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觀點 香港電影 國際影展 動作片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古天樂、林峯、劉俊謙、洪金寶等人所主演的《九龍城寨之圍城》不懼於踏上比韓國影視更強烈極致的黑幫電影風格之路,以耗資五千萬港幣(約 2.05 億台幣)所打造出的 80 年代香港九龍城寨場景威罩全片,像是霍爾移動城堡被領域展開、裡頭角色群廝殺起來是「魷魚遊戲式」的你死我活,一句「我決定我要死在香港」猶如在精神向度上唱起「如果沒有明天」的垂死堅持,觀影當下你會驟然想起自己是如此地鍾愛過香港電影,而那一刻就像是大師兄回來了,熱血重燃的激情令人感動,因為我們都知道,錯過這村可能就沒那店了,這樣的港片需要且看且珍惜。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香港導演鄭保瑞拍片從來都是下足狠勁,打殺一向是要直到血肉噴綻、見骨與斷肢才肯罷甘休,近年作品《智齒》、《命案》和今年新片《九龍城寨之圍城》皆如此。但這一次《九龍城寨之圍城》很不一樣,一切都是從劉俊謙飾演的「信一」出場那一刻開始,讓這部原本能被想像的港片,產生了奇妙的質變。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原本林峯所飾演的偷渡客,為了賺錢買身分證、在香港地下擂台打到讓洪金寶飾演的大老闆印象深刻,直到兩人鬧翻後的追逐戰情節,都還只是基本的「好看動作片」表現。但是當林峯闖進九龍城寨之後,事情開始起了魔幻作用 —— 就像是神隱少女誤入結界遇上湯屋、哈利波特衝進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去進到霍格華茲,讓《九龍城寨之圍城》成了華人世界的現實改編異世界、自成一格出了香港限定的魔幻世界觀。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信一就像是白龍、是海格,他騎著摩托車出場、並能在巷弄廊道與階梯之間穿梭追逐外來者,人設立體躍然;擁有舞蹈學習背景的劉俊謙,跳出來打架那一刻其蹲姿和身形都是與眾不同、帥氣爆棚。光靠信一這角色就奠定了「整個九龍城寨臥虎藏龍」的江湖形象,讓外頭黑幫不敢輕易亂入;另,他的存在也成了主角陳洛軍(林峯飾)的領路人和重要夥伴、並形同為古天樂所飾演的九龍城寨里長「龍捲風」的出場鋪上了最華麗的紅毯,畢竟能有這樣的手下,老大絕非等閒。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沒想過劉俊謙能透過造型和人設就變出了嶄新銀幕形象、氣質有那麼點《殺人者的購物中心》鄭進灣(李棟旭),著實令人驚艷。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導演鄭保瑞的廢墟美學這次在《九龍城寨之圍城》再度拼排出了難以一眼看透的物件堆疊紋理,這次不只是《智齒》裡一個人窩居的垃圾場,而是一整個社區的人群賴以寄居的九龍城寨,人們在裡頭低限生存也賣力求生,每個巷角處處充斥著的斷壁殘垣、老舊管線、汙漬破棚與鏽斑鐵皮……失修的密集度有種無力回天、洗淨不了的頑強氣壯,卻也是香港無名小卒們世紀末的華麗狂歡場地,不卑不亢、無需誰來同情。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而信一的老大「龍捲風」就是那種大家最愛的里長:辦事給力、無事喝茶,也把每個里民當作家人在照顧關心。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為何要以三億港幣成本拍一部故事很簡單的《九龍城寨之圍城》?

個人以為其背後的寓意是深情的。

多數精彩的「講古」時代劇都會巧妙以古喻今、成分比例多寡而已。九龍城寨當然就是《天橋上的魔術師》裡的中華商場,消失才是真正的存在。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在電影裡幾乎看不到什麼血緣親情關係故事線,父子情是徹底斷裂光了,代代之間所失落的,正正影射出當代香港、世代之間價值觀的形同陌路。然而無論是九龍城寨裡的道上師徒情、兄弟情或者鄰里情,這些志同道合與處境相似的人們卻自成手足、像是家人一樣地心照不宣、互相看顧。幾個簡單社區事件就能完整敘述出九龍城寨的運作方式:就是收留無路可去的香港人、以及腳踏實地活著,男女老少至少都要對得起自己。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除了有勞力階級撐起整個生態系統,其中必不能忽視的便是雜揉著吸毒者、販毒集團與家暴仔等無法能治的鼠輩。這些人的存在竟也成了「九龍城寨四少」除惡結義的感情連結契機。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陳洛軍在九龍城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歸屬感,竟不覺 PARADISE 有那麼地遙遠。這種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狗窩好的戀家感,在他得知自己是香港出生之後更加堅定不移,「我決定我要死在香港」這句話不再只是難民 / 移民對於繁華都會的嚮往追求、而是對於風土人情的港人自我認同,願意與香港世道好壞都同進退的誓死輸誠。為什麼「九龍城寨四少」必須要這麼忠肝義膽、還把黑社會古惑仔演成了烈士義士?因為我們知道在時代革命之後那些在街頭被稱為是社會叛亂份子的人多少都帶上了比宵禁在家者更多為義而衝的勇氣。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反倒是上一代每個不讓「上一代的事,算了吧」的大佬,終將都會在利益爭奪與舊恨難解的策略聯盟聯手卻又互相背叛中消耗此生。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作為長輩最大的道德就是把未來託付給年輕人,讓他們與手足同進退、並乘著龍捲風的善意飛天殺敵的《九龍城寨之圍城》,是香港電影自黃進《一念無明》所掀起的社會關照片型浪潮後、內裡溫情精神一路從小品電影傳承變形成商業大片的體現。而這類華語武打動作片,正正就是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扎實武功基礎戰力之所在。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且《九龍城寨之圍城》的精緻浩大程度已然超越 20 年前奪得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的《功夫》,並在善惡探討上恰恰與林家棟都有演的《樹大招風》、《手捲菸》和《智齒》等幾部港片精神遙相呼應:什麼是毒?不是走偏路進黑社會、不是生在香港卻被大時代擾動到失了定位的文化 / 經濟 / 戰力傭兵,也非假公濟私復仇的警探,而是在亂世裡無法識讀所有事情對錯、一味地任官方正史浪潮席捲,直到港人之間唯一的親都變成唯一的仇,互相敵視而不再團結。所以《九龍城寨之圍城》所提供的解毒藥方必須要非常簡單:就是讓各自帶傷的九龍城寨四少一起做出決定要死在香港的事。

而結局那一刻,真的非常動人。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

《九龍城寨之圍城》影評:好萊塢商業巨片永遠贏不了的華語動作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