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李安:「放棄?我每天都想過至少三次,但就是一直堅持著。」┃專題

李安:「放棄?我每天都想過至少三次,但就是一直堅持著。」┃專題
  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所採用的最高規格播放技術(3D, 4K, 120fps),其最完美呈現的影片規格目前全球僅 5 家影廳能播(包括紐約、洛杉磯、北京、上海、台北),11月11日將在台北台北京站威秀影城斥資 3 千萬打造的影廳做全台獨家播放。而除了這業者稱為「未來3D版」的高檔規格外,李安也用這些高規格的素材親手調製出一般影廳能播放的2K24格,或4K60格等等版本,每一種版本都力求它們有最好的呈現狀態,都是重新創作的,所以不論你想看哪個版本?要看哪個版本?都是李安的心血結晶!
Continue Reading...

再見瓦城:背後的觸動!趙德胤讓異鄉故事都化成電影夢┃專訪

再見瓦城:背後的觸動!趙德胤讓異鄉故事都化成電影夢┃專訪
2016金馬獎六項入圍電影《再見瓦城》以及兩項入圍紀錄片《翡翠之城》的導演趙德胤,可以說他是本屆金馬入圍的最大贏家,絕不為過。而其實早在金馬53頒獎典禮尚未開始之前,趙德胤就已經拿到一座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項,對於能從繼侯孝賢導演之後拿到此獎項,他表示這比今年讓他拿到其他金馬的獎項都還要來得高興及振奮!
Continue Reading...

七月與安生:一場曾國祥、周冬雨與馬思純從沒想過的豐收!┃專訪

七月與安生:一場曾國祥、周冬雨與馬思純從沒想過的豐收!┃專訪
《七月與安生》九月在中國大陸上映,傳出賣座口碑尚熱,十月在台灣就出了一個金馬獎入圍多項大獎的好消息(一共入圍七項:最佳導演、兩個女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造形設計、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剪輯。是金馬53僅次於《一路順風》入圍8項的入圍最大贏家)。導演曾國祥坦言不是自己去找《七月與安生》這部電影,而是電影找上門,是鍾愛青春與懷舊主題的陳可辛導演決定把這個劇本交給他去拍的。這種命定般的邂逅對曾國祥是如此,對周冬雨與馬思純亦如是。
Continue Reading...

一句頂一萬句:想說上一句心裡的話,要用千辛萬苦的糾纏去換┃影評

一句頂一萬句:想說上一句心裡的話,要用千辛萬苦的糾纏去換┃影評
有看過劉震雲小說的讀者都知道,老先生他七講八講一堆,都只是為了尋找一個能夠說得上一句心裡話的人,所以他的故事就算情節再多,最終都不過求個想讓大家好過的結果、讓大家聽了舒坦的一句話。這大概就是為何劉震雲曾說過《一句頂一萬句》是他寫的最好的一本了。而電影版裡的那一句話是什麼呢?姑且將之看做是「過日子是過以後,不是過以前。」這句話吧。要解心結,也是一句話就夠了。但更或許,解心結的不是某一句金玉良言,而是要離開當局者迷的混沌人際關係,變身成為一個不相干的局外人,說的話才會有大智慧。
Continue Reading...

皮繩上的魂:非類型與非文藝的綜合性禪意創作┃影評

皮繩上的魂:非類型與非文藝的綜合性禪意創作┃影評
《皮繩上的魂》很難不讓我想起李安為BMW寶馬系列所拍攝的廣告短片《chosen抉擇》,那是一個殺手要護送一個小活佛到達安全目的的過程,到最後殺手的酬勞既適用又徒勞,帶著濃厚西藏式玄學奇妙韻味,基本上這就是《皮繩上的魂》的全廓。不過《皮繩上的魂》沒有汽車,也沒有小活佛,來台灣金馬影展映後座談現場穿著皮衣戴著牛仔帽的正宗北京人導演張揚,取材方式是將兩本小說的內容揉合成一部電影,一本講執意要報父仇的男子,一本講尋找自身信仰存在的男子,他們都在看不見的執念與信念中流浪,尋找一個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掌紋地。
Continue Reading...

《七月與安生》導演曾國祥與《一念無明》演員曾志偉:電影圈父子在金馬獎的戲劇性交會┃專題

《七月與安生》導演曾國祥與《一念無明》演員曾志偉:電影圈父子在金馬獎的戲劇性交會┃專題
曾志偉無酬演出《一念無明》的父親角色而入圍金馬獎男配角,兒子曾國祥導演《七月與安生》而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項目,這個金馬獎史上第三次父子同時入圍的紀錄(第28屆金馬獎,張國柱與張震一起入圍最佳男主角。第47屆金馬獎,杜篤之與兒子杜均堂兩人都入圍並得獎),讓平常各忙各的的曾氏父子在台灣聚首,並將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與曾寶儀三人合體。
Continue Reading...

唐人街探案:王寶強說故事得從他老婆的背叛說起┃影評

唐人街探案:王寶強說故事得從他老婆的背叛說起┃影評
即便在《一個人的武林》裡硬是扛起大反派到處踢館的多場武打戲,王寶強若是沒有警察故事這種電影系列,恐怕無法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其實有著和成龍一樣的武打喜劇明星的潛質功夫。所以《唐人街探案》這種電影就變得很重要。《唐人街探案》入圍金馬53共五個項目,是商業片常見的技術項目如最佳攝影、美術、造形設計、動作設計與最佳原創電影歌曲,而它確實也是一部熱鬧不無聊的泰國風情查案片,可看作是中國人跑去泰國演《痞子英雄》的概念。
Continue Reading...

翡翠之城:紀錄片可以同時紀錄時代與紀錄家人和解的瞬間嗎?┃影評

翡翠之城:紀錄片可以同時紀錄時代與紀錄家人和解的瞬間嗎?┃影評
看《翡翠之城》的時候,因為它是接在《挖玉石的人》之後把鏡頭轉向導演趙德胤大哥在玉石礦區工作的「家庭錄影帶」,所以兩片所記錄工作狀況內容難免類似與重複,觀眾在對緬甸克欽省玉礦區工人設備落後、奇觀般的簡陋環境即便依舊獵奇但少了興奮感是必然,而於惻隱層面上會對工人冒著生命危險在軍、警、匪間周旋躲避只是為求家人安飽的悲憐鋪陳可能也較麻痺而少了些淚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