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說:「第一次拍電影拍《誰先愛上他的》之後,我內心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太多東西的不可控,過程中被徐譽庭救、被演員救、被剪接舊… 我趕快躲回舒適圈,回去拍廣告MV討拍。當時受邀到雄影VR,他跟我說拍什麼都可以,那時我奶奶離開、小孩出生、舊家被政府收回去了。奶奶離開,家就會散掉,因為很想要在回憶一次以前家族相聚的日子,我就回到很個人的故事創作。我是帶著愛拍的,又可以練習導戲、調度、講故事,看一下現在的許智彥的狀態。」今屆高雄電影節推出 VR 電影《舊家》(Home),是許智彥將自己奶奶在老家裡最後的一段人生時光與家族團聚的情景,收納進了 VR 電影這個時光膠囊裡面。

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VR 電影是雄影一直兢業經營的面向。許智彥導演的 VR 新片《舊家》,用「奶奶視角」看著家人的團聚,也就是戴上 VR 頭套之後,觀者瞬間一眼甲子。老實說這份讓人如歷其境體驗到阿嬤的身體與心靈的感覺,並不舒服。若人的老化是必然,那為什麼我們要提早去感受到「老花」、「重聽」、「暈眩」和「不能自理」的身體感知?但這是許智彥拍自己的阿嬤,是一份導演很私密的個人生命片段的分享,只是,雄影的 VR 頭套無意間太過適合《舊家》,像是命中注定似的適合。「這是我用我阿嬤的眼睛把家族歡聚時光記錄下來,但其實我想要紀錄的,是還活著的家人們。」許智彥如是說。

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這支影片裡入鏡的人們,有一半是來自於台南新營的許智彥導演真實家人、一半是演員,既虛構也寫實,真真假假,剛好驗證著電影的魔幻本質。導演說那些家人根本不用演,一進到舊家,大伯二伯三伯所坐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幾乎是一進場各就各位。只是畢竟是素人,有些自然感就要加強。導演最後想到的辦法是把 VR 攝影機上面真貼了奶奶的照片,讓親人演員們方便入戲。

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堅稱《誰先愛上他的》的成功是得到各方貴人的幫助與救援,這讓許智彥認知到自己的能力不足。但後來拍了《舊家》,即便這部 VR 電影當時根本還沒有映演過,許智彥反而找回了一安定感。他道:「我回到很自我、很抒發情感、純粹講了一個故事,且拍片過程中感覺到『成長』、感覺到『電影來了』的狀態。因為 VR 電影只有一顆鏡頭,不像傳統電影的各種特寫鏡頭到長鏡頭,要有打光、設備都要移來移去,都讓拍攝過程變得緩慢。機器每拍 15 分鐘就會過熱,劇組就要停下來,所以所有的家人跟演員就坐下來在那邊聊天。那天,我說不上來,但就是感覺到『電影』。可能是很個人的情感被觸發吧。」

舊家:《誰先愛上他的》導演許智彥與家族作最後一次的相聚┃高雄電影節┃雄影VR┃影評

《舊家》裡,阿嬤坐在輪椅上,視線模糊聽力不好,坐在輪椅上面,一被別人推車時,觀者就會頭暈,直截感受到老人不堪被擺佈的無奈身心靈體感⋯⋯  導演的聰明(或者是因為設備限制而歪打正著),令人又愛又恨,把我不想體驗到的「人之將死」狀態,都拍進來了。

Related Posts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