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週記】小野阿公我愛你

雀雀X小野    
(不知道天下的阿公都長得很像還是怎樣?但總之看過雀雀爸爸的人常說雀爸長得像李安然後我也覺得雀爸跟李遠先生有像到但這不是重點挖哈哈)

上週清明兒童節假期看到小野在臉書上頭放置了四張孫兒的照片,並聊了些父親往事情懷,雖然也不過是最近他出書或閒聊時總在提的內容,但我仍不禁更加喜愛小野老師了。

做為一個新手媽媽,我不是很清楚小野公開說自己生活重心將放在孫兒身上的宣言裡,是打算作到幾分?事實上在台灣,相對於小孩身邊的其他長輩身份,「當阿公」這份工作,超級輕鬆的。甚至有一些「阿公」即便豪氣萬千地說了「要幫忙帶小孩」,但最終諸如換尿布和餵吃奶吃飯洗澡把屎等工作還是不包括在裡面,對他們而言,說要「帶小孩」,意思其實只是陪他們在家裡玩耍(讓媽媽或阿嬤有空吃口飯或是去洗碗洗澡拉屎)或者帶他們出去散步和鄰居打聲招呼(炫耀說「你看我在含飴弄孫」或是更假掰的「你看我會幫家裡帶小孩我簡直是模範阿公」)而已。很奇怪嗎?但我是說真的。

放眼望去,台灣男人在長期重男輕女的風氣之下成長,很多家務事一輩子都不是他們的工作,例如洗碗(有些重症者甚至吃完飯碗筷就擺在那邊不收)。一般婆婆媽媽不但會在後面幫忙收拾、還會幫之講出一些諸如「爸爸/阿公在外面工作/運動已經很累了我來弄就好」的藉口幫忙解套、繼續慣養著他們翹著二郎腿看電視或拍拍屁股回書房逍遙的壞習慣,如此行為很可能直接就影響著他們的兒子看在眼裡而誤以為這是一種「正常的事」,這樣小孩長大以後,你還能指望他們變成一個願意幫忙做家事的丈夫嗎?(所以台灣的媽媽們後來還是都只能含著眼淚繼續幫兒子收碗筷)

好了,你是可以幫兒子擦屁股(就當作是因為自己慣壞的自己負責),但你能幫孫子長大結婚生子之後擦屁股嗎?債留子孫的台灣社會日後只會有更多不得不為的雙薪家庭出現,到時候若男人還以為家事是女人的事,嚴重者很可能會造成婚姻的容易破裂,說到底可能都是喜愛把家事一把攬起來做的偉大婆婆媽媽的功勞。說做家事是籠統的說法這裡面當然包括了帶小孩一事。

雀雀曾在看完電影《愛在午夜希臘時》時寫過一段話:「男人在進入家庭以後,似乎很難理解從天堂落入凡間的永遠是女人,他們不懂相對於女人、自己其實還算處在不食人間煙火的狀態之中。至少《愛在午夜希臘時》在男女方的外表描述上已經透露了那樣的情勢,更別提他們在希臘渡假時一方在享受陽光海洋與盡情高談闊論、而另一方則是每日做菜顧小孩並整理衣物和行李。」這絕非我想太多,因為劇中女主角席琳在跟老公吵架的時候還開玩笑對她男人說:『對呀你們男人都以為煮飯燒菜折衣服這些事都是小天使暗中幫忙做好的』為的就是要諷刺男人根本不知道女人們為了家務事和帶小孩會耗費多少青春與精神。

好啦但是既然我文章標題是【小野阿公我愛你】那當然是真心的,不論小野阿公在擁有一位全職家庭主婦的賢內助幫忙之後所說的「我決定改變原本的人生計劃,把陪伴你們走最初的人生旅行做為我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到底還能作到多少那些關於小孩長大之後不一定會記得也不會感恩的把屎把尿洗澡餵飯等俗務?還是只要專心和小孩一起玩並幫忙修理玩具車與帶他散步認識社區認識台灣等較有質感的陪伴?老實說,我都還是能夠理直氣壯的愛小野阿公,無論如何,今天有一位知名作家能夠在社群網絡甚至是出版等任何媒介上面一邊聊著育兒情與育孫樂,一邊身體力行到讓大家在他新書發表會上見孫兒闖入討抱抱就義無反顧的抱起小孫孩,忘情地陷入含飴弄孫的情境裡我總覺得這實在是一件好事,至少人家目前人生目標可是「這輩子做得最棒、最久的工作是當『阿公』。」啊!

小野阿公在當爸的時候正巧遇到台灣經濟與機會最好最多的時候,就像大部分那個年代當爸(甚至當螞)的人一不小心就會錯過小孩的幼兒時期(小野老師的書迷們應該都知道他錯過了自己兒女的幼兒時期但這下子不就用跟孫兒的相處時光補回來了?),所以阿公們其實對於幼兒的成長應該是很陌生的吧?

台灣的阿公們真應該都向小野老師學習,畢竟退休的生活裡面如果不是只有看電視炒股票外出運動搞社團與搞聚餐、而是多加入幾分幫忙做家事、幫忙帶小孩的溫柔體貼,那麼你會發現:你所嚮往的那一份天倫之樂,比想像中還要容易擁有(但千萬別以為這是理所當然退休後就該坐擁的)。

 

 

臉書留言