了一個被撒旦入侵的過程故事,那麼《母親!》或可說是戴倫艾洛諾夫斯基以珍妮佛勞倫斯的法身訴說一則被上帝介入的家庭。不知道對信徒而言,是描述惡魔的《失嬰記》比較恐怖?還是把宗教妖魔化的《母親!》Mother! 比較冒犯?可以作電影品本身來看,這次,戴倫艾洛諾夫斯基絕對是超越了自己「瘋狂致敬」《藍色恐懼》的《黑天鵝》的創作能力的。

牠:配得上史蒂芬金招牌的華麗夢魘┃影評

牠:配得上史蒂芬金招牌的華麗夢魘┃影評
《牠》It 的片頭很有味道,徬沱雨天,生病的哥哥為弟弟做了一艘紙船,為了想玩,弟弟喬治,一個人去黑漆漆的地下室拿蠟、又一個人穿上雨衣帶著他的「喬治號」出發探險,無比勇敢。然後他遇上小丑。這樣的故事開端與故事最後一群魯蛇男孩(裡面沒有任何一個人比得上喬治的可愛,除了女主角以外)遇上小丑,每個把自己恐懼藏心底的魯蛇決定團結起來面對小丑,頭尾無比鮮明的對照,這樣的行影方式與文本內涵似乎暗示著一個人的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