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在為期八天的 2019 年 We愛•第三屆兩岸青年短片大賽上海電影大師交流營中,有機會和近 50 名、一群對於影視拍攝充滿熱情的營員相處,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不乏多個早有多元異地影視學習背景的年輕人,展露了與當代影壇所注重的世界觀相符之底韻,不免期待著他們未來的發展。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馬來西亞畢業生取經定志向

以定格動畫《FISSO》入圍並得到今年兩岸青年短片大賽優秀獎的導演劉靜怡,是從馬來西亞到台灣實踐大學唸書的僑生,客家人。在設計領域學習的路上逐漸堅定了她做逐格動畫的志向,她並曾接觸參與過 2018 年金馬獎最佳動畫得獎作品《當 一個人》的製作工作、也為作品的好成績感到驕傲:「有很多好故事是很適合用定格動畫的形式被表現出來的,只是做定格影片很耗費時間。在台灣我們有這麼一群同好,致力要優化這種手工電影的製作流程,想推出更多定格動畫、讓更多人認識到定格動畫的魅力。」以這次劉靜怡的得獎片《FISSO》來說,一萬五千元台幣的製作成本,背後有著更高昂的時間與心力成本的投注。因為是作自己想做的事,過程她不但不覺苦,反而還是種享受。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來到上海電影大師交流營的劉靜怡,除了受到張建亞老師的關注與鼓勵之外,從營員同伴身上也見識到對於創作的旺盛能量,被激勵的她感嘆:「會想要努力做出更好的作品。」目前在台藝大動畫所繼續鑽研、致力投入台灣定格動畫產業的她,夢想著有一天要回到大馬,成為大馬定格動畫產業推廣先驅。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澳門學生在交流中促成長

來自澳門的黎嘉豪,今年是第二次參加上海電影大師交流營。雖然其所就讀的並非影視相關科系,但熱愛影視創作的他卻與一群志同道合的社團朋友持續拍片練功。「還記得去年來的時候,蠻害羞的,當時在團體裡面我傾向偷偷觀察,同時受到來自四面八方臥虎藏龍人才激盪的震撼教育。那時候就想說我今年一定要再來,而且再來的話,一定要有成長跟進步。」果然,負責帶領營隊活動的古老師,第二年再見到嘉豪,覺得他已經從安靜的營員變成活潑開朗的人。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對於嘉豪而言,他很早就已經感受到大陸與台灣的學習環境之不同:「我在澳門的兒時同學,長大後有人去大陸唸書、有人去台灣。我自己現在還在台灣念大學,但每次回澳門和朋友聚會的時候,都可以感受到不同的學習環境的影響力之大。大陸回來的同學,比較敢把自己想要作大事的雄心壯志分享出來,但反觀從台灣回澳門的朋友,他們或許不輕易發表夢想,但一旦講出來,你都聽得出來他們是有經過深思熟慮過後才講的。」至於在影視方面的觀察,嘉豪則認為大陸創作者偏好推出類型化、具商業取向的作品,台灣學生的影片則比較訴諸較細膩的情感營造,也比較喜歡從議題出發:「站在台灣和大陸中間,我自己是覺得,如果能把這兩者的優點融合起來,華語電影應該會更好。」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兩岸生命經驗埋植廣闊願景

來自台灣的羅越,曾跟著父母在廈門生活、念高中,早就已經習慣做各種兩岸交流,也見證了近年來大陸產經發展的高速,於是回到台灣志當導演的他,一直不敢懈怠。對於這次的上海電影大師交流營,他持平常心看待:「可以認識同好,互相交換各自拍片的心得和撇步。」在營隊期間,他把身為學生導演拍片時節省租借成本的「自製燈具」帶來拍片,讓同組拍夜戲的營員們大開眼界。其真誠待友與無私分享的態度,果然結交到了好朋友。在活動尾聲的大賽頒獎典禮現場,宣布他的《最後的記憶》作品得到銀獎的同時,同組大陸營員坐在筆者旁邊,我感覺羅越的組員高興得幾乎要跳了起來。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不少人訝異羅越的參賽作品竟能找到徐立功監製、金馬獎得主演員李千那來演出。羅越不吝分享身為導演的堅持與見解:「學生電影很不容易,要有進入業界的心理準備,當然就要清楚導演、監製、演員乃至劇組都是一環扣一環的。先是把自己準備好,努力爭取徐立功幫我做監製的機會,這樣一來,不輕易演出學生電影的李千那自然也會因為認識監製而願意看劇本並考慮接演。而有了明星級演員參演,後續談拉贊助的工作也會變得比較容易一點。」而為了要向徐立功毛遂自薦,羅越更是三天兩頭去信自介與約訪,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決心與誠意:「最後我終於見到徐立功了。當下我跟他說,我會很努力成為一個電影導演。他看了我的作品,然後就答應當監製了。」果然積極與等待,是身為一個導演,缺一不可的個性特質。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來自香港的周星馳鐵粉

本屆兩岸青年交流營中,也不乏志當演員的表演者,除了來自台灣(近日有新作鏡文學『驚悚劇場』《肇事者逃逸》》推出)的洪群鈞,來自東北對表演感興趣的關巧兮,還有就是來自香港的喜劇演員卓興隆。卓興隆在台灣讀書,不乏與兩岸在地人交流經驗的他坦言:「台灣人較溫柔克制,大陸的就比較粗獷豪邁。但大陸的營員的樂於分享與幫忙、台灣營員的隨和好相處也讓人舒服。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有時候年紀不同的人也會傳達出不一樣的氣質。總之不要帶著預設立場跟大家相處會比較好。」說話帶著濃濃粵語腔調的他,自有其處事哲學。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不論是拍片,或者當演員,卓興隆對自己未來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作為一個香港人,可能是成長經驗的關係,我感覺自己在影視方面的喜好取向很多元,但不論和大陸或是台灣的學生交流的時候,有一個是大家共同的喜好,那就是『周星馳』。所以我想要成為周星馳第二。」而他也真的在談吐言行間自備喜感,常常沒兩句話就能笑倒在座營員。聊起自身在台灣的學習經驗,卓興隆分享了他所發現、台灣影視教育過與不及的現象:「我遇過很嚴格、偏好磨練學生的老師,三天兩頭出作業,根本作不完。但也有非常放羊吃草的老師,讓人覺得學不到東西,學生就只好自立自強了。」有著影視訓練與表演經驗的卓興隆,計畫未來與朋友在台灣組隊開頻道當 YouTuber。而聚焦在觀察兩岸三地的生活文化差異的議題討論,或許就是他的靈感創意的最佳來源。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記錄生命的混血兒

營員中有個混血青年,叫做石渡丹爾。他的母親與外公是資深老上海。營隊期間能看他與上海人說著一口上海話,甚至還有台灣遠親的石渡丹爾,先是在歐洲唸過寄宿學校,回大陸復旦大學念新聞系本科,後來返回家鄉上海從事公益。當代大陸青年並不崇尚一定要去歐美念大學,相對的因為大陸大學錄取率不易,很多學生甚至覺得能從大陸的知名大學畢業,比海歸派更有事業競爭力。自大學所培養起的無數實務拍攝經驗與素材,平時也會接接攝影案賺錢的石渡丹爾,自豪於自己大學後再也沒拿過家用:「畢業時學校老師有希望我留下來做學校的攝影工作,但我還是想回上海做公益」。其紀錄短片《我和他們一起成長》便是描述他多年來從事公益活動,甚至片中還有他一家三代與自閉兒相處的點滴過程。而該片也躍然成為此次競賽中在營員間所津津樂道的作品之一,後也果然成為今年的金獎得獎作品。石渡丹爾得獎的時候,觀眾席間站起一群自閉兒,他們大喊:「丹爾叔叔我愛你!」場面感人。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幾次與營員在聊天的過程中,發現石渡丹爾會在旁靜聽,也會適時插話表達意見。甚至身為上海人他也不藏私,課餘時間就帶著台灣組員走逛上海,克盡地方導遊之職。最後那兩天,頒獎典禮之後,幾個營員一約就到 KTV 唱歌,彼時,石渡丹爾拿起麥克風,高亢地唱起了羅大佑,驚艷四座。如果上海真的是個魔都,那麼這個上海人,果然就是來自魔都的人。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We愛在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持續成長

即便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交流營已被不少喜愛參加兩岸活動的參賽者視為最大也最全套的兩岸短片交流競賽,然身為主辦單位的滬測副總經理古依禾卻認為這個交流營可以再繼續成長、辦得更好:「在今年 7 月初的上海台北雙城論壇我發現 We愛已被提及並認為是個有價值的 ip ,這對致力成為不一樣的兩岸影展交流平台的我們而言將能增加更多利基。下一屆我們會再努力升級這個活動,舉凡增加創投的模擬『路演』,或是將學院系統師資和資方都邀攬進來傳授營員拍片的內功心法。」可以想像與預見的是,2020年的兩岸交流營將會更加精采。

台灣學子乘We愛 ,汲取上海影壇多元異地影視創作養分  | 專訪專題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