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擬音》以國寶級擬音師胡定一師傅為《想飛》許瑋甯的步伐配音為開場,觀眾對於擬音現場的獵奇尚未滿足,接著就細說從頭、端出《八百壯士》《梅花》中影文化城的過往榮景照片,並進而切換到觀眾最熟悉的電影聲音——「配音員」的主題段落。瞬時我明白了這不只是一部說著胡師傅生平或是純粹聚焦在擬音師的紀錄片。導演王婉柔想要的是透過聲音、電影影像、影人口述、懷舊照片等多線線索當作做剪接點,帶著影迷遨遊轉換在電影的聲音工程與聲音創作的世界,從回味台灣愛國電影與三廳電影到新電影的歷程、再飛越於中港台三地的產業變遷等議題之間。因此,我們可以說《擬音》其實是聲音版的《我們的那時此刻》,而胡定一師傅則像是桂綸鎂的口白,以自身的歷練與經驗領著影迷們穿梭其中,雖議題龐大雜亂讓人偶有迷途,但卻像是服用了大補帖一樣,能夠收穫滿滿。

全片以胡師傅的工作現場為軸,說的卻是關於電影聲音的種種。配音員字正腔圓、情感澎湃地為《我是一片雲》《梅花》獻聲是基礎課,接著出現在《金玉良緣紅樓夢》裡青春無敵的張艾嘉(飾演林黛玉),驟乎一轉,時光機馬上快轉帶我們看到了三十多年後的張艾嘉侃侃而談著演員口調重要性,接著觀眾又忽然來到上海,聽中國資深配音員說著為東歐電影配上普通話的經驗,那是一股在文化大革命後受到觀眾喜愛的熱潮。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配樂剪接師黃茂山《汪洋中的一條船》、《喜怒哀樂—喜》讓人「聽」到了什麼叫做「將樂曲嵌入電影的創作精神」。又順道藉由他師父曾仲影、導演蔡揚名,回推了《薛平貴與王寶釧》《雨夜花》、《薛仁貴與柳金花》(台語電影的前三部)、《地獄新娘》《豬八戒與孫悟空》等台語電影。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然後《獨一無二》錄音師郭禮杞的拍片現場滿是音樂帶的片庫帶我們進入了「現場錄音」的主題。你可以看到《香蕉天堂》用棉被包著攝影機那種奇觀般的工作照,再連著台灣史上第一部使用攝影同步錄音的電影《悲情城市》,然後影評人李幼鸚鵡鵪鶉出場為大家介紹新浪潮的雷奈高達安東尼奧尼的寫實主義與電影聲音之間的親殊關係。但第24屆金馬獎最佳錄音由《三個女人》獲獎的歷史影像畫面,又把鏡頭移到了香港,讓我們看到已故的音效大師曾景祥介紹著他引入華語影壇的杜比技術《無間道》中兩段難忘的聲音。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隨後,紀錄片的焦點回到了胡定一師傅身上,交雜的後輩與親人訪談點綴著擬音工作現場紀錄,去形塑了他的人格與工作態度。於是我們終於透過台灣聲音指導曹源峰,懂了擬音( Foley),並惋惜著像胡師傅這樣能在好萊塢成為一等一擬音藝術家的人才竟在台灣電影環境下過著稍嫌落寞的生命職涯,我們並會和他一起擔憂著找不到後繼人才接力,未來電影該怎麼辦?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在明顯的焦捲斷片的象徵語彙後,鏡頭來到了北京中影數位工作基地,映入眼簾的是截然不同、新穎、數位化、專業化的擬音工作環境,細緻的將擬音分工為 Foley ArtistFoley Editor,對照胡師傅的工作環境和前段一些因中影易主時面臨關廠的員工抗爭的新聞,華語電影產業不可逆的變遷與距離就這樣赤裸的呈現在銀幕上。明明是如此篳路藍縷地才擁有的擬音經驗與成績,就這樣即將在台灣被漠視而凋零。電影最後,以胡定一師傅將工作室熄燈做結,想必是種對台灣電影的哀悼。

擬音:聲音版本的《我們的那時此刻》┃影評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